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四章 塑料袋子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四章 塑料袋子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假如没有猜错的话,我想我发现死者的死因了。”萧晓白拿着那块碎布,嘴角带着一丝微笑。
不过这个信息,只能用来推断其中的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第一抛尸地点论。尸体一直都扔在这里,在前年夏天的那场大旱中腐败。假如是这样的话,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已经超过了三年。而且,最少是三年以上,因为在这之前,可能已经被抛弃在这里的河底,只不过腐烂的速度较慢,这段过程,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五年。
说完,他又拿起刚才包钱包用的塑料袋子,从里面挑出一个白色的袋子来:“身份证可能是假的,而这个十有八九是真的。”
“说来听听。”老李笑着问道。
“这些袋子的材质不同,颜色不一,看起来更像是平时家庭购物后的塑料袋集在了一起,而且,那个白色的塑料袋子上,好像还有字,等一下还要检查。”说话间,最后一层塑料袋被解开了,看到里面的东西,几个人都有些吃惊。
这是一件很反常的事情,一般来说,凶手杀人之后,都会尽量毁掉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因为死者的身份无法确认,凶手暴露的可能行就会越小。而这个凶手,还特意把能够证明身份的身份证装在钱包中,然后用塑料袋层层包裹保护起来,这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
黑色的塑料袋上满是淤泥,萧晓白轻轻的解开了塑料袋,才发现里面包着好几层塑料袋,而且,颜色也不相同,九-九-藏-书-网有黑色的,红色的,还有白色的,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袋子里的最里面,装着一个硬鼓鼓的东西。
看来,这个袋子曾经暴露在空气中,而且,那时候正是他的腐烂期,也许,被觅食的鸟儿当作了美味,在上面开了一个洞,加速了尸体的腐烂。
萧晓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拿起碎布片凌空比划了一下,碎布片上的缺口,恰好的胸膛的位置。
“我觉得可能是凶手故意放入的虚假身份证,用来扰乱我们视线的。这个身份证,十有八九不是死者的。”萧晓白沉吟了半响,给出了一个推断。
而袋子上原有的那个拳头大的洞,也在袋子的下半部分分布着,而且这个洞,像是塑料编织绳被一根一根挑出然后扯破的,而不是被利器划破。
“怎么讲不通了?”
塑料编织袋暴露在野外的话,在阳光的照射下会老化的比较快,在水中反倒不是很快。萧晓白拿手轻轻的扯了扯,塑料编织袋上半部分依然比较结实,而下半部分已经差不多腐朽了。这说明,塑料编织袋的下半部分曾经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
“我刚才整理尸体的时候,在里面看到有随身杂物之类,不过我怕自己处理不好,所以没有动,只是把骨头掏了出去,那些杂物都在底部,你看看吧。”老李的嘴角挂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不过,还是被萧晓白敏锐的捕捉到了。这老头估计是故意要让自己九九藏书网也粘粘臭气。
站起身叫来张保和,问了一下情况,萧晓白才了解到,这里当河水干枯的时候,会有大量的死鱼死虾,河里的腥臭让这一带的居民敬而远之,再加上,上游的村庄,在爆发禽畜瘟疫的时候,会直接扔死猪死鸭等到河水里,这也让饮马河村的村民在夏季的时候,对臭味放松了警惕。
那是一个小型超市用来装商品用的手提塑料袋,上面还印有几行文字,这要感谢包这个钱包的人,他把塑料袋包得很严实,上面的字迹十分的清楚。
那是一个皮质钱包,虽然有层层的塑料袋保护,但是它的表面,还是被侵蚀的有些腐烂了。萧晓白打开钱包,里面居然装着一个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塑料薄膜这一次显示了他良好的保护效果,上面的照片和字迹清晰可见。
“你看这里。”萧晓白指着碎布上的那个缺口说道:“这里的破损痕迹,跟剪裁是不一样的。布料在被刺穿和在被剪破的时候,他们产生的裂口是不一样的。凶手已经很小心的把布料一块块剪碎,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这一处缺口。而这个被刺破的缺口,恰好在人体的胸部位置,死者应该是被匕首一类的凶器刺进胸部死亡。”
萧晓白看到这些洞,马上回想起小时候看到的情形,家里的老母鸡偷偷的跑到麦子袋旁边,一下一下的啄着,袋子很快就被啄破一个洞。
“这是卖塑料袋的吧?”老李打趣道,旁边站着看热闹的小吴九-九-藏-书-网被这句话逗得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老李和小吴看到萧晓白在那里拿着一块布比划,都有些奇怪。
“哦?你看一块碎布就能知道死者的死因?”老李也凑了过来。
“小萧,怎么了,这块布上面有什么不对劲么?”老李比较了解萧晓白,他只有在发现情况时,才会这样来回试验的。
“不是卖塑料袋的。”萧晓白继续解开塑料袋,一边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这一次,连老李也被逗乐了,他没有想到,萧晓白居然这么严肃的回答他的玩笑。
“什么东西?”萧晓白一听,赶忙走到袋子前,蹲下了身子。
从张保和的嘴里,萧晓白还了解到另外一个情况,饮马河在前年曾经出现过干枯的情况,在经历了一场夏季暴雨产生的山洪,河堤决口了,之后的几个月,却出奇的没有下雨。结果,饮马河乡从原有的抗洪转为了抗旱,把饮马河的水,几乎都抽干了,全部用来灌溉农田。
老李听完,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着头说:“不对!虽然看起来是这样,但是这里讲不通啊。”
姓名:谢正东;性别:男;民族:汉族;住址:天南市庄庙镇谢家桥村二队;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xx
萧晓白摇了摇头,将碎布装进证物袋,开始继续对里面的物品进行整理。在倒出一堆淤泥之后,他意外的在袋子的底部,发现了一个包得紧紧的黑色塑料袋。
问完这一切,萧晓白九九藏书继续蹲下身子,开始整理里面的物品。塑料编织袋里面,除了淤泥和臭气,还有就是一些破布片,还有死者的毛发——头发也是不会腐烂的。在有些情况下,头发比骨头保存的时间还要久。
“小萧,你怎么看?”老李皱着眉头问道。
这些,都被萧晓白整理之后,装进了证物袋里。这些碎布,摸起来质地不错,有些居然还是丝绸的,看来这个死者,应该还是挺富裕的。这些碎布,看样子是被人为弄碎的,萧晓白把这些碎布片一个个摊开来,仔细的观察着,在有一块碎布片上,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被剪开的布料上,有着与剪裁完全不同的缺口。
萧晓白带上橡胶手套,开始打开袋子,准备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塑料编织袋还尚未完全腐朽,这种蛇皮编织袋,在农村是很常见的。原本用来装化肥的塑料编织袋,在清水中洗干净之后,用于装麦子、装面粉等用途。
在中国的北方,食腐的鸟类最常见的就是乌鸦了。食腐鸟类对尸臭都十分敏感,他们会发现很远处腐烂的尸体,所以,乌鸦异常聚集的地方,必定有尸体;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的迷信中,对乌鸦十分的厌恶。
正在这时,小钱分开人群,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萧哥,那边有发现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也许,凶手想要传达一个信息?或者,这件衣服对凶手来说有着重要意义?还是对死者有重要意义?他这样做是为了故意羞辱死九_九_藏_书_网者?”萧晓白想了想,结果发现自己头都大了,这个案子中的线索,竟然如此的纷杂怪异。到现在为止,自己找到的一切线索,都是不确定的。
不过,萧晓白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既然有食腐鸟类聚集,为什么附近的村民没有发现过?农村人对乌鸦聚集这种事情十分忌讳,而且十分敏感,没有人注意到,这是很奇怪的。
“你想,假如我是凶手,我要隐藏自己的杀人手法,处理衣服的话,我肯定会选择焚烧。而这个凶手却选择的是把衣服剪成碎片,这样做,有意义么?”老李摸着下巴,给出了一个推论。
大兴发平价超市;地址:黑水镇农贸市场旁50米;电话:22645588。
看着这张身份证,萧晓白的心情并没有高兴起来,他的神色反倒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他抬头看了看老李,他们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深地疑问。
“这是什么?看起来好像是为了保存里面的东西故意这样弄的。打开看看。”老李也觉得有些奇怪。
看料子,这是一件丝质衬衫,而这一块布片,好像是处于胸部的,因为这块碎布上,还带着一个上衣口袋。
“看样子我们的运气不错,有了两个可以追查的线索。我让和小钱他们分工追查这两条线索,但是我更看好塑料袋子这个线索,可能比身份证上的更加有用。”萧晓白面对老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一个线索吧,对案子应该有所帮助的。”老李安慰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