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一章 无定河骨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一章 无定河骨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袋子里满是淤泥和黑色的臭水,男子被里面浓烈的臭味熏得一下子松开了手,跳了老远出去。袋子倒在了地上,袋口的淤泥里露出一个圆圆的东西。
萧晓白也看开了,自己专心办案,只要对得起自己这身警服,对得起良心,其余的事情,自己不管,那是纪检委的事情。作为一个农村出身的孩子,萧晓白始终认为,善恶终有报,只不过是早晚的事情。
杨超的案子一审已经判下来了,三年有期徒刑。这个判决结果在萧晓白看来,似乎有些重了,但是转念一想,作为死者的家属,他们也许会觉得这个判决过轻了。
接下来的几天,乡里从各村集中了十几台抽水机,将河水抽了出来,送到灌溉渠中,顺便将饮马河村的农田灌溉了一遍。整整忙了两天,河水终于见底了,乡长开始指挥各村劳力,清理河底淤泥,并对河堤进行加固。
此次加固河堤所需的原料购买费用,由各村进行集资,按照人头摊派方式,落在每家每户,不能提供劳力的农户,可多交费用进行代替。
这几年,乡里组织植树上山,说什么保护环境,其实也是做做样子,在山上挖了http://www•99lib•net几个坑,胡乱的塞上树,水都懒得浇,怎么能种活?保护了那么久环境,饮马河每年还是决堤,而且夏天暴雨的时候,整个河的河水都是黄色的。
时光就这么在一天天的忙碌中渡过了,原本的期待也开始变得麻木起来。
挖开了大概一脚深的淤泥,一个蛇皮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蛇皮袋上还拴着好几根绳子,好像和旁边的一块石头捆在一起。
“人家是乡长,谁让你不是乡长呢?村支书都不敢说啥,你瞎喳喳啥?赶紧干活吧!要是让他听到了,又有你的好果子吃了。”旁边站在铁桶边等待的中年汉子狠劲的抽了口香烟,看了看远处在河堤上巡逻的张保和乡长,压低声音说道。
挖泥的男子从背后摸出一把小刀,抓着袋口,一下子割了开来。
局里前一段时间,下来了一份通知,说最近会有一名刑警从他市调过来,加入萧晓白这一组,以解决刑警队办案小组人手不足的。这个消息对萧晓白来说,可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假如多了一名刑警,自己这边会有充足的警力,以后办起案子来,也会轻松藏书网很多。
从上一次车祸之后,天南市一直没有发生过什么大的案子,都是一些小偷小摸的盗窃案子,萧晓白他们整天忙忙碌碌的,就是跟这些小毛贼打交道。
于是,两天之内乡政府的院子,连续召开了五次会议。在会议上,乡长张保和做出了重要的指示,为了响应党中央治理环境,营造和谐社会的号召,经乡政府领导研究决定,对饮马河进行环境治理,要求各村按照人口出动劳力,对饮马河下游的堤坝进行加固,并对饮马河河底的淤泥进行清理。
一名汉子用手里的铁锹拨弄了一下,这一下,所有的人都看明白了。那是一个沾满淤泥的骷髅头。
“我就是不爽!这个断子绝孙的家伙,他当上乡长,没干啥好事,整天就会喊口号,拿着大帽子压人。”挖泥的中年汉子一边说,一边愤怒的将手中的铁锹朝深处的淤泥使劲捅去。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之间,已是农历三月份了,天南市外郊区,随处可见黄灿灿的油菜地,微风袭来,金色的波浪翻腾,带着阵阵扑鼻的油菜花香。
饮马河的源头在东面山涧里,在群山中蜿蜒了数里地之后,就汇
99lib.net
成了一条近百米宽的小河,在这一带,算是比较大的一条河流了。因为源头在山里面,夏季的时候,每逢有暴雨,饮马河的水都会暴涨。
“啥声音?”站在铁桶旁的汉子,也听出声音似乎不对。
爱,永远都是自私的,我们的爱,只会交给自己亲近的人,而不是陌生人。
“妈了个逼的,他张保和算什么东西,这个饮马河跟咱们村又没什么关系,凭啥要让我们出钱出力的?”一个中年汉子正在用铁锹铲着河里的淤泥,一边干,一边骂着。
“不知道,好像是一个袋子,软软的。”中年汉子说着,用铁锹将那一块的淤泥都铲了开。
“打开不就知道了!”一群人跟着起哄道。
在办案过程中,牵扯到了凤来镇派出所所长勾结经营色情产业的事情,萧晓白在春节的时候就向上面提交了报告,但是上面给他的答复是:正在调查,如情况属实,将严肃处理,请耐心等待结果。
饮马河村,坐落在饮马河下游,村子挨近堤坝,每年的夏季暴雨,是饮马河村村民最苦恼的时刻,他们总是要冒着暴雨加固河堤,但是每年依然决堤。听老人们讲,以前的饮九-九-藏-书-网马河,夏天下雨没有发过那么大的水,自从大炼钢铁之后,东面山上的树都被砍了炼钢,惹怒了山神爷,之后每年夏天暴雨,饮马河都会决堤,而且河底的淤泥也越来越多。
“操!怎么那么臭啊?到底啥玩意啊?”一个汉子鼻子尖,马上就闻到了袋子里的臭味。
从去年入秋以来,饮马河乡几乎没有下过什么雨,除了春节的时候下了两场雪。河水现在变得渐渐干枯起来,乡政府的几个领导商量了一下,决定趁着河水浅,干脆清清河底的淤泥,然后再加固总是被冲毁的那段河堤,把它砌成水泥的。
附近的劳力们也听到了他俩的对话,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凑了过来。
而这一等,两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丝毫的动静。萧晓白隐隐的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凤来镇的那个派出所长,宝座依然坐的稳稳当当,而且对方好像还放出话来,大致意思就是自己的后台硬得很,这种小事情根本就不在乎。
四月十八日,阴历三月初二,饮马河乡饮马河村外的一段河堤上,人头攒动,无数的壮男汉子正在忙碌着,他们在加固河堤。几近干枯的河道里,也是黑压压的人,他们正
藏书网
在用铁桶将河底的淤泥一桶桶担出,运往附近的农田边。
“啥东西?不会是挖到宝贝了吧?”铁桶边的汉子丢掉了手中的烟头,朝前走了两步,伸着头观望着。
会议进行了两天,张保和乡长对此次治理工作进行了详细的安排,按段分配给了十三个村子,并对工程质量进行了要求,要求各村村支书和村长签订了军令状,保证加固后的河堤,在十年之内不会决口。
“我挖到的,谁也不许跟我抢。”挖泥的汉子一看过来那么多人,有些慌了,赶忙用铁锹的锹面勾住了蛇皮袋上的绳子,用力的将袋子拖了过来。
至于吴艳娟的案子,暂时还没有判下来,因为这个案子的牵扯面太广了,而且,过敏致死这种案例,在中国国内属于比较罕见的案子,处理起来十分的麻烦,所以,法院暂时还没有进行审理判决。
现在恰好是农闲时间,饮马河乡的乡长想集中整个乡的劳力,把饮马河下游这段,给彻底治理好了,免得自己家年年跟着河水遭罪,而且,村上的乡里乡亲都找自己说了好多遍了,这事都做不好,以后在村上还不被人小瞧了?
“刺啦”一声,他手中的铁锹,似乎扎破了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