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四章 亲亲宝贝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四章 亲亲宝贝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小护士点点头,将担架床推到了角落,默默地朝门外走去,她在为男子引路。男子抱着孩子,跟在她的身后,屋子里的其他人也跟了出来,楚秋林和另外一名护士分别搀起了病房外的老太太和年轻女子,跟着男子,朝太平间走去。
萧晓白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和小钱一起把他架到了医院走廊边的长椅上,等待他恢复平静。
正在这时,楚秋林和一名医生,急匆匆地从走廊里跑过。楚秋林一边跑,一边喘着气对身边的医生说道:“305号病房那个车祸的病人,现在情况十分危急,看样子可能是脑水肿。”
萧晓白轻轻的拉了拉楚秋林的衣角,将那张沾满血迹的成绩单放在了楚秋林的手中,指了指男子,示意楚秋林将它交给男子,转身离开了太平间。
萧晓白和刑警队的同事,也赶到了医院,他们有工作要做,杨超涉嫌过失杀人,藏书网他是不能回家过年的,需要从医院转到看守所。
“305号重症看护室的患者叫沈旭阳。”服务台值班小护士的声音十分的甜美,但是此刻在萧晓白听来,却如老鸦哀鸣一样让人心寒。
“喂,谁啊?”电话那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种平淡的幸福,大部分人从来都不曾在乎过,直到失去才明白,这种幸福,才是最值得去珍惜的,有家人陪伴,是多么的幸福和快乐。
屋子里站着医生和几名护士,他们沉默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病床上,一个孩子静静的躺在那里,他的头上裹满纱布,白色的纱布上,还隐隐的透出一抹嫣红。
经过近一个星期的治疗,这场车祸的轻伤员,大部分已经无碍了。市政府对这次车祸十分重视,特意通知市长途客运站,安排了专车,将可以出院的伤者,在今日送回家乡,争取让他们与家人过上一个团圆的99lib.net除夕夜。而那些重伤员,则继续留在医院治疗,其实重伤员大部分都是校车里的孩子,是本地人,大巴车里的重伤员,只有不到五个人,都是前排的乘客。
走出太平间,萧晓白仰头长长的吁了口气,作为刑警,他整天面对的,就是生离死别,但是,刚才的那一幕,却让他止不住的心酸。
那是周华健的一首老歌——《亲亲我的宝贝》,是一首快乐的歌谣,而此刻从男子的口中唱出,却带着说不尽的悲伤与痛苦。萧晓白站在那里,听着男子几近呢喃的歌声,心中一片怅然。
农历大年三十,天南市人民医院。
沈旭阳?就是自己捡到成绩单的那个孩子?他的情况危急?萧晓白实在是忍不住想去看看。
“爸,我是牛牛,我想家了,想你了……”
萧晓白听到楚秋林的话,怔了一下,吩咐小朱和小钱看好杨超,自己来到了服务台,想询问一下305号病房的http://www.99lib.net患者到底是谁。
病床前,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木然,轻轻的抚摸着孩子的脸。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的将孩子抱了起来,他的动作是如此地温柔,仿佛孩子只是睡着了,怕把他惊醒一般。
萧晓白看了一眼逐渐恢复平静的杨超,准备让他站起身,押解他去看守所。
太平间里,一群人沉默的站在一旁。冰冷的停尸床前,男子将孩子的双腿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右手挽着孩子的脖子,却怎么都不舍得放下,一次又一次的将孩子重新抱起,把孩子开始变得冰冷的小脸贴在自己的脸上,久久不肯放开。
轻轻的拨通电话,听着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萧晓白觉得今天的电话等待音十分的漫长。
歌声越来越慢,越来越小,终于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嚎啕大哭,男子抱着孩子,将孩子的头埋在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着,仰面哀嚎,如一头受伤的野兽。
站在医院的走廊里,萧晓九九藏书网白看着忙着上车的乘客们,不由得感慨万千,相对那些受伤严重和已经死亡的乘客来说,这些活着的人们,是相当的幸运的。他们不但好好地活着,还能在除夕夜与家人团聚在一起,吃年夜饭,一起包饺子,一起看电视。
命运就是如此的奇妙,如此的捉弄人,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足以改变我们命运的轨迹,甚至是一生的痛苦;而有些时候,再多的努力,也是徒劳。
男子将孩子抱起,放在胸前,将自己的脸贴在孩子尚待体温的小脸上,久久不肯放开。房间里等候的护士,推来了担架床,停在了男子身前,却被男子用腿轻轻的推开:“我抱他过去,他从小就喜欢让我抱,这是最后一次了。”
从病房将杨超带出来的时候,这个满脸稚气的年轻人,看着其余的乘客兴高采烈的坐上返乡的客车,终于忍不住多日来的委屈,跪倒在地,嚎啕大哭。
病房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泪流满面,她
www.99lib.net
抱着一个已经哭得昏死过去的年轻女人,两个人斜斜的靠在医院走廊冰冷的铁栏杆上。老人的白发和女子散乱的黑发在寒风中飞舞,混在一起。黑色与白色的头发交集在一起,那是岁月写给失去亲人的伤痛。
回到走廊,交代小朱和小钱把杨超押解上车,萧晓白一个人来到了305号病房。
萧晓白跟了上去,他把手放进了兜里,摸着那张染血的成绩单,考虑着该如何把它交给孩子的家属。
对于杨超来说,这里发生的一切,将是他一生所不能忘却的。他只是一时的冲动,却要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有可能是数年甚至数十年的牢狱之灾,这,无论如何也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一次又一次的抱起,贴近,他似乎想要把孩子冰冷的脸蛋重新暖热。忽的,他抖动着嘴唇,似乎在喃喃自语一般,一个嘶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亲亲的我的宝贝,我要越过高山,寻找那已失踪的太阳,寻找那已失踪的月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