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二章 传奇故事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二章 传奇故事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串子。”
“不知道,我没啥文化,萧哥你知道的。”小钱笑了笑,想缓和一下气氛,却找不出一个话题。
周志民不善于经营饭店,而吴艳娟,则十分的精明能干,慢慢的,她将所有的大权都揽了去,掌握了家里的资金之后,她的地位也变得不一样了。而周志民,因为自己无能,也只得成为一个主内的男人,而且,整天被自己的老婆吴艳娟管教。
等到吴艳娟听到脚步声离开,才从角落里钻出来,不过,杯子已经被人拿走了,自己也只好跟着出去了,因为怕引起怀疑,只能这样看着李进民拿着杯子上了车。下午的时候,她就听说了车祸,不过,她并不知道车祸的原因是因为李进民的过敏而引起的,因为按照习惯,在这里吃过饭,李进民就要休息了,换另外一个司机开车。
不过世事总是难料,吴艳娟从没有想到的是,麻烦会在不经意之间袭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之后,丈夫周志民就对自己更加千依百顺,而且,公公婆婆对自己也相当的好。不过孩子既长得不像自己,也不像丈夫,吴艳娟一直也没有在意过。
“得了吧!就你认识那几个字,能看书就不错了,还写小说呢,省省吧。”小朱丝毫不给小钱留面子,一句话九-九-藏-书-网说的小钱满脸通红。
有些人的生活,永远都像一杯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味,而有些人的生活,却比传奇故事更加传奇。
经营专门为司机服务的饭店,多多少少都有色情服务的存在,而吴艳娟在打通了关系之后,将这一项目做的更大,在这一带都是有名的大姐大。她这里的姑娘,永远都是最年轻,最漂亮的,过往的长途车司机,经常来这里解决生理需求。
裹紧了衣服和领子,萧晓白站在房顶看着天南市的夜景,春节的天南市,是如此的美丽,不时绽放的烟花,在夜空中闪耀,但是谁又知道,这美丽下的罪恶与悲伤呢?
八年前,李进民还是一个长途货车司机的时候,来到这里找乐子,结果遇上生意高峰期,小姑娘们都有了主了,只剩下一个老板娘在下面守店。猴急的李进民,愿意花双倍的价钱,吴艳娟思量了一下,决定亲自上阵。当时恰好他的丈夫周志民并不在饭店,于是,一段阴错阳差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其实我觉得,人生就如这雪地一般,只要走过了,就再也不能恢复如初,哪怕是再被雪覆盖,扫开上面一层,下面的脚印,依然是清晰可见的。没有什么是可以重来的,直到死http://www.99lib.net亡,发生过的一切,都是不能改变的。对我们来说,最可怕的是,我们不知道雪下面是什么,可能是薄冰,可能是深渊,一步踏错,也许永远都回不来了。但是,不去踩,又有谁知道后果是什么呢?”
吴艳娟,现年三十二岁,从十六岁起,就开始从事色情行业,后来用自己美丽的面容和姣好的身材迷倒了周志民,将他变成了自己的丈夫,而自己也坐上了这个饭店老板娘的宝座。
冷冷的夜风中,两个男人伫立在房顶之上,如两个雕塑一般,空中的雪花,再一次纷纷扬扬的落下了。
李进民对花生酱严重过敏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在这段时间,她还特意去买了一包毒鼠强,准备一起放在李进民的杯子中,这是李进民的老习惯了,总是喜欢在这里换上一满杯苦茶,用于吃饭之后帮助消化,提神。
几天前,孩子来饭店玩,恰好李进民跑长途又来这里吃饭,看到孩子,一下子就愣住了。吃过饭的空挡,他找到了吴艳娟,向吴艳娟询问,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因为孩子的长相,与李进民的母亲十分相似。
“萧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不知什么时候,小钱来到了萧晓白身旁。“下去吧,这里冷,今九*九*藏*书*网天晚上去我家吃饭。”
吴艳娟先是好言将李进民稳住,等他出车走了之后,吴艳娟仔细想了考虑了很久,她怕事情败露之后,丈夫会与自己离婚,于是,她萌生了杀死李进民灭口的念头。
但是,她与李进民的恩怨,却是一个很滑稽的事情,几乎是一场让人哭笑不得的闹剧。
“等一下吧,我想看看这里的景色。”萧晓白呼了一口气,看着远方的灯火。小钱没有作声,陪着他站在了那里。
人世间很多的事情,走错了一步,就永远都不能回头,想后悔,却再也没有机会。吴艳娟做了一件无法挽回的错事,自己何尝不是呢?
夜色,在飘落的雪花中,变得迷蒙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萧晓白他们一直忙于案子的报告和处理,将吴艳娟刑事拘留,并准备移交提起诉讼。至于江小丽,第二天下午,就放了她回去,因为吴艳娟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行为,而江小丽的口供又前后一致,并且有充分的理由解释自己接触花生酱的行为。所以,在处理完一些必要的手续,局里就把她放了回去。
看着吴艳娟的口供笔录,萧晓白不由得感慨,这个案子的内幕,简直就是一部传奇故事。但是,它并不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它所拥有的,只是黑暗与九*九*藏*书*网罪恶,还有来自人性的肮脏和卑劣。
打开顶楼的门,夜风扑面而来,让人感觉从骨子里发冷。房顶的雪,还没有化,而且,除了自己,并没有人上来过,踩在雪地上,听着咯吱咯吱的声音从脚下传出,萧晓白似乎又回到了年少时光上学的岁月。
“你说人生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萧晓白的声音,有些落寞。
吴艳娟当时以为李进民是开玩笑,但是李进民信誓旦旦的,说下一次过来带来母亲的照片给吴艳娟看,而且,李进民还提出,自己想跟孩子相认。因为李进民的妻子,一直没有给他生出儿子来,他一直想要个儿子,现在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天降元宝的事情,他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终于忙完了!这个案子可真够复杂的,以后我要是不当警察了,就写一本小说,把我遇到的这些奇怪的案子都收录进去。对了,名字就叫《替死者说话》。”整理完所有的资料,小钱伸了个懒腰,笑嘻嘻的说道。
正吵闹间,萧晓白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对你的爱一直很安静,来交换你偶尔给的关心,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报警处接到报警
99lib•net
电话,凤来镇兴客隆饭店有人自杀,局里让你们去处理一下。”
“嗯?”
整理完所有的资料,萧晓白一个人走出房间,从办这个案子开始起,他的心中一直都是沉甸甸的,特别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残酷的事实,让他觉得更加沉重。
吴艳娟从来没有想过,那一次让她怀上了孩子,她当时也一直以为,孩子是自己丈夫周志民的。而李进民则在那一次之后,一直对她念念不忘,一直对她纠缠不休,不过吴艳娟一直都不给他好脸,他也没闹出过什么事情。这几年,吴艳娟人老色衰,他才很少纠缠了。
吃饭的时候,李进民将杯子交给了服务员,随后,吴艳娟也借口到后面忙,来到了厨房,但是却发现杯子放在灶台上,她趁机先在杯子里放了花生酱和热水,但是就在她犹豫要不要放毒鼠强进去的时候,听到了其他人向厨房走来的声音,就赶紧躲进了角落里。
李进民是一个老司机了,跑南方到北方的这条线路,已经有十几年了,不过不同的是,以前是跑长途货车,而现在跑的是长途客车。李进民是一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人物,虽然他跑了多年的车,但是挣到的钱,大多数被他吃进了肚子,或者,花在了女人的肚皮上。
“喂,刑警队小萧,什么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