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章 人间闹剧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十章 人间闹剧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而最后一名服务员,就是江小丽,据她的描述,她在端了盘子回到厨房,看到杯子在灶台上放着,就帮司机拿了过去。
“你想干啥?我们现在不是跟你闹着玩呢!老实点!”小钱一句话,打消了这小子的企图,他讪讪把烟装回了口袋,总算是严肃了起来。
几个人看着审讯记录,只感觉滑稽,一个水杯从前面大厅到后面厨房的短短一段路程,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简直就是一个人类社会阴暗面的缩影。
“我觉得那个江小丽嫌疑最大,我在审问她的时候,看得出她很紧张。”小朱想了想,回答道。“我觉得应该对她进行重新审问,找到突破口。”
接触过杯子的四个人,都有合情合理的理由,而他们,似乎都没有作案动机和时间,最大嫌疑者,是服务员江小丽,因为她接触杯子,是没有人证明的,但是江小丽的动机又何在呢?而且,假如是她放的热水,她没有理由故意说自己没有放过热水,来导致疑点的出现。
“有了!我想到了,我九-九-藏-书-网们刚才忽略了一个地方!”痕迹科的小刘,一下子跳了起来。
在这里,出现了疑点,一个人说装了热水,而另外一个,却说自己没有装过热水,那么,打开杯子装热水的人,会是谁呢?
萧晓白的话,让屋子里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这种提前串供的事情,大家并不是没有遇到过,有些人,可能为了几十块钱或者一句话,都可以做假证的。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下一步该如何调查呢?
站出来的四个人,面面相觑,都有些困惑,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警察会来调查自己;站在他们对面的萧晓白,也皱紧了眉头,同样是一头雾水,因为对面这四个人,让人着实觉得滑稽。
“别吵了。小朱的话,让我想起一个问题,假如他们看到报纸,提前知道了这个案子,他们会不会提前串供,来干扰我们的视线?假如是这样,那么刚才排除嫌疑的老板和吴春梅,我们也要再一次划归嫌疑的范围之内。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判断
www.99lib.net
他们之中,是谁在杯子里放入过花生酱?”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有的时候是恶作剧吧!像我们小时候,故意在别人杯子里面放胡椒面一样,她可能只是想跟这个司机开个玩笑,但是没想到出了人命。”小朱挠了挠头,给出了一个可能性。
但是按照她的描述,杯子里已经装满了热水,她并没有打开过盖子。而按照吴春梅的描述,自己根本就没来得及装热水,就被老板拉去了客房偷嘴。
审问结束,四个人凑在了一起,开始对口供的情况进行核对,并整理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四个人,分别是老板和老板娘,还有两个长得比较秀丽的女服务员。按理说,服务员拿杯子帮忙倒水,这是说得通的,但是老板和老板娘拿杯子,就有些奇怪了。司机的面子再大,也不至于达到老板和老板娘双双上阵服务的地步。
按照口供的核对,在李进民吃饭的中间,他要求饭店,帮他倒一杯热茶,好在路上喝,而当时吃饭的房间九*九*藏*书*网,并没有热水,他就让服务员吴春梅为他倒热水。当时,老板娘恰好在他身旁,就随手将他的杯子接过,递给了吴春梅。
吴春梅也证实了这一点,她是在老板娘手中接过杯子的。而她,也正好是跟老板偷嘴的女服务员,她承认,在她拿到杯子,到后面厨房准备打热水的时候,被老板拉去了楼上客房。杯子就放在了厨房的灶台上,等她在五分钟之后下来,杯子已经不见了,她也没有在意,端了其余的菜,到了前面上桌。
“但是动机呢?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应该不会与一辆大巴车司机无故结仇的,她为什么会这么做呢?”小钱马上提出了疑问。
萧晓白看了看满脸困惑的四个人,回头跟同事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在这里隔离询问一下,留下一个人看守,其余四人分成两组,每组审问一个,两轮结束,以防对方有时间串供。
饭店里条件差,就征用了上面的客房;萧晓白和小钱,来到了楼上客房,检查了一番。这里的客房,条件很差,除藏书网了一张床和一个电视机,就没有其余的东西了。客房内的墙壁,甚至连涂料都没有刷,只有一层简单的白石灰,上面贴满了俗艳暴露的照片。这是一家典型的提供生理需求的饭店,不论是提供能量还是消耗能量。
“大家有什么意见?”萧晓白拿着一份审讯记录,向大家问道。
检查了客房内外的情况后,两组人开始了审问工作。萧晓白和小钱分到了一组,他们先审问的是老板。
休息了一下,在看过口供,确定了下两个人的审问重点之后,两组人马对剩余的两个人进行了审问。
等到隔壁的同事也审讯完毕,将两人同时带下去的时候,小钱趁空告诉了萧晓白一些他了解的情况。这种从事色情服务的小店,都是这种情况,每个服务员都被老板得手过的,这是这种行业的潜规则,不过,这个小店的老板娘,似乎醋劲很大,而且十分强势,看样子,这个老板似乎有些窝囊。
“这个事故,在报纸上有报道的啊,而且,人在自保的情况下,会下意识的避免一些可能引九九藏书网起偏差的事情,哪怕是恶作剧,也会隐瞒的。”小朱的话,让萧晓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不对。猪头,你不要忘记了,我们审讯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李进民的死讯,假如是恶作剧,对方不会故意隐瞒的。”小钱说完,看了萧晓白一眼,似乎有些得意。
听到这个回答,萧晓白和小钱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家伙,也真够绝的,做生意的空挡,还不忘偷吃,而且自己的老婆就在前面忙活,他倒也不怕。
老板是个肥头大脑的家伙,一双金鱼眼,满脸油光光的,看样子十分紧张,见到萧晓白两个人坐下,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来,想套近乎。
萧晓白本以为这一次审讯会持续很久,没想到这小子交代的很快。据他的描述,在农历二十二那天早上到上午,他一直在忙着招待客人,并没有与司机接触过。至于接触那个杯子,在萧晓白反复的提醒和询问下,他想起自己曾经拉着一名服务员偷嘴,服务员手里好像拿过一个杯子,被他夺下去放在了里屋的桌子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