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九章 特殊行业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九章 特殊行业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兴客隆的招牌很大,在老远的地方就能看到招牌上的大字。
“还能做哪个?鸡呗!”小钱一激动,声音大了,对面老板娘的脸色明显变了,她看出萧晓白是这里的面的头,而且,也不是能用钱就能对付的主,她有些担心。
老板娘见几个人都没有说话,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效果,赶忙继续说道:“几位既然上门来,那么就是客,今天我做东,请大家吃顿便饭。”紧接着就要吩咐服务员去厨房交代做菜。
一辆警车在刚刚开化的公路上行驶着,路面上黄褐色的雪水被溅起老高,车身两侧,沾满了污水。车厢内,萧晓白几人正在和痕迹科的同事交谈着,他们在讨论着案情。
萧晓白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真的不用,我们是市局的,过来是调查一件案子的。”
“有啥公务?先吃了饭再说。”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扭着水蛇腰就要去后面厨房交代菜。
按照司机的描述,只有一个服务员拿去加水,其余人并没有接触过杯子,但九-九-藏-书-网是杯子上却有四个人的指纹,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这让人有些琢磨不透。不过那名受伤的司机,却回忆不起当时还有谁接触过杯子,而且问完这些,医生允许的询问时间也已经到了,萧晓白他们只好放弃了问话,现在的破案的关键,集中在了指纹的核对上,所以,他们这次行动,叫上了痕迹科的同事协助。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不归张所长管的。”小钱插了一句话进来,嘴角挂着一丝坏笑。
经过医生的允许,他们用很短的时间,询问了受伤的那名司机。据他提供的线索,他们的大巴车,在天南市这里,中途只有一个休息点,那就是凤来镇的兴客隆饭店,出车祸之前,他们曾经在那个饭店用餐,招待他们的是饭店的老板和老板娘,中间李进民(死掉的司机)曾经让女服务员帮他加过杯子里的热水,是拿到里间去倒热水的,因为当时餐厅里的热水壶,恰好都没有水了。
别看这个饭店不大,人九_九_藏_书_网倒是不少,加上老板和老板娘,其余都是服务员,总共有二十多个人,萧晓白看着这么多女服务员,有些奇怪。小钱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凑到他耳边轻声的说道:“假如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真正的服务员只有四个,其余的都是做那个的。”
老板娘是个精明人,看出萧晓白几个人,并不是用自己的那一套能够对付的人,乖乖的进去把人都叫了出来。
“老板娘,真的不用,我们都不饿,案子关紧,哪里有心情吃饭。你要是真想配合,那就把饭店的人都叫出来,到这里集合。”
几个人也不客气,坐了下来,一路上的讨论,还真的有点渴了,喝点热茶也不错。
“哎呀,我说今天门前老有喜鹊叫个不停呢,原来是有贵客上门。几位赶快坐,你们几个,赶快去倒茶啊!傻站着干什么?”老板娘从里屋出来,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说着客套话,安排萧晓白几人坐了下来。
萧晓白听了这句话,差点把嘴里的
九-九-藏-书-网
茶水给喷出来:自己这边还没有说话,那边老板娘都搬出镇派出所所长来了。抬头看了一下其他同事,几个人都是面色古怪。
停下车子,一行人朝饭店内走去。早有服务员跑进去通知老板和老板娘,其余几个服务员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五个警察,讷讷的说不上话来。这些小姑娘大概没见过警察找上门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地方上这种事情,很多时候是半公开的,大家都是明白的,小钱之所以很清楚这些,与他以前接触过这样的事情也是有关的。怪不得这个老板娘,一开始就把张所长搬了出来,原来是这个原因,不过萧晓白也没有与她计较,这种事情,即便是人赃俱获,也最多是罚款了事,现在连脏都没有,如何去管?还是先办案子吧。
“别!”萧晓白赶忙站起身阻止,“老板娘,我们几个今天来是有公务的,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
“市局?”老板娘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大明白。
萧晓白听了小钱的话,九-九-藏-书-网总算是明白过来,不过,他也是知道的,这种事情,不是他能够改变的。
凤来镇坐落在天南市的东南边,传说镇子后面的山上,在古代曾经有凤凰落脚,因此而得名凤来山,而凤来山下的这座古镇,也由此而得名。这里是天南市当地有名的旅游景点,神话传说的真实性倒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凤来山上满是枫树,秋天的时候,整座山一片火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火焰山一般。
不过现在的凤来山上,看不到满山的红叶,只有一片皑皑的北国雪景,山间的枫树也是光秃秃的,上面挂满了雪花和冰凌。
萧晓白瞪了他一眼,小钱赶忙把头低下,继续喝茶。
“来,几位喝茶,抽烟不?”老板娘亲自上阵端茶倒水,一番热情的招待之后,开口道:“几位是新来的?看起来面生的很,所里张所长是我家远亲,经常在这里吃饭,以前没见过几位。”
“我念到名字的四个人,请站到前面来。”萧晓白拿起四张标着姓名的白纸,扫视了一圈,屋九-九-藏-书-网子里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做哪个的?”萧晓白有时候脑袋不够灵光。
萧晓白与痕迹科的同事推测,这段加热水的过程,很可能就是凶手放入花生酱的时间,因为李进民对花生酱过敏的事情,他在吃饭的时候,曾经告诉过大家,他还特意让老板娘交代厨师,不要在菜里放花生和花生酱。
在来凤来镇之前,他们已经将医院里所有的伤员和车祸死去的死者,都提取了指纹,与保温杯上的指纹进行了对比,不过让他们失望的是,并没有任何人的指纹与保温杯上的指纹吻合。
老板娘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下,赶忙又堆出满脸的笑容,变得更加热情了。“哎呀,您瞧我这张破嘴,既然是市局的贵客,那就更应该吃顿饭。放心吧,就是家常便饭,不会让大家为难的。我一向都是很配合政府工作的。”
一帮人忙前忙后,将所有人的指纹收集完毕,痕迹科的同事将指纹录入了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一一对照之后,附到萧晓白的耳边,将结果告诉了萧晓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