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五章 严重过敏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五章 严重过敏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看到了没有?”老李堵着尸体正面的切口,向萧晓白问道。
“这是严重过敏的症状,他的喉咙收缩产生的窒息和抽搐行为,都是严重过敏引起的。这是一个有严重过敏症的患者,真不敢相信他是怎么当上大巴车司机的,按说,这种严重过敏症的患者,是不能从事司机这种职业的。”老李说着,继续开始内脏的检查工作。
“来,搭把手,把他侧过来,你看看他的背后。”老李说着,把死者被切开的胸部和腹部重新合好,拿毛巾用手捂上了,“你慢点,翻开一点就可以看到了。”
死者的气管呈异常肿胀状态,颜色鲜红,带有水肿迹象,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萧晓白仔细看了一下,感觉就像被热水烫过一般。
萧晓白有一个很不好的推测:假如有人知道这名大巴车司机是过敏症患者,故意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他接触过敏原,那么,这就是一个的谋杀事件,而且,还附带了一场严重的车祸。
“短时间内的
九*九*藏*书*网
严重过敏?那就是说,可能在他抽搐之前的几分钟或者十几分钟之间了?那他应该有时间采取刹车这些行动啊?”萧晓白思索了一下,还是发现这里面有些不对劲。
从解剖室出来,萧晓白一路思索着刚才与老李的谈话。大巴车司机的抽搐行为是因为严重过敏引起的,他的死亡,还有车祸死亡的死者,难道都只是一个巧合的意外?
三人合力把尸体重新放平,萧晓白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他背后的皮肤是怎么回事?这与他的死,有关系么?”
“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他的气管为什么会异常肿胀?怎么看起来像是被开水烫过?”萧晓白指着尸体的气管问道。
老李端起盆子,在里面翻搅了一下,然后用过滤筛在里面捞了一遍,看了很久,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萧晓白刚忙用手撑开着死者切开的腹部,老李将死者的胃部切了下来,用手提着两端拿了出来,将内部的流质物九-九-藏-书-网倒进了解剖台上准备好的一个透明塑料盆内。
“是的,过敏性死亡的死者,在很多情况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接触过过敏原,而当他们觉察不对的时候,早就没有办法求救了。这类情况最有效的自救方法,是随身携带肾上腺激素注射笔,不过,中国在这方面做的有些不足。很少有患者知道携带救命的肾上腺激素注射笔,而且也很少有卖。”
“你所说的情况,是轻度过敏,轻度过敏会引起皮肤瘙痒、水肿、轻微头痛等症状,这种情况都不是致命的。而严重性过敏,会引起患者意识丧失,血压急剧降低,喉头水肿,窒息乃至死亡。这个死者,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老李一边说,一边把死者的肝脏取了出来,“肝脏异常肿大,看起来像是酒精肝引起的肝硬化。这个司机,也是个不顾命的家伙。”
死者的后背上,像是被火烧过一样,一片鲜红,而且上面满布水泡,水泡大部分破裂了,水泡九九藏书网四周的皮肤满布小孔,像是一个个红艳艳的蜂巢。萧晓白虽然看多了尸体,但是看到这样像是被煮过一般的皮肤,还是有些恶心。
“来,帮个忙,帮我拉着他的肚子。我把他的胃切出来,找一下有没有可能是过敏食物的残渣。”老李吩咐道。
“严重性过敏,有时候时间会更短,可能在短短数十秒。或者,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身体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我听过有过敏症病人的描述,有些患者的皮肤过敏,他自己都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水肿到了一定程度,才会感到瘙痒,刚开始就是感觉身体木木的。”
老李停下手中的活,抬头看了萧晓白一眼,说道:“他对什么东西过敏,我暂时还没有办法告诉你。不过我已经检查了他胃部的食物,没有发现上述的过敏原。他接触的过敏原,应该不是食物,因为按照他胃部食物的消化程度来看,他所吃的食物,最少有三个小时了,严重性过敏的发作周期,不会那么长的99lib•net。严重过敏的发作周期,都在短短的几分钟至一个小时之间。他的情况那么严重,应该是短期发作性的过敏。”
萧晓白带上手套,和助手一起,小心翼翼的扶着死者右侧的肩膀和臀部,将尸体翻成侧身的状态。
“过敏原呢?过敏原是什么?他又是如何接触到的。”萧晓白打断了老李的唠叨,他更关心的是司机如何接触到过敏原的。
一般来说,患有过敏症的人都知道自己对什么东西过敏,会异常小心的远离可能引起自己过敏的过敏原,这名司机,不可能粗心到连这点都不注意。
“过敏原是什么呢?过敏有那么严重么?我听说很多过敏啊,不过没见过过敏会死人的。”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过敏原不是可以轻易判断的,不同的人,会对不同的物质过敏,有药物过敏的,如青霉素等,有食物过敏的,有龙虾、猕猴桃、龙虾等等东西。我见过一例最奇怪的过敏,是一个小孩子,他对面汤过敏,但是对馒头和面条这些东西九*九*藏*书*网并不过敏。不过他是很轻微的皮肤瘙痒和皮肤肿块。”
“有什么发现?”萧晓白也凑了过去,盆子里的酸味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这是他的直接死因么?”萧晓白抬起头,看着老李。
萧晓白倒是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严重过敏症的患者,会选择避免接触过敏原,这名大巴车司机,应该是会主动避免接触过敏原的。
下一步的工作,是寻找大巴车司机的病历,找出他是对什么样的东西过敏,还要寻找,他什么时候接触了过敏原。
“直接死因是颈椎折断致死。他被甩出大巴车,头部着地,折断了颈椎。不过,即便不出车祸,他也活不了了,因为喉咙的异常肿胀,收缩的气管堵住了空气的进入,形成了严重的窒息,他根本无法吸入空气,短时间内也会因为窒息而死亡的。这家伙可真够倒霉的,他这可真是大限到了,两道催命符,不由得他不死。”老李摇了摇头,一阵惋惜。
“照你这么说,有些患者岂不是会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