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四章 解剖尸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四章 解剖尸体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师傅,一般情况下,假如身体不适,比如说,忽然心脏病发作之类的,会不会踩着油门加速?”
氰化物中毒已经被排除了,而且,血液样本的毒物检测也并没有发现司机体内存在中毒迹象。萧晓白想了很久,他的记忆之中,也没有什么存在人体周期短的药剂,会让人体在短时间内丧失意识并抽搐的。
一旁协助老李的助手和负责拍照的痕迹科同事听了老李的话,都笑了起来。
“你看看这里。”老李翻开了已经被切开的气管,“死者的气管,你看看,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下了车,谢过司机师傅,萧晓白回到家里,还在思考着刚才司机师傅说的话。按照司机师傅的话推断的话,大巴车司机是不可能踩着油门冲刺的,因为大巴车司机师傅已经有将近四十岁了,驾龄都有十多年了,作为老司机,他不可能会在有意识的情况下,踩着油门冲向校车的。
很多药剂,在人体内存在是很短九_九_藏_书_网时间的,比如氯仿,它在人体中存在的周期只有一个半小时,超过了一个半小时,再进行毒物检测,血液就会跟正常情况一模一样。但是,这类特殊试剂很少,而且,司机的抽搐行为,更像是窒息,而不是丧失意识的战抖。
走出公安局大院,来到公交车站牌,才发现时间太晚了,去自己住宿地方的公交车已经没有了,无奈之下,叫了一出租车。
出租车里开着空调,让人感觉暖洋洋的,萧晓白有些止不住的犯困,赶忙找个话题跟师傅聊起天来。
“什么人啊?!简直就是个机器人,除了案子,啥都不知道!好心告诉他,连个谢谢都不会说!”张燕恨恨的跺了跺脚,回到位置上坐下来了。
这一夜,萧晓白做了一晚上噩梦,他一会儿梦到自己开车睡着了,踩着油门撞进了一个幼儿园,一会又梦到自己的身体不听自己的使唤,开着车在大街上飞窜,撞伤了很多人。
99lib.net
萧晓白又跟小刘聊了一下那瓶氰化物的事情。小刘满口答应,回去就尽快测试那瓶氰化物是否是提取黄金的溶液,好尽快确认这一事实;那么,就可以推断这名乘客携带氰化物的主要目的就是携带黄金,可以完全排除他的嫌疑。其实,那名乘客的嫌疑基本上已经排除了,这样做只是为了让案情更加准确,逻辑更加合理。
来到局里,一进办公室,张燕就迎了上来:“小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那个车祸案子转刑事案件的报告,已经批下来了。我已经通知老李开始解剖尸体了。”
“老李,有什么发现没有?这个大巴车司机,死因到底是什么?”萧晓白喘着粗气问道。
萧晓白回想了一下车祸现场的情况,现场的遗留痕迹说明,出车祸时,校车是停在原地不动的,而长途大巴是从斜地里加速冲过来的。
萧晓白越想越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匆忙的做了点饭,吃九-九-藏-书-网完洗洗睡觉了。
“还不错,假如遇上包车回家的会拿的比较多一点,就是太累了。”出租车师傅人挺随和的,跟萧晓白攀谈了起来。
血液的毒物检测报告,与萧晓白的猜测没有什么两样,并没有毒物报告,也没有发现有剧毒物质的残留,也未发现氰化物中毒而形成的氢化三价铁离子。这就证实了,司机并非是接触到乘客所携带的氰化物而中毒身亡。
除非,他已经丧失了意识。那么,他在抽搐的时刻,已经丧失了意识?倒是又是什么使他丧失意识的?
萧晓白一听,高兴的大叫一声,转身就朝解剖室跑了过去,扔下张燕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
送走了小刘,已经到了下班时间,萧晓白打发了小朱和小钱先回家,自己一个人呆在办公室一边看录像,一边在思量下一步该如何进行调查。萧晓白反反复复的看了十几遍录像,也没有发现任何情况,自己又困得不得了——昨晚熬夜太久了,也99lib.net起身收拾了东西下班了。
人家说,岁月如刀催人老。刑警的生活,完美的验证了这句话。假如说普通人的岁月是水果刀,那么,刑警的岁月,就是用于战场厮杀的大刀,没有什么职业比从事刑警让人老得更快了。
“睡着了车子会朝一边拐弯?”萧晓白听到这个,一下子来了精神,“师傅,你说说看。”
“你这孩子,就不会稳重点?!你见局里哪个同事跟你一样?哦!除了小钱和小朱两个小疯子,不过他们也是被你带坏的。”老李手里的解剖刀没有停下,切开了死者的胸膛,正在观看内部脏体。
“哦,这样啊。一般来讲,干我们这行的,身体出了状况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去踩刹车,踩着油门的情况,应该很少,你说的那个情况,大概是人已经迷糊了吧?老司机只要一觉得不对劲,就会赶快踩刹车的。”
“师傅,是这样的,我是一名刑警,手头恰好有这么一个案子,我只是想了解点情况,说错话九九藏书了还请您多多包涵。”萧晓白怕师傅不相信,赶忙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和警徽。
早上起来一照镜子,满脸苍白,一看就是精神状态太差,叹了一口气,萧晓白开始刷牙洗脸。
“那倒也是,不过太累也不好,像我,去年跑车的时候,太累了,开车的时候,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车子拐到了一边,跟人撞上了,一年的辛苦白费了不说,还在医院躺了几个月。”出租车师傅说到车祸,一脸无奈的苦笑。
“只要拿钱多,累一点也无所谓啊!”
“看样子你不怎么开车吧!开车时要是趴在方向盘上睡着了,身体一压,方向盘会自己转,朝一个方向拐过去,跟靠在座位上睡着是不一样的。”
“师傅,过年这段时间生意好吧?”
萧晓白一路飞奔,一阵风似的冲进了解剖室,咣当一声,推开了门,把屋子里正在忙碌的老李吓了一跳。
司机师傅听了萧晓白的话,转过头来白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萧晓白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