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章 谁来买单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十章 谁来买单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这个还是要按手续来的,要不我先看看,解剖这种事情,你知道的,家属假如不愿意,闹起来十分麻烦。你先说说情况,我看能怎么帮你。”
回去局里,萧晓白急忙赶到了痕迹科,拿到了痕迹科的报告。
“没了,假如是病理性问题,都是需要解剖才能知道的。假如是毒物,血液化验基本上都能查出来的。对了,那个乘客,你们找了没有?”
为什么我们都是在犯下弥天大错之后,才懂得悔改?人与人之间,忍一时又会如何?
“那就只能申请下来再解剖了。我现在帮不上忙。”老李摊了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找了,那家伙是个重伤员,还在重病看护室,暂时没有办法提审。”
其实萧晓白对下毒行为并不是十分认同,这种情况应该是不存在的,没有乘客会无缘无故去对司机下毒。不过假如不是下毒,那么这名乘客的行为,和后来司机的反应也太过诡异了一点。假如这是巧合,那么这名乘客的运气九*九*藏*书*网也太差了点。
老李看了一遍录像,用手托着下巴,琢磨了半天,才开口道:“这个司机的反应,是有些异常。不过不能直接确定是毒物还是身体病变,假如是心脏病或者呼吸道疾病,也有可能会产生这种抽搐、失去知觉的情况。不过按照录像上的显示,假如解剖,直接死因最大的可能性还是车祸。”
“车祸的那个案子,本来是不需要解剖的,但是我们看了录像,觉得很有问题,昨天晚上都想找你,但是你电话一直关机。不过交警那边说,这个车祸转刑事有点麻烦,你能不能帮忙把尸体提前解剖?”
春节前的这段日子,按理来说,应该是皆大欢喜的。但是对老李来说,这段日子对他来说,却是郁闷异常。
“是啊!所以这个情况转刑事有些麻烦,手续正在申请。老李,尸检这方面你懂得的多,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不违反规定,又能鉴别这个?”萧晓白着急得直搓手。
http://www•99lib.net
自己的侄子,还有半年就要法医专业毕业了,自己本来想带他开开眼界,不过却发现他的态度根本就不端正,一怒之下,老李把侄子赶回了老家,结果自己的弟弟把自己埋怨的要死,还打了电话给自己老婆。
而挎包的底部,提取出的表皮细胞和毛发,通过DNA检验,则属于女死者所有,这表明这个挎包曾经与女死者的头部接触过。
萧晓白的眼前,又出现了杨超带着绝望的稚气的脸庞。他说,他不想坐牢,他不想自己的妈妈伤心。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要不这样,我带你看看那个车载录像吧。”萧晓白挠了挠头,想出了一个折中的主意。
正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是痕迹科的同事打来的。
现在所有的报告都表明,女死者头部的於痕,正是杨超的挥击所造成的,那么,她的死,杨超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老李走后,萧晓白一个人在办公室转了好几圈,实在九_九_藏_书_网坐不下去,出了门,一个人开车赶往交警支队,小朱和小钱都出警去了,办一个盗窃案。
这是关于杨超伤人的痕迹报告,上面的所有证据都表明,杨超曾使用该挎包击打过女死者。
是啊,每个人都有妈妈,但是,那个女孩子的母亲,她的痛苦又要有谁来承受?
这下可把老婆给气坏了,老李直接被赶出家门,昨天晚上跑到旅店窝了一夜,今天早上刚一上班,就被萧晓白给堵上了。
通过外形对比,女死者头部的淤痕形状和痕迹科同事通过类似挎包装进罐头之后,挥击造成的人体伤痕对比是完全一致的。
在挎包的背带上提取的表皮细胞,通过DNA检验,都属于杨超所有,这表明,这个挎包是杨超所经常使用的,而且他新近用过这个挎包。
现场发现的玻璃杯,上面的唾液提取物,也属于杨超所有,这说明这个杯子是杨超所使用的。加之在杯口的缝隙内还有糖分和蛋白物残留,说明这个杯子曾经装过罐头,也九九藏书证实了这是杨超在挎包中装这的罐头杯子。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散了,这一切,到底该由谁来买单?
这可是请动了尚方宝剑,老婆这两天根本就没给他好脸过。老李人这个人也是个犟筋,他认定的事情,就是不答应,不管自己老婆怎么说,他就是不同意侄子再跟着自己,他撂下了一句话:“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当法医,没门!爱去哪儿当去哪儿当。天南市的法医,他就别想干了。”
萧晓白合上检验报告,仰头看着窗外纷扬的雪花,久久说不出话来。
老李看了萧晓白一眼,小伙子有些着急,两眼通红,一看就是昨天一晚上没睡好,头发也乱蓬蓬的。
“已经送去了。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其他方法?”
难道对方没有下过毒?司机的抽搐是病理性行为?还是对方用了不为人知的手法?
“小萧,你的那个案子的证物检测报告出来了。要不要我给你送过去?”
在大巴车上忙碌了半天,萧晓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他并没九*九*藏*书*网有找到自己想象中的毒物,或者氰化物这些东西。车厢里因为车祸的破坏,血迹到处都是,挡风玻璃早都破了,这两天又不停的下雪,司机座位上落满了雪,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毒物痕迹。
萧晓白站在大巴车上,思前想后,就是想不明白。
“你有没有提取血液?先送去一份鉴定有没有毒物,提取血液是不违反规定的。”
“我现在还在外面,这样吧,我这会儿赶回去,反正这边已经忙完了。”萧晓白放下电话,看了一眼车内的情况,一片狼藉,叹了口气:回去吧,这里也弄不出什么来的。
萧晓白站在司机的位置旁边,按照录像上那名乘客的动作,重新演示了一遍,他并没有发现这中间有可以下毒的时机。
“哪个案子的?我没有接到通知啊?”老李对萧晓白的要求有些奇怪,一般来说,解剖这些事情,是统一安排的,个人是不能进行这样安排的。
“老李,这边要你帮个忙,有个尸体需要你解剖,我怀疑他死于毒物,但是没有证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