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章 哀鸿遍野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二章 哀鸿遍野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冯铭江张望了一下,他看到后排的地面上,好像伸出一只脚。
冯铭江轻轻的朝翻倒的两辆车走去,他想再去检查一遍,是否还有没有解救出的伤者。
忙完了这些,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冯铭江捻了一下指头,上面黏糊糊的,这是在帮忙时,沾上的伤者的鲜血。其实说是感觉黏糊糊的,也只是一种心理感觉而已,因为自己的手,早已木的不成样子了,根本没有一丝知觉,在寒风中冻得跟木头一样冰冷。
“有人吗?”他喊了一声,对方没有回答。
冯铭江一愣,在他的记忆里,指挥中心并没有这样正统的发布过通告,一般都是说一下,哪里有了交通事故,就赶过去处理了,像这样正统的通告,他是第一次遇到。
留下的轻伤员,坐在附近围观人群送来的凳子和垫子上,早已有好心人为他们撑起了伞,给他们披上了大衣。
叹了口气,冯铭江停好摩托车,摘下腰间的对讲机:“指挥中九九藏书心,指挥中心,我是三队,我已赶到现场,情况十分严重,请求紧急支援,请求紧急支援。”
他走了过去,原来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穿的十分单薄,在后排的地面上蜷缩成了一团,看样子是早已死去了。
所有的伤者都有些呆呆的,他们被自己经历的一幕吓傻了,只是不停的在寒风中哆嗦,不知道到底是冷的,还是被吓得。
下这种大雪的时候,能见度低不说,因为道路上雪水减少了摩擦力,使得汽车刹车不灵,而大部分司机,又缺少大雪天出行的驾驶经验,很容易出现追尾事件。
两个司机倒是很配合的,毕竟大过年的,谁都不想太闹腾。中国人对春节看的十分重,过年的时候,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最好不过的。
冯铭江把手里的笔放在嘴里哈了口气,开始书写手中的责任鉴定书,这是他今天开出的第五张责任鉴定书了。
从远处传来了警九*九*藏*书*网笛声,其他的同事也赶到了。冯铭江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和鲜血,心中一阵不忍。哎!这个年,对很多人来说,恐怕是不好过了。
大巴车的车门那一块,已经被消防队的官兵割开了很大一块,因为冲撞的缘故,车门完全被扭曲堵死了,根本无法打开,所以,在刚才营救时,消防队的官兵用工具直接把整个车门割掉了。车门也被扔在了路边。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着,除了割开车门时喊着要工具,抬伤员的时候,叫着让大家让开,所有的人几乎都是沉默的,现场只有女人和孩子们的哭喊声。冯铭江的脑海里,不停地翻着一个词——哀鸿遍野。
他赶忙戴好头盔,跨上摩托车,鸣起警笛,朝出事地点赶去,腰间的对讲机,不停的响起其他同事的回答声。
冯铭江走上了车,车厢内一片狼藉,苹果、桔子、香蕉这些水果,满地都是,地上散落着各种零食,和玻璃碎片混在一起,沾满99lib.net了血迹。车厢里弥漫着难闻的汽油味和血腥味儿,还夹杂着长途汽车特有的脚臭味。
“那就这样吧。年前有空就年前赔偿,没时间办理就年后赔偿,或者私了也行,都大过年的。”冯铭江交代了几句。
车上的行李,也散落了一地,大包小包的,都在地面和走道堆着。刚才有人要上来拿行李,被冯铭江拦住了,车祸时趁火打劫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所以,在事故没有处理完毕时,所有人都是不许动行李的。
大巴显然是从南方的某个城市出发的,因为大部分乘客穿着的衣物,明显是南方的冬衣,起不到丝毫保暖的作用。
受伤的孩子在拼命的哭着,还有几个孩子,直接被甩出了车外,躺在冰冷的雪地上,鲜血把身体下的雪地都染红了一大片。冯铭江知道,被甩出车外的孩子,已经凶多吉少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冯铭江的脑子似乎是一片空白的,他只记得自己忙着跟同事疏九-九-藏-书-网散附近的交通,忙着为赶来的救护车和消防车开道,忙着帮忙把一个个伤员送上救护车。
哎!又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冯铭江蹲下了身子,想看的更仔细一些。
两名司机忙不迭的应着,其实这两位都准备私了来着,只不过冯铭江刚好处理完上一起追尾事件,恰好路过,就顺便处理了一下。
正在这时,冯铭江腰间的警用对讲机响了:“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这里是指挥中心,六一路与阳光大道交叉口,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附近的单位请尽快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再次重申,六一路与阳光大道交叉口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请附近单位尽快赶到。完毕。”
冯铭江是一名老交警了,虽然只有三十多岁,但是已经做交警十多年了。今天的雪下得太大了,这种天气,是交警最忙碌的时候。
六一路上的车辆,已经堵成了长龙,很多司机都打开车门,站在雪地里朝这里张望着。
一辆长途大巴,撞九_九_藏_书_网在了一辆小学的校车上,校车被撞出去十多米远,直接翻倒在地,车身被撞扁进去好大一块,车窗玻璃全部都碎掉了,鲜血满地,地面的积血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伤员太多了,指挥中心又紧急抽调了一批,才把所有的伤者送进医院,因为伤者太多,所以,他们只能将伤势较重的乘客和孩子们先送上车,而轻伤的乘客,都还暂时留在原地等待下一批救护车。
虽然知道是恶性交通事故,心理早已有所准备,但是赶到现场,冯铭江还是被现场的惨状吓了一跳。
忽然,他发现了什么,急忙掏出对讲机:“指挥中心,指挥中心,车祸现场发现女尸,死亡原因不明,请求刑警介入,请求刑警介入。”
长途大巴也好不到哪里去,前面的挡风玻璃已经全碎了,司机和前两排的乘客,也都甩出了车体,躺在冰冷的雪地上。有两个满头都是血,看样子,估计也是够呛。
漫天飞舞的雪花,映着红色的警灯,恍如纷飞的樱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