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一章 生死两秒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一章 生死两秒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哥,那你今年回家不?”小钱这么一问,小朱也凑了上来。
扔雪球的几个孩子放下手中的雪球,吐了吐舌头,飞快的钻上车,生怕被司机大叔抓到了,司机大叔是个大好人,但是他的无敌挠痒手,是每个孩子都害怕的。
“去你的,钱串子,上次去过你家了,这次说啥也论到去我家了,你要敢跟我抢,我就跟你练练。”小朱一听小钱这么说,马上就急了。
李勇走了,早在一个月之前,就被远在南方的姑姑接走了。送他上火车的时候,李勇抱着萧晓白的脖子死也不放手,一个劲的哭,搞得送行的一帮人,都跟着掉眼泪。
“瞎扯,人家要是没犯事,你抓人家像什么话?你这话要是让上面领导听到了,你又该写小楷了。别乱说。今个二十二了,明天就二十三过小年了,熬过这几天,就可以轻松一下了。”萧晓白叹了九_九_藏_书_网一口气。
“算了,别争了。过年我一个人在家过吧。”
“都坐好了吧?坐好了咱就出发咯。”司机一声招呼,发动了汽车。
鲁师傅开车已经有二十多年了,他是圈内交口称赞的好司机,他的违章记录,几乎为零,开车一向也是十分稳。
今天是阴历二十二,是大部分孩子们最喜欢的日子,因为今天,是领取通知书,正式过寒假的日子。不过,快乐并不属于那些拿到通知书就要挨骂的孩子。
不过今天,他老是觉得有些心绪不宁,从后视镜瞄了一眼在后排打闹的孩子,鲁师傅会心的笑了,这帮孩子,可真够可爱的,特别是后排坐着的那个小胖,最捣蛋了。今天是今年最后一次开车了,今天把孩子们送回家,就可以好好过年咯。
站在街口一个有利的观察点,萧晓白三个人,一边跺着脚搓九九藏书着耳朵,一边在聊着天。
鲁师傅搓了搓手,今天的天可真够冷的,他回头看了一眼孩子们,那帮小毛孩,还是闹个不停。
正在这时,斜地里,一辆长途大巴对着校车猛冲了过来,鲁师傅急忙发动汽车,想要躲过去,已经晚了。
“死串子,回头再收拾你!”小朱压低声音恶狠狠的说道。这一次,小钱没有回嘴,低着头不吭声。
“萧哥,走,咱去商业街那块转转,说不定能抓到俩小偷,老这么守着也不是,咱们去活动活动。”
“哎,没办法啊!快过年了,小偷也多,越是过年,越是多,局里这样的安排,也是没办法,反正现在我们也没什么案子。”萧晓白哈了一口气,鼻子冻得通红。
外面的风雪很大,鲁师傅开得很慢,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了,下雪的时候,车子跑得太快的话,刹车和转向九-九-藏-书-网都很不容易控制,速度过快,很容易产生车祸。
在六一路和阳光大道的十字路口前,鲁师傅将车停了下来,红灯亮了,虽然刚才还有两秒钟的绿灯,但是自己的车上,都是孩子,宁愿等一下,鲁师傅也不愿争那两秒钟的时间。
只听到“嘭”的一声,鲁师傅觉得自己被重重的抛起,撞在车顶上,又落了下来,一阵剧痛袭来,他失去了知觉。
南城第一中心小学的校门外,正停着一辆校车,大部分的孩子,正欢笑着背着书包往车上走,还有几个顽童正在用雪球互相打闹着,一个不小心,坐在驾驶位上的司机,也中了一记雪球。
纷飞的大雪中,三个穿着大衣的男人,低着头,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今个这风也太大了吧?这要是守到晚上,还不冻死了?”小钱一边哈着手,一边埋怨道。
“那可不行!”小朱和小钱一
九*九*藏*书*网
齐说道。
“回不了啊!初一恰好轮到我值班,运气太差了。”萧晓白一声长叹,他并不是天南市的人,他的老家,离天南市有几百公里远,而且有一半是山路,坐车回家,需要近一天的时间。
“其实叫我说啊,那些小偷咱都知道,都是那几伙,来来回回抓也就是他们那帮人。想要让过年的时候安生,干脆全都给抓起来,过了年再放出来,或者干脆全给抓进去不放出来了,这叫什么来着,一劳永逸。免得被那帮兔崽子祸害,咱们也少跟着挨冻。”小钱愤愤的说道。
“嗯。行,走吧。”萧晓白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小朱没有应声,朝他使了个眼色,小钱一看萧晓白,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回来之后,萧晓白沉默了好几天,这一段时间差不多给忘记了,这下可好,小钱又提起了这个茬。
“我说也是,这么冷的天,哪里还有多少99lib.net小偷出来作案啊?局里人手不够,也不至于把咱们都给拉来抓贼吧?可冻死我了。”小朱也不住的埋怨。
“小勇送走了,你一个人住那个破房子,过年有啥劲儿?去我家过年!猪头,要不咱俩石头剪刀布,谁赢萧哥年三十去谁家过,行不?”小钱拉着小朱就要开始划拳。
北国的冬,虽然来的很早,但是对于大多数北方人来说,没有大雪纷飞,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冬季。
今年天南市的第一场雪,终于在临近春节时,纷纷扬扬的落下了。
“练练就练练,我还怕你了?”小钱倒是不甘示弱。
“三十去我家过!我爸我妈现在还念叨你呢。”小钱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劲。
“小坏蛋!看我不把你小鸡鸡拽下来!”司机大叔恶狠狠的说道,不过这对孩子们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因为所有的孩子都知道,司机大叔是一个大好人,他只是吓唬吓唬自己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