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九章 民事诉讼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九章 民事诉讼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李珂抱着瘫软成一团的妻子,一边安慰,一边发愁:又是要钱,这日子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萧晓白愣愣的站在那里,脑袋嗡嗡的响,直到苏洁离开才反应过来,拿着桌上的钱追了出去:“苏女士,你的钱给多了!”
“算我借你的,等你有钱了,我会找你要的。”苏洁把头伸出打开的车窗,朝萧晓白嫣然一笑。
“行啊,萧哥。你这么快就把富婆泡上了?”小钱一脸坏笑的过来挤兑。
“这张是我办案时做实验买的猪肉的收据,局里不给报销……您看,您能不能给报了?”萧晓白的脸涨的通红,“实在是没钱了,到下个月发工资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算我借您的也行。”
钢筋的截口痕迹对比很快就出来了,跟现场发现的钢筋截口痕迹是一致的,水泥的成分检验暂时没
http://www•99lib•net
那么快出来。不过按照现在的证据来看,周晓和陈盈盈确实是死于意外,而不是人为。
苏洁一边说,一边打开自己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支票:“这是给你的辛苦费,拿着吧。”
“苏女士,我很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只是做了自己份内的事情,这些钱,我是不能拿的,所谓无功不受禄。”
阳台上的三个警察终于忙完了,朝客厅走了过来,李珂有些紧张,他抱紧了妻子,生怕再也见不到妻子了。
“正当?能成为富豪的,有多少敢说自己是清清白白的?算了,反正人都死了。我也懒得再管了。”苏洁倒是看的很开的样子。
当萧晓白将结果告诉苏洁时,苏洁依然是一副冷静的面容,听到自己的丈夫是死于意外,
九九藏书网
而且死于一种几率很小的力学情况,她居然有些感慨。
“啊?!不要啊!萧哥,我错了还不行么!”小钱一声哀嚎。
“您打算怎么剩余的事情?包括对那对夫妻的起诉……他们看样子也不是很富有,我希望您能不能高抬贵手,在索要赔偿时,稍微考虑一下他们的经济能力?”
后来,苏洁一直没有对李珂一家提出诉讼,在陈盈盈的父母在来到学校办理手续的时候,她还委托学校,以个人名义赔偿陈盈盈的父母十万元。按照她的说法,没有他丈夫的胡作非为,陈盈盈是不会死的,这只是为了赎罪。
“您说的太客气了。不过,我这里还真的有一点事情需要您的帮助。”萧晓白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为难。
苏洁有些惊诧,过了很久,才把支票收回去。“萧警官,藏书网你的为人让我十分的敬重,谢谢你!”
“我还有一个问题。”萧晓白似乎有些为难。
“这种情况的具体判罚,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假如你们认错态度好,对方也不会要求赔偿很多的。”萧晓白安慰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苏洁接过收据,看了很久,没有说话。忽然,她走到萧晓白身旁,踮起脚尖,在萧晓白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喜欢上你了。”
“请说。”
离开了景蓝小区,萧晓白三人赶回了市局,将在李珂家采集的水泥样本和钢筋都交给了痕迹科的同事。
“不用那么紧张,高空坠物,不用负刑事责任,这属于民事责任的范围,对方最多要求你赔偿一定量的金额,放心吧。看你们两个,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年轻的警察对着李珂笑了笑。
“什么http://www.99lib.net事?尽管说。”
“萧警官,你相信报应之说么?”
至于沈莱去找苏洁的事情,是因为沈莱天真的以为,自己告诉苏洁,他和周晓是同性恋人,就能和周晓长相思守,结果,反而使周晓产生了离开他的念头。这一切,被一个八卦周刊的摄影记者拍到,后来,苏洁花了一大笔钱,将照片买回。
苏洁的眼中一下子充满了鄙夷之色,原来刚才的假清高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利益。“说吧,要多少?”苏洁打开了提包。
“对了,萧哥。好像以前痕迹科同事说钢筋上还有个陌生血迹吧?”小钱忽然问了一句。
“说实话,我不怎么相信,但是我觉得,人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过话说回来,您丈夫的产业,都属于正当产业吧?您为什么这么说呢?”萧晓白感觉有些奇怪。
“你找死是吧?!99lib•net好!你借给我的那两百块不还了。”
听了萧晓白的话,苏洁盯着他看了很久,才开口道:“萧警官,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作为一名警察来说,你的心肠太软了。好吧,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车子开走了,萧晓白还愣愣的站在那里。
李珂抱着自己的妻子,脑子中无数的念头闪过,甚至杀人之后逃逸,他都想过,不过看着阳台的三个警察,各个都是年轻力壮,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
“也许是装修师傅在工作时不小心弄伤了手造成的吧。到时候再问一下那户人家不就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李珂松了一口气,原来不用坐牢的,怀里的妻子,已经软软的要跌倒了,李珂赶紧抱着妻子,把她扶坐在沙发上。
“是关于钱的事情……”萧晓白不好意思的笑了。
至此,这个诡异的案子终于告一段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