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八章 装修有罪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八章 装修有罪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年轻的警察耸了耸肩:“正对你们家阳台的位置,在二楼的高度,有一盏路灯,路灯的钢铁支架,让钢筋在落下时改变了方向。而路灯因为撞击,也坏了,楼下的用户报修路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上楼来的时候,已经查看过了,路灯的钢铁支架上,掉了很大一块漆,而且,上面有钢筋击打、摩擦留下的痕迹。”
“你好!我是市局刑警队的,我叫萧晓白。楼下那辆宝马车的案子,你听说过吧?”年轻的警察朝李珂笑了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让李珂觉得亲近不少。
“离得远,就不可能是扔出去的么?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家的钢筋?为什么不是另外一家的?”妻子的声音越来越尖锐,越来越高,李珂隐隐的觉得,妻子好像知道什么。
看到妻子还要开口狡辩,李珂拉了她一把,妻子委屈的再次趴在他的肩头开始哭泣,这一次,是嚎啕大哭。
蹲在阳台上九九藏书忙碌的三个男子中,有一个人站了起来,走进了客厅。李珂看了一下,是一个年轻的警察,看起来倒是让人觉得十分亲切。
“钢筋是你不小心弄掉的?”李珂凑在妻子耳边,低声问道。妻子点点头,哭的更厉害了。
年轻的警察耸了耸肩,摇头说道:“也许你不知道,帮你们装修阳台的工人师傅,曾经拿钢筋拆过墙体的外围。他的手上沾有水泥和盐水,上面残留的成分,我们已经备案过,只需要从你们家阳台取样一些,我们就可以知道是不是你们家掉落的钢筋。”
“我们查过,这一段时间,这个方向的用户,有四家装修过阳台,但是,两家都在五楼以下,那个高度,是不可能造成钢筋杀死两人的后果的。而高楼层的用户,只有两家,另外一家的阳台,离路灯的方向很远。是不可能坠落到路灯上的。”
“这个……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藏书网
都是我爱人一手操持的。”李珂发现,妻子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楼上那么多家都在装修,你凭什么说是我们家的?”李珂忽然觉得,妻子的声音好像有些太过尖锐了。
李珂是一个普通的白领,今年刚好三十岁了,去年和自己相恋四年的女友结了婚,在景蓝小区买了一套房。因为需要供房,现在的工作压力更大了,生怕失去了现在的工作,上班由以前的胆小怕事变成了现在的唯唯诺诺,公司一有加班,他就抢着做,只为多挣那么一点可怜的加班费。
“听说过,不过整天忙着上班挣钱,没有时间理会过,怎么了?这个案子不会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吧?我和我爱人可都是奉公守法的,那两个人我们连听说都没有听说过。”李珂有些紧张,他感觉肩上伏着的妻子身体在微微颤抖。
“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在我家?”李珂的血一下子涌到了99lib•net头顶,他快步走进了客厅,来到妻子身旁,妻子已经伏在他的肩头,开始嘤嘤的哭泣了。
“警……警察……”妻子一边哭,一边回答道。
“是啊!这个破开发商,阳台设计的太不合理了,我想把阳台这里改造一下,夏天可以乘凉,冬天可以晒晒太阳之类的。怎么了?我装修的时候,跟物业上说过,他们也签了有证明的,我这里是合理的。”李珂有些激动,他看出来了,这三个警察好像对他家的阳台上的东西好像有些疑问。
他忽然觉得好恨,恨该死的开发商,恨这帮该死的警察,还有楼下那盏该死的路灯。
“还有就是,截断钢筋的时候,因为老虎钳刀口的不一样,会在钢筋上留下不同的咬痕,这也是具有特殊性的,就跟人的指纹一样。到时候局里会提供相应的检测报告,假如你们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
“还有,不同批次生产的钢筋,他的杂质成分也99lib.net是不一样的,放在不同的地方,他上面的铁锈和氧化度也是不一样的。这些,我们都是可以提供检验报告作为证明的。”
“你不要激动。”年轻的警察摆了摆手,“你家装修阳台的时候,总共剩余多少根钢筋?你记得么?”
李珂听了这句话,一下子懵了:警察来干什么?我可从来没犯过什么事啊?!
电梯一层层的停着,电梯里的人也越来越少,李珂有些烦躁,自己家住在最顶楼,当初是为了省那点钱,但是现在发现,坐电梯的时候每次都烦的要死。该死的开发商,楼顶的隔热层也没有铺好,夏天屋子里热的跟蒸笼一样,开空调都没多大用。
终于到了顶楼,电梯里只有他一个人了,李珂走出电梯,却看到自己的家门大开着。妻子站在客厅里,有些手足无措,阳台上几个男人正在忙碌着。
“啊?!”李珂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妻子杀了人?
妻子忽然离开了自己的肩头,
九_九_藏_书_网
站直了身体,转身对着那名警察:“假如钢筋是从我们家楼上掉下的,那也只是落在楼下的地面上,怎么可能跑出去那么远,在停车场串死两个人。”
其实女性有些时候,比男人更加坚韧,越是遇到危险和困难时,她们反倒越是镇静。
“宝贝儿,怎么回事?这些人是干什么的?”李珂拍着自己妻子的肩膀,安慰道。
“你们家,前一段时间是不是在装修阳台?”年轻的男子没有回答李珂的疑问,反问了一句。
李珂觉得手脚都冰凉了,一下子两条人命,妻子是铁定要坐牢的,这可怎么办?以后这日子该怎么过啊?
说完这些,年轻的警察朝阳台走去,李珂这才看明白,阳台上的两个警察,正在地面上收集着残留的水泥,他们还拿到了阳台剩余的一根钢筋。
“我们怀疑,案发现场杀死两人的钢筋就是你家阳台放着的,而且,也正是你妻子的疏忽,让钢筋从阳台落下,才造成两人被杀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