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五章 聪明女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五章 聪明女人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那个不一定,女人有时候做事是没有逻辑的,有时候又很傻,特别是恋爱中的女人。”小钱有点咬着不放的感觉。
萧晓白让保安将小区出入口的录像调了出来,仔细的查看,与上次一样,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现象,录像显示,周晓的宝马车是在夜间十一点二十三分开进小区的,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在他的宝马车进入之后,没有发现有其他车辆跟踪进入的情况。他的车,是那一夜最后一个进入小区的车辆。
“钱串子,你去死!”萧晓白在小钱的肩膀上擂了一拳,“别乱说!那个女人很聪明,她不会做这种傻事的。周晓没死,他的产业就会继续经营下去,财富会越积越多,而相对的,苏洁的财富也会越来越多。杀死周晓,对她来说,是没有好处的。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周晓?周晓是谁?”工头有些不明白。
萧晓白在现场溜99lib•net达了大半个小时,也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从宝马车停放的位置来看,投掷钢筋的地方肯定是停车场与住宅区前的那块空地。
“工地上基本上没有盘点过,我们偷的量又不大,每次就那么一点,他也查不出来,而且工地上管建材的就是黑子,他在每天用料里面多报一点,几天就把材料数弄平了。”孙青的话,可把旁边的工头给气坏了,打电话想叫人把黑子也抓起来,但是那边的人告诉他,黑子已经跑了。
孙青很快交代了犯罪事实,不过,他却并不是杀死周晓和陈盈盈的凶手。
景蓝小区内,萧晓白三人在停车场的案发现场来回转悠着。
“哦!”萧晓白点了点头,路灯是昨天晚上坏掉的,应该不是凶手为了行凶而提前破坏的。
“那边怎么回事?”萧晓白无聊的问了一句。
前天晚上,两人再次合作,把九_九_藏_书_网几十袋水泥用车拉走,卖给了建材行。
“不知道,昨天晚上吧?昨天晚上住户投诉说楼下的路灯不亮了,让我们报修,我当时以为是灯泡闪了,结果换了也不行,才知道是线路出了问题。”
“恋爱中的女人?”萧晓白一下子愣住了。
思前想后,萧晓白决定,再次回到景蓝小区的现场,看是否能从中找到线索。
兜了一个大圈子,萧晓白才知道,自己原来找错了方向,周晓是不可能与建筑工人结仇的,但是,周晓又是被什么样的人所杀害的呢?投掷钢筋杀人的方式,也太过怪异了一些。
“吃饭的事情再说。我问你,你们工人中间,有没有什么关于周晓的什么小道消息或者传闻?有没有听过他跟谁结仇之类的?”
萧晓白托着下巴琢磨了半天,也没有个头绪出来,就从治安亭走了出来,活动了一下身体,四下张望了一下。
http://www.99lib.net这个应该不会,苏洁的反应是过于冷淡了一点,但是我相信她并不是凶手,她在一开始,并不知道周晓的死讯。从我打电话开始起,她的反应并没有异常现象,而且,她也不像是那种野心勃勃的女人。”
“萧哥,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女人了?要不然你怎么会那么相信那个女人不是凶手?”小钱一脸坏笑。
据孙青交代,他和自己的好朋友,也就是黑子,两人利用值班时的便利,偷偷将工地的部分建材偷出,然后低价卖给废品站或者附近的建材行,前前后后总共得到赃款大概有几千元。
原来,建筑公司只管承包项目,工人只是为建筑公司服务,是不知道建筑项目的产权这些问题的。
情况都弄明白了,但是萧晓白三人却高兴不起来,周晓的案子依然没有线索。
“你说会不会是周晓的老婆买凶杀人?我看过国外的一个法制节目,他们
九_九_藏_书_网
说,假如死者是死于谋杀的话,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是配偶所为。”
靠着停车场附近的那一栋住宅楼下,两个工人正站在梯子上,修理路灯。
听了这些,可把旁边的工头给气坏了,要不是看萧晓白几人在场,估计早就上去揍孙青了。
工头见萧晓白他们帮忙揪出了工地的内贼,十分的高兴,拉着萧晓白非要让一起吃中午饭。
案发现场的警戒隔离带已经撤去了,这里已经被人打扫的干干净净,地面上的血迹也已经被清洗干净。
“哦!这样啊。这您可就不知道了,我们这些搞建筑的,只是按照上面的吩咐做,让我们在哪里动工,我们就在哪里动工,这些都是我们建筑公司的事情,至于这个项目是谁的,这个事情我们可不管,我们只管盖房子,盖完结清走人。周晓我们不认识,我们只认识张爷。”
“谁知道呢!这个案子现在看来是没有线索可追了,手头
九-九-藏-书-网
能用的线索,我们都追查过。问题是现场发现的唯一能用的线索就是那根钢筋,但是单靠那根钢筋能查出来什么呢?哎!发愁啊!”萧晓白叹了口气。
又仔细的观看了一遍录像,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线索,萧晓白三人离开了景蓝小区。
“什么时候发现路灯不亮的?”萧晓白似乎想到了什么。
“哦,没事,路灯坏了,昨天晚上用户投诉的,也没见灯泡坏掉,好像是线头接触不良。”
“周晓就是这个酒店的主人啊!这个项目是他投资的。”萧晓白看到工头的反应,也有些惊讶:怎么连自己是为谁服务都不知道?
“萧哥,这个案子不会也这么悬起来了吧?”小钱问道。
“你这样偷建材,就不害怕工地在盘点建材时被发现?”小钱有些奇怪的问道。
据值班的保安描述,他们也没有发现那一天晚上有什么可疑的陌生人进出,不过公园内的情侣,他们倒是没有怎么注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