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四章 斗殴事件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四章 斗殴事件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别价,咱有话好好说,我说还不行么?!”小工头赶紧拉住了萧晓白。
“真的没有了,就这一次都够我怕的了。”工头把钱攥在手里,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真的没有?”萧晓白还是有些不相信。
“没有,要是真的有用钢筋打架,那还不出人命了,假如有这种事情,不用您来找我,我也要打电话报警了啊。”
坐在车上,萧晓白依然有些心神不定,那个莫名的预感依然困扰着他。萧晓白有一种感觉,真相离他只有一线之隔,而且就在自己的眼前,但是,他却不知道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
“萧哥,到了。”小朱的话,将萧晓白从沉思中唤醒。
“谢谢。”萧晓白接过了安全帽的一瞬间,仿佛想到了什么,愣了一下,却又想不起刚才想到了什么。
这里是市区的繁华地段,所以,建筑公司在四面加上了围墙,而且在尚未完工的楼体外围满了防护网。
愣头青的名字叫孙青,是一个二十九九藏书岁左右的年轻小伙子,浓眉大眼的,头发又黑又粗,像刚针一样竖着,一看就是脾气暴躁的那种人。
“前一段时间打架的是你吧?你前天晚上在哪里?”
“我可不是跟你闹着玩的,这可牵扯到两条人命,你要是不愿意配合,那也行,等我申请了搜查令,大家停工慢慢检查。”萧晓白一边说,一边假装转身离去。
车在一个繁忙的建筑工地前停了下来。
萧晓白话音刚一落地,孙青就像一个受惊的兔子一般蹿了出去。“抓住他!”几个人赶忙追了上去。听到喊声,周围的工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张望着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来到了高架前,工头指着上面的那个人影:“就是他,愣头青。”工头将手拢成喇叭状,对着上面喊了几声,愣头青慢慢的爬了下来。
孙青跑得飞快,他十分熟悉工地的环境,而萧晓白几人,在工地里跑起来有些战战兢兢的,工地四处堆放的钢筋九-九-藏-书-网,让萧晓白几人有些放不开手脚,眼看距离越来越大,孙青就要跑出工地了。
从周晓家出来,小朱开着警车驶向二环路北区路段。
“这个人是头被孙青打破的那个人的老乡,当时就跟孙青干了一架,没打过,这次算是报仇了。”工头解释道。
“你们这里最近有没有什么打架斗殴的事件?有没有人打架时打伤了头部或者打破鼻子、嘴唇之类的?”
“拿着,给兄弟们喝茶用的。这事是个小事,就这么算了吧。”原来工头把他们当成来要钱的了。
“没有。这里最杆子的就是愣头青了,他都不敢拿钢筋打架,其他人还有谁敢?”工头信誓旦旦的说道。
孙青一下子跌出去老远,趴在地上爬不起来,小朱和小钱已经赶了上去,把他拷了起来。拉起来一看,手脚都蹭掉了一层皮,鲜血直流。
“有没有用钢筋打架的事情?”
“哦!”萧晓白点了点头,转过身盯着孙青,“滋味
99lib.net
不好受吧?老实交代,你前天晚上到底在哪里?都做了些什么?”
工地里站着几个工人,看到萧晓白三个人,都有些奇怪,好奇的张望着,不过他们依然忙着手中的工作。
萧晓白摆了摆手,将对方递过来的香烟推了回去,道:“我不管是你们公司是哪个爷管的,少拿这套来压我。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来也不是找茬的,只是有些情况需要了解。只要你配合,很快就会结束的。”
踹倒孙青的也是一个小伙子,过来对着孙青的脚下吐了一口唾沫:“该!”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样的,前一段时间呢,是有两个工人因为平时抬杠打了起来,有个家伙是个愣头青,拿起砖头把另外一个的脑袋就给开了,还好伤的不重。大家赶紧给送医院了。这个愣头青一看把人脑袋给打破了,自己也害怕了,愿意出医疗费,我就出面把这个事给私了了,也没往上报,谁知道你们那么快就知道了。”小工九_九_藏_书_网头说完,就开始在怀里掏出钱包,准备往外掏钱。
“走吧,一起过去。”萧晓白三人跟着工头朝楼体外的高架走去。
“找我啥事啊?”孙青看起来有些紧张。
按照苏洁(周晓的妻子)的描述,周晓的产业主要是酒店服务业为主,生意上没有听说与谁有过竞争之类。他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玩乐上,酒店也是以股份的形式管理。
萧晓白把钱塞了回去:“我们是来调查情况的,不是来要钱的。你要是再敢这样,我真把你扭去公安局。行了,继续说,除了这一件打架的事件,有没有其他的斗殴事件?”
“你干嘛?”萧晓白有些迷糊。
“走,带我们去见见愣头青。”
“老实交代,你前天晚上到底在干什么?”
这时,从围墙边冒出了一个人,对着孙青就是一脚:“让你跑!”
工头给三人每人拿来一顶安全帽:“来,带上,高架上有时候会掉落一些混凝土,带上这个保护一下头部。”
萧晓白查看了一九-九-藏-书-网下地图,这个施工工地离景蓝小区不远,大概有几站路的样子,从距离上讲,凶手是可以到达的,看来这个施工工地的嫌疑很大。喝了一杯茶,和苏洁客套了几句,萧晓白三人就起身告辞离开了。
“想起来了吧?想起来了就快说吧。”
“他还在高架上,我去帮您叫。”
有一个像是小工头的中年人,看到萧晓白他们,赶紧走了过来,递上了烟:“几位有什么事情?咱这里是张爷名下的建筑公司,有什么事尽管说。”
他在房地产几乎没有涉足,在二环路北段的那一块,他曾经买下过一块地皮,正在兴建一个酒店,预计到明年三月份完工。
“看您说的,我们这里都是一些工人,谁没事了乱打架啊,假如有,也是闹着玩的。”
“行,听您的,有什么事我一定配合。”
“前天晚上轮到我跟黑子值班,看工地,在工地睡了一夜。”孙青回答的时候,萧晓白注意到,他的两个手摸着裤兜上的布,不停的搓着,有些微微发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