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三章 建筑工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十三章 建筑工人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结果怎样?”萧晓白一下子来了精神。
假如凶手真的是一个建筑工人,那么,他又是如何跟踪周晓的?又是如何躲开景蓝小区保安的注意进入小区的?
坐在车里,他在思索这件事情的可能性:一个民工,长期从事重体力劳动,他的力量可以达到运动员的水准,假如他受过基础的体育教育,投掷标枪也应该是会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是菜鸟和外行的缘故。同样,钢筋的来源也很容易解释了,建筑工地,会没有钢筋么?
萧晓白挂断电话,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市局。
想了想,萧晓白加了一句:“对了,把车钥匙给我,我去院子里的车上等你,你叫上小钱,我们去周晓家里走一趟,去了解一下他最近的行踪和商业上可能存在的纠纷。也许还要去他名下的工地走一趟。”
假如通过这些途径来排查,存在相当大的隐患和困难,因为这些人群并不是明确的,而且,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这99lib•net样的排查是存在很大风险的,容易产生错误判断。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萧晓白的脑子有些乱:下一步该如何做呢?又要从哪里下手来锁定凶手呢?标枪项目的田径运动员?还是周晓的商业对手?或者陈盈盈的爱慕者、情敌?但是这些,又该如何去查找呢?
“还有,钢筋的前段,有一个金属棒敲击的痕迹,因为插入了两人的身体,被血污沾满,所以,我们并没有注意到,痕迹科的同事说,这应该是同样的两根钢筋高速互击造成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检验报告在哪里?给我看看。”萧晓白也顾不上其他的了,一冲进来,就对着小朱说道,一边说,一边喘气。
景蓝小区是已经开发结束的小区,并没有施工项目了。那么,钢筋可能是他从工地带来的,他是如何避开他人的注意带着一根钢筋来到景蓝小区?
“小朱,你去跟张燕说一声,让她帮忙安排查一下九_九_藏_书_网各大医院的住院记录,特别是各大工地附近的医院。最近是否有人头部受伤,或者是工地是否有过打架斗殴事件,对了,鼻子被打出血的也算。重点调查对象放在景蓝小区附近地段或者是周晓名下产业的施工工地。”
“在这里,刚送过来的。”小朱把报告递了过去。
“喂,萧哥,痕迹科的化验结果出来了,刚才给我打了电话。”
不知过了多久,出租车到达了市公安局的门口,萧晓白从思索中惊醒过来,付了钱下车,急匆匆的跑进了市公安局。
“有没有判断出血迹是喷射还是滴落形成的?假如是滴落,相对高度是多少?或者是刺入留下的?”
萧晓白拿着车钥匙朝院子里停着的警车走去,他的心里依然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这个案子,他好像错过了什么。虽然现在重新有了线索,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一定忽略了某个地方。
“拿回来了,还在证物室放着,就等你来看呢。痕迹
www•99lib•net
科的同事在钢筋的前段发现一个击打痕迹和一道长长的金属摩擦痕迹。因为之前被血污盖住了,我们没有注意到。”小朱拿手比划了一下长度。
“痕迹科的同事说是在钢筋的尾部发现的,已经被清水冲过了,但是因为还残留少数的血迹,他们进行了检验,血迹与两名死者的DNA不符合,所以,他们也记录了下来。”
种种的疑问,在萧晓白的脑海里来回的盘旋,纷杂的想法,不停的冒出来。萧晓白试图找到一个合理的线索把这一切串联起来,但是却发现根本无法找到,一切线索都是支离破碎的。
萧晓白仔细看了很久,检测报告上所有的有用信息,小朱都已经在电话里告诉他了。唯一有一点遗漏的就是,钢筋打磨过的一头,里面留有少量的混凝土和石灰粉。
正想着,电话忽然响了。萧晓白看了一下,是小朱打来的。
“还有,痕迹科的同事,还在上面发现了一个陌生的血迹,九九藏书DNA检验,并不属于周晓和陈盈盈任何一个人,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拿着这根钢筋,跟同样手握钢筋的人搏斗过,而且,其中的某一个人,受过伤。”
“痕迹科的同事用试剂检测出血迹,按照血迹的形成方式,应该是滴落形成的,相对高度在五十厘米左右。”小朱想了想,回答道。
想了一下,萧晓白放下了手中的报告。
“陌生血迹是在那里发现的?痕迹科的同事说了么?”萧晓白向小朱问道。
这一次去建筑工地寻找线索,是否能够成功呢?萧晓白有些忐忑。这个案子虽然刚刚接手两天,但是,却处处都透着不对劲。凶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走,去看看。”
假如按照击打痕迹和金属摩擦痕迹来看,握痕是不对的,因为没有人会反手拿武器跟人击打。那么,就是说,握痕是投掷时留下的。
“那个握痕,是因为对方手上有盐水和微量混凝土,所以在钢筋上留下了手掌的痕迹。我问过,盐水九九藏书的比例恰好是为了防止混凝土上冻而调和的,对方很有可能是建筑工地的工人。”
“那根钢筋拿回来了没有?”
但是有一点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杀周晓和陈盈盈?难道是周晓拖欠了建筑工人的工资?陈盈盈作为一个大学生,与民工结仇的可能性很小。而且,钢筋上的击打痕迹和陌生的血迹,表明这名建筑工人曾经与人搏斗过,那么,又是在哪里搏斗的?
证物室里,萧晓白带着手套,重新拿起了那根钢筋,钢筋上的握痕,被痕迹鉴证科的同事稍微刮去了一点,但是整体还是存在的。
萧晓白按照钢筋上的握痕,把手握在了钢筋上,然后将打磨过得尖端对准前方,这依然是投掷的方式,与之前的推测没有任何相差之处。
萧晓白拿起钢筋,将钢筋当成长棍朝前举着,比划了一下。假如钢筋的尾部有滴落血迹的话,那么,一定是靠近握钢筋的人身体附近形成的,再按照滴落的高度来推测,那么对方受伤的部位应该是在头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