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五章 骚扰短信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五章 骚扰短信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怎么样才算正常?大哭大闹?能够成为有钱人的老婆,她必然有自己的精明之处,想必她现在正在考虑的是,如何将财产划归自己名下。”
“萧哥,这个女的反应好像不大对劲?”小朱轻声对萧晓白说道。
但是真正面对造成丈夫死亡的伤口时,她显得有些害怕,又有些恶心的样子,手捂住嘴巴,显然是想吐。
停尸房里,面对自己丈夫的尸体,苏洁显得有些悲伤,不过她很快的控制住了情绪,要求看自己丈夫的伤口,她要确定死因。
“嗯,我看出你下辈子会成为比尔盖茨。”
平息下来,她提出了一个奇怪的要求:“我要看那个女人。”
稍微迟疑了一下,苏洁还是点了点头:“谢谢你!我收回刚才的话,并对你郑重道歉,不过我那句话还是有效,假如抓到凶手,只要是在我能力范围内的事情,尽管开口,我会帮忙做到的。”
萧晓白给她指了指垃圾桶的位置,她跑到九九藏书网跟前,干呕了好久。
在看到陈盈盈的尸体时,他一下子瘫软在地,半响说不出话来。
“天南市最大的酒吧啊!萧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小钱有些惊讶。
听完这些,萧晓白拿出陈盈盈的手机,把那个陌生号码抄下来,递给了许东:“知道这是谁的号码么?”
“我不管花费多大代价,我希望你能帮我找出凶手,只要找到凶手,我会给你一大笔钱作为报酬的。”苏洁说话很直接,她直接告诉了萧晓白自己的要求。
“查一下看看。”萧晓白说道。
一个美丽又丰腴的女子,带着少妇特有的成熟韵味,美丽的让人有些窒息,略带红肿的眼睛,更让人心生怜惜之感。
宝马车里的证物,都已经收集完毕,但是因为办案的需要,暂时还不能还给家属,只是按照程序,让她在记录上签下名字,等案子结了之后,会通知她来领取。
看完了尸体,苏洁要
九九藏书网
求跟萧晓白单独谈话。
现场差不多整理完毕的时候,周晓的妻子赶到了。她同样是坐一辆宝马车赶来的,不过不同的是,她不需要开车,有自己的司机。
“是谁?”
“会的,你会很快有钱的。”萧晓白一边翻着手中陈盈盈的手机信息,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苏洁的反应,跟他意料中的反应完全一样,虽然略显无情,但是按照现在的反应来看,苏洁不会是凶手,也不会是买凶杀人的主谋。
陈盈盈的男朋友名叫许东,是天南市体育学院的一名大二在校生,个子高高大大的,很强壮,假如不细看,还以为是一个走上社会多年的人,只不过他的眼睛里还带着稚气。他并不知道陈盈盈已经死了,还以为是抢劫之类的事情发生。面对萧晓白时,他不停的追问陈盈盈现在在哪里。
送走了苏洁,萧晓白坐在那里思索。
“A8在哪里?是干什么的?你们两个谁知九九藏书网道?”
小钱支支吾吾的讲完了现场发现的一切,包括周晓和一个陌生女子裸体死在同一辆车里的事实,有些不安的等待女子的反应。原以为她会呼天抢地的大哭,或者会因为丈夫的出轨而大骂,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女子只是平静的点点头,仿佛对方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在发件箱,萧晓白看到了陈盈盈的回复:“有本事你自己把他抢走,别整天发骚扰短信,我今天晚上在A8喝酒,有种你放马过来。”
萧晓白和小朱毫不犹豫的把小钱跩了出去。
昨天晚上,他跟陈盈盈吵架了,陈盈盈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当然是他们租的房子),而自己跟一个朋友一起出去玩了一夜。没想到今日就阴阳相隔。
“不错,是很漂亮,也很清纯。他就是喜欢这样的女人,略带青涩,是他最喜欢的。家花哪有野花香。男人都是这样。”看着陈盈盈的脸,苏洁一个人在那里喃喃自语。
车厢里,小钱99lib•net回头看了看跟在车后的宝马车,感慨的说道:“我啥时候能这么有钱就好了,再娶个同样漂亮的老婆,那才叫舒坦呢。”
“不是吧?这也太没有人情味了吧?”小朱有些惊叹。
“苏女士,我想说明两点。一、我是一名刑警,追捕凶手是我的职责,所以,追捕凶手的事情,我会竭尽所能去完成;二、我们做警察的,穷是穷了点,但是最起码的骨气还是有的,请你不要动不动就用钱来说话。”
许东拨了号码,打了过去,赶紧就挂断了,他看起来有些意外。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信息,萧晓白翻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号码发来的信息,总共有六条,都是威胁她离开一个男子的信息,几乎是每天一条。
“真的?萧哥你怎么这么说?你会看相?”
据许东交代,陈盈盈也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不过并不是体院的,她是理工学院的一名学生。他们是在一起联谊会上认识的,在一起已经有快半年http://www•99lib•net时间了。
“……”
让小朱安排拖车运送宝马车到局里专门的停放点之后,萧晓白带着收集好的证物,开始赶回局里,因为那边,还有陈盈盈的男朋友在等待。
“也许吧。但是我相信大部分富豪之家,在遇到这种情况时,都是如此的选择。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因为财产和权利之争而引起的兄弟仇杀了。古时候的皇帝,哪一个不是手沾兄弟的鲜血?”
“我的一个小师妹,跟我一样,都是搞田径项目的。”
“哦!”点了点头,萧晓白没有说话,看来今天有得忙了,那么多错综复杂的线索,不知道要忙到几点了。
许东接过号码,看了看,思索了一下:“很熟,但是我记不太清,我都是存在手机上的。”
“请问我丈夫他怎么了?人在那里?”大概是经过了一路的思考,她显得有些平静。
所以,这边是可以排除的,那么,就只有陈盈盈那边的线索最可疑,那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也许就是案件的关键所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