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章 报丧使者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章 报丧使者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那边沉默了很久,迟疑的问道:“你是不是打错了?”
“萧哥,问这个干嘛?”小钱嬉皮笑脸的问道。
他无意识的打开了陈盈盈的手机信息栏,随意的朝下翻动着。
“在哪里?”女子好容易止住了哭泣,抽噎着问道。
萧晓白正在考虑,忽然传来一阵手机的铃声,他下意识的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不是自己的。
“他怎么了?”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
“我来!我没当警察之前那可是有白马王子的称号的,哄女人我最有一套。”小钱哗的一下,把手举得老高。
忽然,一条信息出现在了他的视线。
对方迟疑了一下:“这不是陈盈盈的电话么?你是哪位?”
萧晓白刚要开口,忽然觉得自己今天好像一直在跟人报丧一般,停顿了一下:“这样吧,你到市公安局一趟,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具体情况,我们到了再说。”
想了想,在通讯录99lib.net里找到昨天晚上十点钟左右拨出的固定电话号码,萧晓白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
周晓的手机是在车厢里的抽屉里翻到的,一部昂贵的新款手机,萧晓白扣弄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电话本,但是看了半天,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才是他家里的电话,他手机的上面号码,并没有注明。
“好!一会男死者的妻子会过来,到时候你跟她解释这里发生的事情。我跟小朱会做出十分悲伤的表情来配合你的。”
“喂,你好。”
萧晓白话音落地,小钱已经一脸痛苦的表情,蹲在了地上。
“喂!你们两个人,谁的手机响了?”
过了十多分钟,小朱和小钱也赶到了。老李已经回到了局里,尸体也已经运走了。这里只有一辆没有挡风玻璃的宝马车和一堆收集出来的证物。
他忽然明白了当时在警校教官说过的那句话:一名刑警最怕面对的,不是高度腐烂的尸99lib•net体,也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而是死者家属悲痛欲绝的面孔。
不过这个案子倒是很像是情杀,也许从两个死者的关系网开始排查,会有所收获。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女死者的身份,根本无法确定。要不然发通告吧?
“没有啊!”小朱和小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同时摇了摇头。
“我当是什么好事!原来是当报丧的!我最怕看到女人哭,萧哥,我不干。”
“这些东西,带回去再慢慢理清吧。”现在的线索都是那么的不明朗,这让萧晓白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没有,你应该认识这个号码,这是我们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周晓的手机。”
“我是刑警。”萧晓白沉默了很久,才冒出来这么一句。
“不是,我是他男朋友,我们还没有结婚。盈盈她出什么事了?”
放下手机,萧晓白有些感慨,自己怎么老是在做这样的事情?
“我……”萧晓http://www•99lib•net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你不是出差去了么?怎么这会打电话回来?”片刻之后,电话接通了,一个娇媚的女声从那头传了过来。
收拾完一切,萧晓白看了看手头这些证物,叹了口气。现在最有用的证据,也许就是那根钢筋了,但是单靠上面一个模模糊糊的握痕,如何开展调查?
收拾完车内的证物,萧晓白又叫上小朱和小钱,在车四周仔细的勘察了一圈,特别是车的正前方,希望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但是结果让人很失望。
“你好,我是市公安局的,请问这是周晓的家么?”
萧晓白这才发现,手机铃声是从证物袋那里传出来的。翻开证物袋,女死者的手机屏幕正在闪烁着来电号码:老公。
“南城景蓝小区,自带的公园旁边。你到了这里就会看到的。”说完,萧晓白挂断了电话,仰望着晴朗的天空,痴痴的站在那里http://www.99lib.net,一动也不动。
萧晓白没有理会他,径自朝宝马车走去。尸体运走了,但是并不表示,里面的线索就可以放过了。
“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毫无感情的电子女声响起,让萧晓白有些失望。
“你们两个,谁比较会跟女人打交道?”萧晓白的问话,让小朱和小钱摸不到头脑。
他连续拨了三次,都是无人接听,萧晓白失望的放下了手机,将它重新装回了证物袋。
小朱同情的拍了拍小钱的肩膀,没有说话,跑着追萧晓白去了。
听到了萧晓白的叹息,那边忽然沉默了,迟迟没有说话,过了很久,才听到有低低的啜泣声传了过来。萧晓白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有说出话来,依然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萧晓白略微迟疑了一下,接通了手机。
“你骗我!你骗我!你一定是偷了晓的手机,故意来吓唬我的!对不对?对不对?你说话啊!”电话那端99lib.net传来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尖叫。
“假如你再不离开他,我会让你不得好死,让你死的十分难看!”
“以后这种事情,谁爱干谁干,我不干了!”萧晓白忽然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
车上的血污沿着座位流下,清晰的印下了一个女人的身体轮廓,血污都已经凝结成了块,在车座的真皮表面,形成了一个一个龟裂痕迹。
“喂,你好。”萧晓白刚说了一句,对方就挂掉了电话。
“我是市公安局的,这是我们在案发现场发现的手机,你是陈盈盈的丈夫么?”
“当然是有好差事了,跟女人打交道嘛!”小朱也在一旁起哄。
刚放下手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手机再次响起。
萧晓白在车里翻找了半天,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到了最后,干脆拿来袋子,将车内的所有东西,一股脑的收入了证物袋。
“不好意思,萧哥,来的时候堵车了,迟到了。”小朱和小钱气喘吁吁的,一看就是下车跑步赶过来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