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十一章 又见大兵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十一章 又见大兵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李永金的身后,瞬间把他击倒在地。
“绝望,他的眼神中全都是绝望,连应有的恐惧都没有。他还只是个八岁的小男孩而已。”萧晓白失声说道:“小钱,小钱,你打电话通知局里,市局,申请狙击手。”
孩子的脖子里,一道长长的伤口,正在淌着血,他身上穿着的校服的白色衣领,都已被染得殷红。
“行,没问题,到时候警车给俺的婚车开道,俺也威风一把。”田愣子也笑了起来。
队伍朝下走了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萧晓白开始回头朝山上喊:“李永金,你可以离开了,能不能把孩子留下,他需要治疗。”
萧晓白一边走,一边回头张望。石头上站着的李永金,狰狞而疯狂,与之相对的,是他儿子麻木而绝望的眼神,萧晓白觉得心头一阵疼痛,为什么自己在这个时候显得如此无能?居然连一个小孩子都无法解救。假如能够用命去换回小男孩,萧九九藏书网晓白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回头朝萧晓白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山里姑娘,野得很,不过我很喜欢。”低头看到萧晓白包着的手:“受伤了?我再去找点草药,刚才那点都给那个小孩包上了。”
“萧哥,萧哥!你怎么了?”小钱看到萧晓白的手攥得紧紧的,包着白色衬衫的手掌,又开始往下滴血。
山上站着的队伍,开始跟着萧晓白开始慢慢下山,人群中,都是议论和叹息之声。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山风在呼啸。
药草包在伤口上,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萧晓白看着眼前这名精壮的汉子,又看看他身边满是野性的黑姑娘,心里不由得泛起一种羡慕感。
对面的石头上,李永金将自己的儿子拉到自己的身前,用尖刀架在了自己儿子的脖子上,疯狂的嘶吼道:“你放我走,要不然,我就杀了他。”小男孩不再哭泣了,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萧晓白这边,咬着嘴唇,一九九藏书网声不吭。
“你们全都走!老子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李永金的样子,好像已经完全疯了。
萧晓白刚要开口对着李永金喊话,和小男孩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张大的嘴巴在山风中僵化。
“听我的,大家后退。处分的事情,算在我一个人头上。”萧晓白说完,对着李永金喊道:“李永金,我放你走,但是你要向我保证,你不会伤害你儿子。他的脖子已经受伤了,我希望你给他包扎一下。”
“行了,我们还要回去审讯那个家伙,以后有机会再聚,记得结婚时叫我。”
“放他走!听我的,放他走!所有人都听我的,放他走,大家退后。”萧晓白忽然扯着嗓子喊道。
“田愣子!田愣子!是田愣子!”萧晓白看清了来人,哭着大笑了起来。
“有没有想过当刑警?以你的身手,来当警察,肯定能大展拳脚。”萧晓白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
“李永金,他妈的你算不算男人九九藏书?别拿孩子做人质,我来换你儿子,我把衣服都脱光,把自己手拷上,换你儿子,行不行?”萧晓白觉得自己都要疯了,他死命的吼着。
“特种兵就是厉害!”萧晓白三人同时冒出一句这样的感慨。
小钱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苦着个脸:“这山上没有信号啊!就算市局派车来,到这里最少也要两个小时啊!”
听了小钱的回答,萧晓白也傻了:“小朱你们两个谁的枪法好?能不能做到不伤害到小男孩,把他击毙?”得到的回答却都是沉默的摇头。
对面的石头上,李永金叫的更疯狂了,他抓着尖刀的手,死死的往下按着,血痕,慢慢的顺着刀背滴落下来,一滴,两滴……随着山风飞出很远,像朵朵飞逝的樱花。
“好,结婚时叫上我,这酒我必须要喝。”萧晓白大笑着拍了拍田愣子的肩膀。
“走吧,继续走。他在等我们完全离开。”萧晓白和李永金对视了半响,回头哑着嗓子对众
九_九_藏_书_网
人说道。
人群先是一愣,忽的爆发出一阵欢呼,所有人都开始转身朝山上爬去。
“怎么办?”小朱和小钱紧张的搓着手:“这家伙不像是说着玩的。”
“不用,不用了,皮外伤,今天真的谢谢你了。”萧晓白刚要拒绝,田愣子已经跑出去找药草了,他在石头间像猴子一样敏捷的上下跳跃,完全没有众人爬山时的那种迟钝和吃力感。
一行人带上李永金准备下山。
李永金忽然大笑起来,他挥舞着尖刀,说:“你当我是傻瓜么?你们警察都有功夫,我才不上你的当。儿子是我的,活着是我的,死了我也要带走。”
但是此时,他们能够做的,只是放他离开,任由这个疯狂的家伙离开。
“我操他妈!当时我们就应该把他直接给拷上,要不就没有这档子事了。”小钱扯着自己的头发,懊悔的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萧晓白看着这名精壮的汉子,十分的激动。
“警察叔叔,我知道奶奶在九_九_藏_书_网哪里。”醒来的小男孩开口了。
李永金沉默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提着尖刀,一只手死死的拉着自己的儿子。
田愣子听了,一愣,笑着挠了挠自己的小寸头:“等结了婚再说吧,我还没有考虑过。班长给俺布置了今年年底结婚,明年抱孩子的任务,等我完成了再说。”
“没啥,我家班长嫂子把他们村上的一个姑娘介绍给我,我今天带她爬山,刚好遇上了。人还在那边呢。”田愣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嘴洁白的牙齿。转身朝山的那面开始挥手:“喂~!过来啦,搞定了。”
“萧哥,这要受处分的,搞不好要坐牢的。大家不要……”小钱赶紧提醒道,他看着所有呆楞在一旁的老乡和上面疯狂的李永金,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他想让大家不要后退,但是看到李永金手中的尖刀,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忽然,一条黑影在李永金身后的大石头旁一闪而过,萧晓白眨了眨眼睛,又发现什么都没有,难倒是自己看花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