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十章 栓牛山上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十章 栓牛山上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追捕的一群人看到这样的情况,赶忙加紧脚步,追了上去。
“萧哥,要不你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去,你就在这里歇着。”小钱看到了,赶忙凑过来说道。
“大概不到二十分钟吧,发动机还是温的。油箱没有油了。”小朱是玩车的,一眼就看了出来。
停下车,三人赶忙跑了过去。“猪头,这车扔这里有多久了?”小钱问道。
“尽量拖延,等待命令。”
萧晓白盯着他狰狞的脸,脑子里却想起了闲暇时打游戏时,狙击枪的瞄准镜来。
“他带上了他的儿子,带一个小孩,他是跑不快的,我猜测他很有可能想利用自己的儿子当人质,但是恰好是这种打算,会拖慢他逃跑的速度。”
“那他就应该在这一带上山了,他不敢走大路的,他怕我们追上。”萧晓白说完,就开始朝四面的山上张望。
“拿自己的儿子当人质,这人跟畜生有什么区别?”这次骂人的是小朱。
山路十分难爬,萧晓白三人www.99lib.net穿的又是警队制服的皮鞋,爬起来更不习惯了,幸亏有几个老乡一直帮忙,遇到陡坡时,连拉带拽的,总算没有掉队。
几分钟后,在一片轰鸣声中,车队出发了。
大寺村通往公路的交叉口处,几个警察正在忙碌的设置路障,旁边停着一辆警车。
“是不是出啥大事了?怎么那么多警车经过?”
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黑水镇的公路上。几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过,路边的行人纷纷回头观望。
队伍跟李永金的距离越来越近,远远的可以看到,李永金带着的小孩,好像爬不动了,李永金一直抱着他。
李永金看到众人来到身前,从背后抽出一把尖刀,架在了自己儿子的脖子里,面目狰狞的吼道:“妈的,谁敢过来?谁敢过来我就杀了他。”
“啊?!那他都跑了那么久了,我们怎么追的上他?”小钱有些不放心。
这座山,听老乡说,叫做栓牛山,据九-九-藏-书-网说以前太上老君在山顶的大树上栓过牛。山上长满了松树和一种不知名的灌木,灌木上满是刺,走过时老是被挂到裤子。山上没有山路,只有沿着一串孩童上山嬉戏时走出来的小道蜿蜒而上,一行人沿着小道爬了上去。
“李永金,你想干什么?!他是你的亲生骨肉。”萧晓白站了出来。
议论了一阵,依然是继续的赶路,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去上街买菜的。
跟后面跟上来的老乡说了一声,一群人把车停在路边,留下两个人看摩托车,所有的人都开始朝山上爬去,萧晓白跟他们交代过,说李永金可能带有凶器,所以,来帮忙抓捕的老乡,随身都带了木棒过来。
他坐在山腰上一个大石头上歇息,一只手还紧紧的拉着自己儿子的胳膊,孩子在不停的啜泣,但是却不敢哭出声来。
“那边,那边……那个人影,好像带了个孩子。”小钱指着左边的一座山喊道。读书太多的人,视力都不九九藏书大好,萧晓白虽然不怎么近视,但是依然比不过号称贼眼的小钱。
“真要是抓住就好了,可把这一片给祸害死了,今年多少家年都不好过啊!哪里有钱过年啊。”
车队在坑洼的泥土路上驶过,只有灰尘腾起。
萧晓白正站在一块大石头上,身旁站着老支书:“老乡们,这一次抓捕活动,需要你们帮忙。因为我猜测,李永金不会朝公路逃跑,他很有可能想翻山,然后逃到省外去,所以,还请大家帮忙。现在有摩托车的老乡,每人带一个人,跟着我们的警车走。”
“各单位注意,拦截一辆摩托车,犯罪嫌疑人大概有三十多岁,黑瘦,平头,可能带有一名八岁的小男孩。犯罪嫌疑人可能携带有刀具,请各单位注意自身安全。另外,尽量保证小男孩的安全。完毕。”
“前面有一辆摩托车扔在那里。”小钱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草丛中躺着的摩托车。
萧晓白没有带着车队朝公路方向开,他叫小朱99lib•net将警车开往山里面。
“妈的,要是有个狙击手在就好了!”萧晓白恨恨的想。
人群停住了,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他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曾经在众人面前老实巴交的面孔。
“萧哥,你确定李永金是朝山里面逃?”小钱一边翻来覆去的看着塑料证物袋中装着的那截黑乎乎的大腿骨,一边朝萧晓白问道。
“李永金是一个很聪明的凶手,他可以冷静的等待时机逃脱,他没有理由想不到公路边我们已经设岗拦截他了,他的选择,肯定是朝山里逃,然后翻过山,逃到省外去。我问过老支书,再朝里面走,翻过两座山,就是外省的管辖地了,而且那边村庄很少,他很容易躲藏。”
“快,我们快追,他跑不动了。”萧晓白一看,赶忙跟大家说道。又爬上了一个陡坡后,萧晓白忽然感觉手上凉凉的,低头一看,手不知什么时候被草叶划破了,血流了很多。这一看不打紧,开始火辣辣的疼,萧晓白一咬牙,把自己的衬99lib.net衫袖子扯下一半,把手缠上了。
“不用,案子要紧,小皮外伤,没事,走吧。”萧晓白摆了摆手。
“不知道,说不定是抓前一段时间那帮偷猪贼的。”
其中一名警察取下腰间的对讲机:“收到,收到。假如嫌疑人挟持人质,请问该如何处理?完毕。”
“儿子又咋?老子现在命都顾不上了,还管什么儿子。穿狗皮的,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放我走,我就把他杀了,反正老子也活不了了。”李永金的眼睛里,闪烁的疯狂的光。
半山腰上,李永金已经爬不动了。一个不经常爬山的中年人,拖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而且还是在紧张的情况下爬山,他的体力已经透支了。
大寺村村口。
“能杀死自己的母亲,拿来煮食,然后又喂猪,他已经不存在人类的良知了。所以,儿子对他来说,大概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也许,是我猜错了,他可能想带着自己儿子一起离开吧,我宁愿他是这么打算的。”萧晓白说完,车厢里异常沉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