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九章 火烧腿骨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九章 火烧腿骨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猪头,萧哥到底啥意思?是去李永胜家?还是去李永金家?到底是要控制哪个?我怎么搞不明白呢?”小钱盯着萧晓白疾奔的背影,有些发呆。
“你说那一堆啊?永金家扔的,那天大清早起早扔的,不知道搞啥子,神神秘秘的,那天恰好我也起早出来,蹲在沟里屙屎的时候看到的。”
那是一根被烧过的人的大腿骨。
“国印叔,我不是那个意思,不管咋说,没有国印叔你当年救我,我也活不到今天。不过我妈去哪里,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情,警察管这个干啥?我不想说。”永胜看到老支书挡在自己前面,态度软了下来。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还是想跟你母亲通话一次,你看行不行?”
山坳田间的一个小沟里,萧晓白满身都是青灰,正在那堆青灰里使劲的扒着。忽然,他发现了什么。
“妈,是我啊。我国印叔知道你去了城里,今天让我给你打个电话,九_九_藏_书_网屋里还有两个警察,想问你点事,你跟他们说吧。”李永胜把电话递给了小朱。
“我妈没有去南方我姐家享福,我姐说是在南方混得很有钱,其实在那边也就是打工的,嫁了个本地的好赌鬼,家里没多少钱。这两年家里又盖了房子,欠人家的钱,还不上,人家现在在催着要债。我妈跟我一商量,去城里帮人哄孩子去了,当个保姆,多挣点钱好还债。本来家里还有几头猪,现在猪也没有了,我都不敢跟我妈说这事。”说完了这些,永胜蹲在那里,把头埋得低低的。
“没说啥,就是永金家扔了一堆青灰在沟里,不好好壮田,扔到沟里,你说浪费不浪费。”老支书摇了摇头:“有点钱了,都不知道节省啊,日子不能这样过的。”
走到快村口的时候,萧晓白忽然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嗯?刚才你们在说什么?”
“永胜!你这是干啥?警察同99lib•net志只是问问你情况,你那么厉害你是想干啥?你连你国印叔这张老脸都不卖了是吧?”老支书一看事情有些不对,赶忙挡在了萧晓白和李永胜之间。“永胜,你可别乱来。”
“不行,不想说也要说。这跟警察同志要办的案子有关。”老支书显得十分强硬。
李永胜只是一直的抹着眼泪,一路的点头。老支书说了一会,也就不再说了,只是不住的摇头叹气。
小钱一听,也赶紧从凳子上起身,两人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没了?!”萧晓白有些不相信。
扔下田里那半车粪,将摇杆锁在拖拉机的工具箱里,李永胜和支书带着萧晓白三人朝回走。
萧晓白扔下这一串摸不到头脑,逻辑混乱的安排,一个人朝刚才走过的地方跑了回去,扔下剩下的四个人站在那里发愣。
“哎呀,你们就别在这里想了,打完电话再说不就行了,他一会儿就跑回来了,到时候再
九_九_藏_书_网
问他,不是啥都知道了。赶紧的,今天忙完,我让永胜赶紧把他妈接回来。”老支书拖起小朱和小钱的胳膊,就朝村里走。
永胜的脸,先是变得通红,过一会又变得惨白,扔下手中的工具,蹲在地里抽了一袋烟,想了半天,才站起身,慢慢说道:“国印叔,你要让我说,我就说,今天丢人就丢人了。”
“大娘,您好,我是市公安局的,想找您了解一下情况。您是李永胜的母亲吗?哦……这样的,我们想了解一下您在当地有没有办暂住证的事情……哦,没有办啊?哦,没事了,不用办,不用办。”小朱放下电话,对着小钱耸耸肩:“不是李永胜。”
“咦,李永金家怎么锁了?人到哪里去了?”小朱和小钱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奇怪。
“支书,你别听小朱瞎扯,他就是瞎说的。我们只是想跟老人家通通话,没事,没事。”小钱赶紧打哈哈,搞得李永胜有些莫名藏书网其妙:这两个警察找我妈有啥好说的?
回去的路上,老支书一路都在唠叨。
“那你还想知道啥?”李永胜一下子站了起来:“你还想知道啥?嫌我丢人丢的不够?”
“永胜啊,你要是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就跟国印叔说一声,我手底下攒的钱不多,可也能出一份力啊。你说你妈年纪都那么大了,你还让她去给人家城里人当保姆,这让外人知道了,人家要骂你不孝的。赶明把你妈接回来,还债的事情,国印叔帮你想办法。”
“你问我,我问谁?先去李永胜家,我去看着他打电话,你就直接去李永金家看看是怎么回事?这样行不?”小朱也是有些摸不到头脑,想了半天,想出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
“啥暂住证?”老支书凑了过来:“乡下人到城里给人干活还要暂住证?啥时候的事啊?我咋没听说过呢?”
萧晓白三人在身后跟着,心里想的却各不相同。萧晓白在想这个李永胜到底是
九九藏书网
不是凶手,他们这一次的排查工作,会不会又陷入了僵局,而小朱和小钱,则在感慨农村人的淳朴与傻气。
“哎呀!别闹了,萧哥不是让去控制一下李永金家么?你怎么也跑过来了?”小朱忽然醒悟过来:“咱俩赶紧过去啊。”
走过一个田埂时,老支书忽然开口了:“那是谁家干的?有青灰不撒到田里壮田,扔到沟里干啥?现在这些后生,一点都不懂事。”
李永胜看了看支书,又看了看萧晓白,把手中的旱烟袋在脚上磕了磕:“走吧,我回家去找电话号码,丢人就丢人,我豁出去了。”
萧晓白听了之后,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支书,你先跟小朱和小钱去永胜家,小朱小钱,你们两个监控一下李永金家,我回去一趟就马上赶过来跟你们会合。”
一根黑色的棍子,在最底部的淤泥和青灰中躺着,萧晓白将它抽了出来,在沟边的草丛里擦了擦,仔细的辨认起来。
老支书点点头,没有说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