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八章 寻找母亲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八章 寻找母亲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永金,永金!警察同志来了解点情况,快点去倒点茶。”支书没到门口,就开始扯着嗓子喊,萧晓白制止都来不及。
“找我妈干啥?没电话!”李永胜黑着脸,开始继续手中的活。
“警察同志想了解点情况,你配合一下。”
“先等等,弄清楚情况再说。”萧晓白皱了皱眉头,向支书问道:“李永胜是个什么样的人?”
“永胜啊?老实巴交的,就是爱吹牛,喝点酒特别喜欢吹自己有钱,不过他家也真的不错,听说他姐姐家在那边挣了很多钱,其余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萧晓白感到有些好笑,他小的时候,也是很崇拜警察和军人的,见到他们,总觉得就像见到英雄一般,而且老师也教育他们,见到警察叔叔和军人叔叔要有礼貌。
“来了,来了。”一个黑瘦的男子,慌慌忙忙的跑了出来。“走,屋里坐。”
“画挺漂亮的,不错。”萧晓白夸了一句,把永金乐的嘴都合不上。
九*九*藏*书*网
“永金?永金不怎么会说话,对他妈也挺好的。他就是个头,喜欢跟人抬杠,人不错,就是个二杆子。有些时候,跟他妈还吵架。”
走到田间的土埂上,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一个人正在田间忙碌,他的身边停着一辆农用拖拉机。
“这个小家伙真可爱。”萧晓白在心里对自己说。
“走吧,先去他们家看看。”
“行,问吧。”
萧晓白站起身走到近前,挨个仔细看了一遍,跟上一次来的时候一样,并没有发现血迹或者擦拭过的痕迹。
小男孩委屈的看了萧晓白一眼,眼睛里包着泪水,慢慢的走回了屋里。
“永胜~永胜~”
“警察叔叔!”屋子里忽然跑出来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他站在堂屋门口,举手向萧晓白敬了一个少先队礼。
“到了,到好几天了。南边现在还热着呢,我妈说到那边穿太厚了,下车一身汗。你看看,咱这边都穿厚毛衣99lib.net了,人家南方还穿短袖。”永金乐呵呵的搓着手说道。
“你打吧,打通了之后,我们只是跟你母亲说几句话就可以了。”萧晓白点了点头,心中已经大致明白了,凶手应该不是永金。
“跟我妈打电话?她又不知道这偷猪的事?”永金有些不理解,但是还是跑进去拿电话号码去了。“我姐家的电话,是我打,还是你们打?”
“赶紧回去写你作业去,出来凑啥热闹。”永金对着小男孩的屁股踹了一脚,指着里屋向他说道:“回去写作业,你不听话是不是?”
“找啥找!找不到!”李永胜停下了手中的钉耙,“我说了我妈那里没有电话,找不到!”
萧晓白愣了一下:“也是。走,先去他家地里看看,反正这里到公路上那么远,没有一两个小时他也跑不到。”
“嘟……嘟……”电话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永金按掉了免提键:“我姐肯定带我妈去街上买东西去了,要不你们九九藏书晌午来,再打。”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下情况,你不要那么冲!”小钱有些恼火。
几人在堂屋里坐下,永金跑来跑去的端茶倒水。堂屋里的墙上,贴满了那种艳俗的泳装美女挂历,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一看就知道最少有一两年时间了。堂屋的正墙上,是几位伟人的画像。
听到了支书的呼喊,田里的人放下了手中的活,开始向这边挥手:“干啥?我在给地里上肥呢。”
“挺好的。他这人除了有点吹牛,其他的都挺好。前两年他妈生病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他天天端屎端尿的。村里都知道他是孝子。”
“不用了,我们去找一下永胜。你知道永胜去哪里了?”
“不了,不了,我们还要忙。谢谢你了,老乡。”萧晓白向他摆了摆手。
萧晓白几人站起身,急匆匆的朝外走,永金在后面跟了出来:“喝杯茶再走啊,看看,水都倒上了。”
“咱是不是该去永胜家地里99lib•net去看看?说不定是下地去了。”一直没吭声的老支书说道。“我看永胜不像是你们说的那样跑了,咱先去他地里看看,说不定下地干活去了。”
“要不我们兵分两路,你跟小钱去追,我跟支书再去他们家看看。小钱,你给镇上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协助调查。”萧晓白开始分配工作。
“永金啊,你妈到你姐那边了吧?有没有跟家里打电话啊?”老支书装作不经意的问起,这是萧晓白他们来的时候,商量好的方法。
走出了李永金家的院子,四人在门外站住了。
大寺村的农田,主要集中在山坳里的那块平地上,半山坡上也有一些,但是主要是梯田。
来到了近前,永胜停下了手里的活,擦了一把汗。“干啥啊?有事找我?”
“那另外那一家呢?”萧晓白指了一下坑另一边的那一家。
“永胜啊?早上看他开着手扶出去了,不知道去了哪里。说不定去镇上卖东西去了。你们找他有事?”永金还是一藏书网副笑呵呵的表情。
“李永胜对他母亲好不好?”萧晓白一直没有跟支书说起自己的猜测,也没有告诉他关于猪肚子里发现指头的事情。支书知道的,是村旁边的泥巴堆里发现了死人的骨头。
“李永胜,你母亲应该到你姐姐家了吧?你能不能打个电话,我们有事情想找你母亲谈谈。”
“难道是潜逃了?”萧晓白的心里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小朱和小钱凑了过来:“要不要通知这边派出所的人去封锁路口?”
“坐着喝茶,坐着喝茶。”永金倒好了茶,笑呵呵的看着萧晓白。
“怎么办?我去开车,咱们去追李永胜?还是打电话叫镇上派出所的同事去路口堵截一下?”小朱看着萧晓白问道。
萧晓白在院子里扫了一眼,院子里的绳子上挂满了尚未风干的鸡,有的还一滴滴的滴落着血水,在院子里的水泥地上形成了一条红色小溪。
“永金,是这样的,警察同志想跟你妈打个电话,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你看方便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