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六章 花猫警长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六章 花猫警长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下午有没有人说要去走亲戚或者急事出村子的?”
老李走进人群,看到了浑身是泥的萧晓白三人,沟里有两堆淤泥,伴着浓烈的臭味和沼气的味道。一堆在萧晓白三人身后,而另外一堆,正在被三个人挖着。沟旁边放着一个塑料盆子,扔了半盆满是泥巴的骨头碎片。
“你下午跟我说的时候,我都让俺孩子帮忙看着了,没有人说要跑之类的,都挺老实的,就是村里有些议论纷纷的。”
“其实我们早应该想到,能杀人之后,平静的将人肉煮食,再扔给猪吃的凶手,不是那么容易露出马脚的。现在看来,这是一个十分冷静的变态食人魔。”萧晓白想了半响,忽然开口道:“支书,前一段时间村上有没有老太太失踪,或者忽然看不到人的。”
“嘘~~~!别吭声,赶快穿好衣服起来,咱们去听墙根!”
前一段时间,听说东边那一家的闺女先把老太太接去南方享福去了,后来,西边那一家也不甘落后,老太太也走了。不过两家送
九九藏书
人走的时候,都是大清早送走的,没人看到。这边去镇上赶大巴车,都是早上三四点钟就要出发了。
三个人的手和脚,都在微微发抖,显然是冻的。老李看着,忍不住的想掉眼泪。老支书拉着老李的手:“我说了找几个人帮他们弄,他们就是不听,我让人提来了好几壶热水,在那边放着,等他们上来就给他们泡脚泡手。”
“没有啥不对劲啊?就是跟着瞎看,一边看一边议论呗。”老支书想了想,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别!老李你不用下来了,我们马上就干完了,你赶快验一下盆子里的骨头碎片吧。这泥巴太凉了,你下来受不了。”萧晓白赶紧制止了老李的动作。
洗过之后,萧晓白看着老李还在那里忙碌,跟小朱和小钱使了个眼色。小钱拉过支书:“支书,搞点饭吃吧。忙到现在还没吃饭,咱去你家吃吧。”
三个人的脸,都被涂的跟花猫一样,黑一道,白一道的,身上的警服也被弄得99lib.net满是泥巴。三个人的手上,都是泥巴。从面前的泥堆里挖起一小块泥巴,仔细的拿手摸了半天,有发现就扔到塑料盆里,没有发现,就把泥巴扔到身后的泥堆上。
“干嘛,大半夜的,困死了。”
支书本来并不知道萧晓白他们要调查的案子是怎么样的,听了萧晓白刚才的推断,吓得腿肚子直朝前:“哎呀妈呀,真是我们村里的事?我不信呐!这村里没有这样的人。”一个劲的唠叨,也没顾上回答萧晓白的问题。
这下轮到萧晓白皱眉头了:难道是从邻村杀死的人?然后拖回自己家喂猪?转移尸体,是很容易暴露行踪的,特别是在农村这种不定因素很多的地区,即便是夜间转移尸体,一个起夜上厕所的人,都会让尸体转移暴露。这个凶手,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老李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八点多了。大寺村村边的一条土沟旁,围着一群人,几个人打着农村守夜用的矿灯,灯光下几个人影正在忙碌。
拿着水慢慢的清
九-九-藏-书-网
洗着一个个骨骼碎片,老李一边做着记录。一块颅骨碎片,一颗犬齿,一节指骨……
“这两家人,刚才在那里围观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萧晓白听完老支书的描述,托着下巴开始思索。
小钱睡得正香,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人在摇自己,睁眼一看,是萧晓白和小朱。
老李点了点头,问道:“有没有清水,我需要把这些骨头上的泥巴洗掉。”
“没有!这样大的事,我不可能不知道。”老支书想了半天,摇了摇头。
在一旁一直没有吭声的小朱忽然插话到:“支书,有没有听说哪家老太太出门去女儿家享福?或者哪家老太太很久没见到了?”
老支书收拾了一间堆放杂物的房子给萧晓白三人睡觉,一个高粱杆结成的铺盖放在地上,上面铺两床被子,又拿来两床给当盖的,一个大床就这样完成了。
“老哥,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是按照规定,非办案人员,不许参与证物收集和处理。”
“有!早都准备了好几桶,不http://www.99lib.net够让那边的后生仔再去挑。我来给你搭把手,咱俩洗。”老支书一边说,一边就开始捋袖子。
一走出人群,小钱就拉着支书,四人闪到了田边的地里。“支书,这里面一直站着看热闹的,有几家是清理过猪圈的?”
“有什么进展没有?都发现了些什么?”老李一边说,一边准备换上胶鞋下去。
小朱和小钱,一挨着床就立刻睡着了,太困了,忙了一天,再棒的小伙子也扛不住啊。
“议论是正常的。奇怪了,看来这家伙不是心理素质好,就是脑子缺根筋,萧哥你说是不?出了那么大事,跑都不知道跑。”小钱挠着脑袋,看着萧晓白,而后者正在沉思。
“我想想……对了,我想起来了,有!就下午那两家。”老支书口中的那两家,是住在池塘边的两户人家。两家人在村子里算是比较有钱的人家,因为两家人的境遇很相似,两户人家的男主人,都有一个姐姐在南方打工,好像挣了很多钱的样子。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有钱盖新房。
“谁家清
九九藏书网
理过猪圈我不知道,不过来这些人,有五家是养猪的,丢了猪的三家,来了两家,西队那一家,来看了一眼又回去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萧晓白三人掏完了泥巴,从沟里爬上来,旁边的村民赶忙给拿来马扎,拿一个干净的塑料盆倒上热水,让三个人泡手泡脚,清理身上的泥垢。
北方秋天的夜晚,还是很冷的,老李心疼的看了看赤脚站在泥巴中的三个人,有点想笑,又有点心酸得想哭。
萧晓白用手拉着支书的胳膊,好一阵晃,才把支书晃的清醒过来:“我没说一定是你们村子的人,但是现在村子里清理猪圈的人,嫌疑很大。我问你,村里最近有没有老人失踪?”
听了老支书的话,萧晓白一直沉默不语,吃饭的时候,也是心事重重。
吃过饭,老李那边也忙完了,老李跟萧晓白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回去了。法医的检测大多需要仪器,这里什么都没有,而且老李在这里,暂时也没有什么能用的上的地方,就让他回去了,毕竟年岁也大了,不像小伙子一样能熬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