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五章 一块泥巴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十五章 一块泥巴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看着满屋子里挂着的鸡,萧晓白一时无语。干了好几天的鸡血跟人血有什么区别?萧晓白还真的说不上来。
对于血迹的解释,两家人出奇的一致,猪被偷了之后,就把家里所有的鸡宰了,免得再为小偷养,要吃也是自己吃了。厨房里挂的满排腌好的鸡,也可以证明。
村子里共有三家丢失肥猪,两家在东队,一家在西队。盗窃手法一模一样,女人被绑在床上,男主人被车带走,一带出去就是十几里路,等跑回来,天都快亮了。东队这两家更省事,都是没老婆的,只有孩子在。一个是老婆跑了,一个是在外地打工。
这一次,单靠站在村口说是没有用的,因为人太多,而且,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凑热闹,这个村子更多的人热衷于垒长城,并不像前两个村子一样,站在村口的人都足够了解信息了。
支书住在西队,萧晓白一行先去了西队这一户人家。
村支书是一个五十九九藏书网岁左右的黑瘦男子,和萧晓白想象中肥头大耳,大肚肥肠的村官形象相去甚远。
听完老支书的描述,萧晓白决定去挨家挨户看看情况。老支书跟老婆交代了一声,领着萧晓白三人出发了。
打听了一下,了解到村支书家住在那里,萧晓白三人找到了村支书家,也就是大寺村村支部办公室。农村的基层管理是这样的,很多时候,村支部没有固定的办公室,谁是支书,谁家的堂屋就是村支书办公室。
“这一家人,夫妻两个都是流光锤,整天就知道玩,喂了两头猪,半年喂不肥,结果还让人给偷了。你说现在这天,多招秋蝇子啊,他们也不说把猪圈清理清理,猪都不在了,也不知道爱干净。”老支书一边说,一边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大寺村是一个相对上桥和下桥两个村子大很多的自然村,这里有近五六百户人家,为了便于管理,大寺村自www.99lib.net己把村子分为了东队和西队。
萧晓白倒是没有发现走的路跟刚才的不一样,他低着头一边想着事情,一边跟着老支书走。小朱和小钱看到萧晓白在思考问题,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跟着走,他们知道,萧晓白思考的问题,一定是关于案子的事情,不等到思考完,是不能被打断的。
老支书一看,生气了。“这是哪一家那么懒,猪圈里的泥巴直接就堆在村边的沟里,这不还是招蝇子么?”
“哎呀!”正走路间,萧晓白踩到了一块滑溜溜的泥巴,差点摔倒。
萧晓白摇摇头,假装没听到。
接下来这两家,可让萧晓白犯了难了。两户人家的屋子,孤零零的在村子的最边上,两家说远不远,中间没有其他人家相隔;说近也不近,中间隔了一个池塘。
“我刚才有不正经么?我很严肃的!我刚才是在警告他们不要聚众赌博。”小钱一脸的委屈相,眼
99lib•net
睛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农村人最看重的是勤劳,假如你不努力干活,不勤快,就会被人看不起。老支书显然是对刚才那一家人意见很大,一路上总是在数落他们的不好。
过水,是农村特有的说法,就是屋子里在雨季的时候,地面上全部都湿透了,也就是说,屋子里下层的土壤,全部被水浸透了,这就是过水。
萧晓白有些头疼的感觉:怎么自己老遇上这种事情呢?下一步是干什么?继续到下一个村子?
仔细的在两家人的屋子里查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大片溅射装血迹,也没有大片流血的痕迹,萧晓白三人跟支书一起离开了。
男主人慌忙敬烟,女人则跑去冲了一壶茶端了过来。萧晓白摆了摆手,开始在猪圈中仔细观察。
这两户人家只能先作为可疑对象,但是具体排除和确定目标,都是无法做出的,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这里有凶杀案发生,但是单单鸡血的解http://www•99lib•net释,也不能排除所有嫌疑。
“钱串子,你就不能正经会儿?”小朱埋怨道。
“哎呀!警察同志,可把你们给盼来了。我这两天正在发愁呢!一直在忙着给村里组织夜间巡逻队,名单还没有分好。”老支书一开口,萧晓白不由得在心中暗暗敬佩,这是一个真正为民的村干部。
萧晓白开始犯难,是在检查了两家的猪圈之后。猪圈里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里面都被铲得干干净净,没有发现人类的骨骼或者人体组织分布。但是在两家人的厨房里,都发现了血迹。
这是农村人一种简单而朴实的逻辑,被偷过一次,可能还会被偷;损失了大的,小的就更不能损失了。
一听警察是为了盗窃案而来,窝在屋里打麻将的男主人和女主人都跑了出来,其余几个一看人都没了,也不打了,散了伙出来看热闹了。
这个猪圈并没有被清理过,烂泥和猪粪还堆得满满的,臭的要死,猪圈里没有发现什么异
九*九*藏*书*网
常的东西,只有一些猪食的痕迹。
例行记录了信息,又问了一些问题,萧晓白三人离开了。离开前,小钱促狭地对着围观的人说了句:“你们聚众赌博的事情,这次就不追究了,下不为例。”人群先是一愣,然后大笑着散去。
“村里宅基地没有了,他们又要盖房,就把这里给了他们,本来是一个更大的水坑,两家为了盖房,分别从两边填了土,盖起来的。每次夏天下雨的时候,屋子里都要过水。”
老支书带着萧晓白三人沿着村边走,他想带三人绕过村子,农村人的爱看热闹,让老支书脸上挂不住,他看得出这个领头的警官,不喜欢别人围着看,他可不想在警察面前再丢人了。
村支书姓李,叫李国印,名字跟人完全对不上号。在堂屋里坐下,喝了水之后,萧晓白自我介绍,说明来意之后,村支书告诉了他本村的情况。
萧晓白没有生气,他顾不上,泥巴中,有一块黑色像是石块的碎片,引起了他的注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