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八章 二人世界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八章 二人世界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一通话说的小朱跟小钱都在那里傻呵呵的笑。萧晓白看了一下邻桌,忽然想起了什么:“哎呀,你看我这人,我喝酒过敏,所以从来不喝酒,忘记叫酒了。怎么样,你们两个没人先来两瓶?我以茶代酒陪陪你们就好了。”
叫服务员拿了四瓶啤酒过来,萧晓白亲手给小朱和小钱倒上:“今天跟着我跑了一整天,辛苦你们了,这杯一定干了。等这个案子结了,我请大家吃顿大餐。”
挂断手机,萧晓白回头看了跟在身后的小朱和小钱一眼,想了想,还是把情况告诉了他们。
“兄弟见面的感觉如何?怎么样?是我一个一个问呢,还是你们自己老实交代?现在你们惹上的麻烦可大了,拖得越久,吃的苦头就越多。”萧晓白开场就是一通心理攻势。
萧晓白回过神来:“不要乱来,打扰别人的二人世界。”说完,从锅里抓起一把竹签,将上面煮熟的菜捋入了油碟中,埋头大吃起来。
他一直都是通过屠宰场的渠道处理这些病猪,所以,他一直担心这件事藏书网情败露。
萧晓白让城郊派出所查了一下,前两天是有一家人报案,说男主人在家门前被人砍了一刀,现在还在住院,派出所正在立案侦查,一直没有头绪,萧晓白的线索,正好帮他们破了案。
“假如请求武警支援,要很久了,我怕叶礼成回家之后发现什么不对劲,提前跑掉了,那么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就断掉了。这样吧,我冲前面,你们两个紧跟着我。”
弟弟叶礼方是一个无业游民,喜欢跟城郊新村的一群小混混凑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所谓的黑虎帮,没事就是惹是生非,学着电影上黑帮的样子行事。
油碟换上,锅也滚了,几个人把选好的菜丢下锅,煮好之后,一遍捞着吃,一遍开始谈天说地。
萧晓白扭头一看,邻桌的座位上,一名年轻女子正和一个男子亲昵的坐在一起,男子正将一块肉喂到她的口中。萧晓白看到那个女子的面容,一下子愣住了,就这么傻傻地看着对方。
三个人坐好,选好了锅底,又没人挑了九九藏书网一小篮自己喜欢的菜放在桌子旁的支架上,就等着锅开放菜。
正吃得开心,萧晓白不小心把自己的油碟碰掉到桌子下,打碎了。刚要伸手招呼老板换油碟,就听到邻桌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喊:“老板,换个油碟过来,要蒜蓉底,少放点油,多放点醋。”
有一条人命扣在身上,叶礼成和叶礼方兄弟两个为了洗脱嫌疑,很快的招供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虽然老李这么说,但是我觉得叶礼成不像是凶手,他应该只是一个运货的司机,他这里并没有养猪的地方,而且,假如是他杀人之后喂猪,他不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线索。”萧晓白皱着眉头说道:“我觉得是没有太大危险的。你们怎么看?”
桌面上忽然多出两块水渍,萧晓白抹了一把眼睛:“妈的,今天的麻辣烫可真够辣的,眼泪都给辣出来了。”
审讯结束,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萧晓白三人从城郊派出所出来,外面早已是灯火通明。
风味小吃街是大排档的聚集地,这里晚上九_九_藏_书_网八点钟到凌晨两点,几乎都是家家客满,生意火爆。
“萧哥,你说你也就比我跟猪头大两岁而已,我和猪头参加工作还比你早,为什么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我和猪头跟你一比,基本上是一抹黑,啥都不懂。”小钱半真半假的说道。
小朱和小钱对视了一眼,又看了看萧晓白,小钱说道:“萧哥,我们相信你的判断,但是那把刀是怎么回事?而且上面好像还有血。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都饿了吧?今天太晚了,明天再去查那家养殖场。走,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去吃麻辣烫,贵的我请不起,只有请你们吃麻辣烫了。”萧晓白正了正衣服,一手一个,揽着小朱和小钱上了车。
哥哥叶礼成,是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他主要做短途运输贩卖生意。据他自己交代,他的生猪来源,主要是从黑水镇南边的一个养殖场弄来的。那个养殖场的猪,相对其他地方的猪要便宜很多,但是质量也参差不齐,经常还有病猪。
那把长刀是叶礼方的,前一段时间,
藏书网
因为一个路人,在街上撞到了他,他让对方跪下道歉,对方一怒之下把他揍了一顿。他当时一个人,打不过对方,吃了亏之后,只能偷偷的跟在对方身后,摸清了对方的家庭住址,前天晚上,趁着对方出门之际,砍了对方的胳膊一刀,跑了回来。
兄弟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哥哥刚要开口,弟弟忽然说:“哥,你到底犯了什么案子啊?怎么警察在你的卡车上找到了死人的手指头,刚才可恶心死我了。”
三个人刚刚来到叶礼成的家门口,就看到叶礼成骑着摩托车往外跑。小朱的身手很利索,飞起一脚把叶礼成从摩托车上踹了下去,摩托车歪在了地上,压住了他的腿,萧晓白和小钱赶紧上去把叶礼成给拷上了。
“老板,给我换个油碟吧。要蒜蓉底,少放点油,多放点醋。”萧晓白看了看端上来的油碟里放着的芝麻酱,显然不满意。
萧晓白他们来到了一家卖麻辣烫的大排档,老板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据说是成都人,这家大排档的招牌,打得也是成都正宗麻辣九-九-藏-书-网烫的招牌。
叶礼成在进入车厢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弟弟,愣了一下,兄弟两人相顾无言。只有叶礼方低低的叫了一声:“哥……”
“好的,马上就给你换。”
叶礼成的脚被摩托车压了一下,好像受了点伤,走起来路来一瘸一拐的,小钱和小朱把他架到了车旁边,打开车门,把他塞了进去。
叶礼成听了这句话,嘴巴长得大大的,好久没回过神来,过了大概有半分钟的时间,才结结巴巴的说:“你说啥?人的手指头?我没听错吧?”
小钱早已叫来老板,换了同样的油碟给萧晓白,看到萧晓白的表情不对,顺着萧晓白的目光一看:“咦,那不是刘教授吗?她怎么也在这里,要不要过去跟她打个招呼?”
“瞎说,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只不过我在警校的时候,教官教过很多东西,我来局里之后,跟着老李学了一点法医的知识,其余的我也不是很懂。像你跟小朱,我就很佩服啊,今天小朱那一脚真利索,估计你也差不多,但是假如让我来,肯定是抓不到那个叶礼成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