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七章 是食人族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七章 是食人族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又在屋子里找了一圈,除了在床垫下发现了大约五千多块钱的钞票之外,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特别的东西,萧晓白吩咐小朱和小钱,带上叶礼方,准备开车回去审问。
“没有,我哥精得很,他连我都瞒着,他的路子很宽,朋友很多,有时候贩牛,有时候又贩猪,反正是啥赚钱贩什么,我也不知道他都是在哪里搞来的那么多东西。”
叶礼方,男性,十九岁,无业游民。车是他哥哥叶礼成的,叶礼成常年跑短途运输和贩卖,今天上午叶礼成从外面赶回来,说着急有事要走,让自己弟弟帮忙把卡车上的货,送给了屠宰场。叶礼成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这一次,面对萧晓白的问话,叶礼方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说出话来。
“照你的交代,你哥哥只是普通的卡车司机,而你只是顺道帮他送一次货,那你见了我们跑什么?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还有,我把所有的手指指节和发现的那块肉http://www•99lib.net对比了一下,应该属于同一个人,而且是一名年龄在六十岁以上的女性所有。那块肉被人煮过,而且上面除了有猪咬噬的痕迹,还有人类咬噬的痕迹。”
“我哥跟我说过,他说他买的猪,大部分都是有问题的,说不定哪天就被警察盯上了,我今天看到你们,以为是来抓人的。”
年轻小伙子一听到这句话,赶紧连连点头:“我一定交代清楚,我把所有知道的都交代清楚。”
“这里面的红色是什么?”萧晓白指着长刀上的血槽向叶礼方问道。
萧晓白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发现这个叶礼方并没有隐瞒什么,他真的是不知道情况。
屋里家具很简单,一张大床,床头对面有一台电视机和DVD播放机,还有一个大衣柜,这就是屋子里所有的家具。
“妈的,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简直就是一猪窝!说错了,猪窝都比这里干净。”小钱一遍捂着www.99lib.net鼻子,一遍骂道。
车开过新村村口的时候,迎面有一辆摩托车经过,萧晓白注意到,身边的叶礼方忽然绷紧了身体,紧接着又放松了。
年轻小伙子看到了萧晓白手中的指节,就猛地挣扎了一下,小钱和小朱以为他要跑,使劲将他扭住按低,谁知道他弓着身子开始了呕吐,他大概整整睡了一天,肚里也没什么食物了,只是在那里干呕,吐清水。
他的话,萧晓白倒是相信,杀了人之后喂猪,然后又用自己的车送到屠宰场,还留下线索,假如真的是凶手的话,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疯子了。
看到这家伙不回答,萧晓白也不跟他耗时间了,直接叫上小钱进屋开始搜查,让小朱拉着这个家伙,跟在后面。
小朱将车停在路边,几个人下了车。
屋子里十分凌乱,卧室里满是臭袜子和香烟的味道,冲得鼻子发酸,地上好像好几年都没有打扫过卫生一样,扔满了烟头、瓜子皮,房间角落九*九*藏*书*网里堆着一大堆啤酒瓶。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在隐瞒着?”萧晓白有些生气,这个家伙摆明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刚才表现还挺老实,结果还是隐瞒了东西。
“你哥有没有跟你说过这批猪是在哪里买的?”萧晓白最关心的还是猪的来源。
跟着摩托车,慢慢的折回村内,萧晓白示意小朱把车停下:“我们走过去,开车过去,对方可能会警觉,这次来个瓮中捉鳖。”
“小萧,你在哪里?有个情况跟你说一下,我们在另外一家屠宰场又发现了胃部带有人体组织的生猪,不过这次是一块肉,我刚才带回来检验了一下。这块肉被人拿利刃切过,而且是生前所伤。”
这是一截人的手指,按照粗细程度和指关节的大小估计,应该是中指或者食指的第二指节。指节的两头,有明显的咬噬痕迹,上面的肉,还留有一些,但是,两头的大部分地方,都露着白森森的骨头。
“小朱,掉头,跟着那辆摩托车,
九*九*藏*书*网
他就是叶礼成。”身旁叶礼方怨毒的眼神,让萧晓白更加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那个是叶礼成!萧晓白忽然明白了。
回到院子里,萧晓白想了一下,吩咐小朱和小钱去屋子里找一下有没有什么线索之类的,听到萧晓白的话,叶礼方紧张的想冲进屋子,又被小朱和小钱按到在地,这次没有把他松开,直接拷上了。
叶礼方没有回答,只是拿眼睛恨恨的瞪着萧晓白。
等到这个年轻小伙子渐渐喘着气恢复过来,站起身看到萧晓白盯着自己,他赶忙说:“这个东西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发誓我没有杀人,我只是帮人卖低价猪。”
“你可以随便说,但是你让我怎么相信你?假如你今天要是不交代清楚的话,哼!杀人的罪有多重,你是知道的。”萧晓白这次,是真正的恐吓,只有这样,年轻的小伙子,才会老实的交代一切。
“也就是说,你们要找的凶手,除了是一名杀人犯和喂猪匠之外,很有可能还是一个食九*九*藏*书*网人族。你们办案的时候小心点,不行通知武警支援吧。”
就在这时,萧晓白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老李打来的。
在床头的枕头下,发现一把长约两尺的管制刀具,萧晓白将刀从刀鞘中拔出,仔细的查看。刀身上很干净,似乎只是一把窝藏的管制刀具而已,萧晓白注意到在刀身上方的血槽中,有一些红色的印渍。
萧晓白看了他一眼,心里明白,这个年轻小伙子,并不是凶手,他只是恰好运输这批猪而已,示意小朱和小钱放开他,让他蹲在那里呕吐。
拿出证物袋,将刚才找到的那截手指放进了袋子,然后回到车上放好。这截手指,应该是这些猪在运输的过程中,排泄时随着污物排出来的,这些东西,还是存起来,留着让老李做检验用。
叶礼方被安排在后座,跟萧晓白坐在一起,自从窝藏的长刀,这个叶礼方就开始一言不发,萧晓白猜测,这把长刀一定有问题,而在血槽中发现的红色印渍,很有可能是人的血液留下的印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