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六章 卡车司机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六章 卡车司机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那些屠宰工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清洗猪的内脏时,发现了人的手指指节,其他的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因为屠宰的时候是十几头一起进行的,所以他们也不记得到底是那哪头猪的内脏。现在这批猪全部都挂在那里,停下来了。”
“畜生!”萧晓白听完,不由得骂了一句。这些黑心的商人,以次充好,将病变的猪肉卖给消费者,分明是于大众的健康不顾,只顾赚黑心钱了。
“应该就是这家,但是好像没人啊?”小钱扒着门缝儿看了老半天,也没有发现什么。
“你给我站着说话,还有,不许叫我大爷,我还没你老呢,你这不是咒我么?”
接过烟纸,女子看了一会,说道:“车牌号应该就是这个,我记得后四位,应该是一样的,但是司机的名字我不知道。”
夕阳的余晖照在他戴着的白色橡胶手套上,红艳似血;一截人的手指静静的躺在他的掌心,还沾着水滴。
萧晓白点点头,他本来也没有指望从屠宰工人那里得到多少线索,他们的工藏书网作只是屠宰,是根本无法接触到猪的来源的,他们唯一知道的,就是猪的肥瘦。
“今天送来特供猪的司机,你认识么?”生气归生气,但是追查案子的线索,才是最关键的。
“这些跑货车的司机,白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只有到晚上才活动的,你这样看,看不出结果的。我们直接叫门,不过先不要说是公安局的,就说找叶礼成。”
“我教给你一个常识,见了警察千万不要跑,你一跑,就说明你心虚,那就说明你有事,这叫不打自招。说说吧,你为什么见了我们就跑。”
“打听到什么线索没有?”
小朱的手快,一下子推住了门,没让他把门给关上,这小伙子撒开手就往屋子里跑,一双烂拖鞋都跑掉了。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留着长长的头发,满脸睡意惺忪的样子,穿着一身秋衣秋裤,脚上挂着一双烂拖鞋。一看到门口站着三个警察,这小伙子先是一愣,转身就想关上门往回跑。
“行,你反应倒是挺快,够聪明,但是你www•99lib.net的话我不相信怎么办?”萧晓白说完,自顾自的走到院子正中央的水池旁,水池旁边放着一盘长长的塑料管。萧晓白将管子的一头接到了自来水龙头上,打开水龙头,爬上了卡车的车厢,开始冲洗起车厢里的猪粪。
在市交警支队,萧晓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资料。
不过骂归骂,这个事情倒是不归刑警管。这是工商局的事情,只有通知工商局处理了。
“司机的名字我没有印象,车牌号我更没有注意过啊。”负责人苦着个脸,拿着烟纸摇了摇头。
轻型卡车,车主姓名:叶礼成,车牌号:xxxxx;家庭住址:城郊新村新发路六十三号。
“特供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上面不像其他生猪来源,有养殖场的名称之类的?为什么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而没有任何资料说明?”萧晓白每说一句,那个负责人的身体都会紧张得抖一下,这让萧晓白更加的怀疑了。
“走,去交警支队。”萧晓白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新发路六十三号是一个独家小院藏书网,大门紧闭着,隔着门缝,可以看到院子里还停着一辆卡车,站在院子门口,就能闻到一股扑鼻的猪屎的臭味儿。
忽然,他发现了什么,捏起那一块东西,跳下车厢,走到年轻小伙子的面前:“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在你的车上出现?”
“不认识,这些司机送来猪,我们都是谈好价钱之后现金结算,不会留收据之类的,也不会有拖欠货款的事情发生,因为这样对双方都好。不容易被发现,及时发现了也不好追查。”
姓李的负责人听了萧晓白的话,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
这句话一出口,那个负责人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警察同志,警察大爷,我真的不知道那批猪有问题啊!要是知道有问题,打死我我也不敢要啊!”
特供猪,就是屠宰场通过一些货车司机收来的生猪。这些生猪,有可能是病猪,也有可能是来路不明的赃物,但是由于价格低廉,比普通生猪的价格每斤要低五毛到一元不等,所以,每个屠宰场都会收一些这样的猪,屠宰99lib.net之后掺杂在好猪肉的中间。
“来,看看是不是这辆车。”萧晓白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烟纸,是田愣子给他写下的送猪卡车的车牌号和司机的姓名。
“行了,给我吧,你们明天自己去工商局报道,要不然就等着蹲号子。”撂下了这句话,萧晓白走出了房间。
“警察同志,我看看吧,兴许我有点印象。”一直沉默的女子忽然开口道。
泛着黄色水泡的污水顺着车厢旁边的缝隙流下,车厢里的水,渐渐的变成清澈起来。萧晓白示意小朱关掉水管,自己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橡胶手套戴上,慢慢的在车厢的缝隙处找了起来。
“我前两天跟黑蛋他们赌钱,我以为你们是来抓赌博的。”
萧晓白不由得又瞪了这个家伙一眼,这些昧着良心的家伙,考虑得倒挺周全。
屋子里静悄悄的,萧晓白盯着那个姓李的负责人,后者因为紧张变得手足无措,一双手死命的搓着自己的裤缝,紧张的有些微微发抖。那名女子,看到情况不对,想悄悄的溜出门去,也被萧晓白瞪了一眼,吓得又慢慢地坐回了椅子上。99lib.net
萧晓白倒也不着急,反正他也跑不了,小朱和小钱跟了上去,把他在屋前按到在地,扭了过来。
叫了半天门,才听到里面有人应了一声:“别叫了,来了!”然后是屋门打开的声音和骂骂咧咧的嘟哝声,一双拖鞋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而近来到了门口。
有的时候,他们收到的猪,可能已经死亡,但是依然可以通过漂白等方式将猪肉颜色变得跟正常猪肉颜色一样,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卖给小型餐馆这些餐饮渠道。
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到交警队,找到这辆卡车的资料。张望了一下,萧晓白才发现,小朱和小钱已经在警车旁等着自己了。
谢过了交警支队的同仁,萧晓白和小朱小钱两人驱车赶往城郊新村。
“好!你不说是吧?那好,跟我走一趟,咱去局里的号子里好好说,到时候别说我没有给过你机会。”
城郊新村是一个新兴的村落,这里原本是城郊的一片荒地,因为城市发展,这里被开发商开发成了一个小型的居住区,主要是一些在市区有些生意门路又买不起市区繁华地段房子的人在这里居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