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章 绑缚绳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章 绑缚绳结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确认没有危险之后,萧晓白开始为男子解绳索,但是他却意外的发现,这种绳结的打法,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解了半天,依然没有解开。
“萧哥,我跟猪头去吧,你回车上拿东西。”小钱说道。
“你觉得就凭你们手中那个破棍子,和两下三脚猫的功夫,能制的住我么?”男子轻轻一笑,将手中的空枪扔在了地上,却把弹夹留在了手里。
“别废话,快去。小朱,你枪法好,跟着我,注意掩护。”
走了一段路,可以隐隐的看到果园中的小屋了,小钱刚要开口喊话,萧晓白制止了他的举动,压低了声音说:“等等,有些不对劲。”
萧晓白用手指轻轻地在血汪的边缘挑起一丝,最下面的血液已经变成了黑红色,结成了膜状物。中间的部分,还带着一丝鲜红,表面的一层,也凝结成了暗红色的皮。
捆在椅子上的男人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拼命的开始呜呜啦啦,但是却说不出话来,他
九*九*藏*书*网
好像很着急想要说明什么。
萧晓白感觉自己的心急促地跳了起来,他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死亡和凶手,而且,很有可能,凶手还在这里。
“好像有血腥的味道,没错,就是血腥的味道。”萧晓白示意小朱和小钱,三人一起蹲下身子,萧晓白才继续说道:“小钱,你回到车上把后备箱里锁着的警棍拿出来。我跟小朱先过去看看。”
正当萧晓白在考虑的时候,他听到小屋内传出呜呜的声音,那是一个人被堵住了嘴而发出的声音。来不及再考虑了,萧晓白冲到了小屋旁。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他是这个屋子的主人么?怎么被绑在这里?凶手呢?跑了么?没有看到在哪里啊?”
里面静悄悄的,只有一个人时不时发出的呜呜声,和偶尔挣扎听到的家具发出的吱呀吱呀声。萧晓白一脚踹开了门,冲了进去。
“有,我带来瑞士军刀,给www•99lib.net你。”小朱从身后把挂着的钥匙串摘了下来,递给了萧晓白。
将警车停在苹果园外的乡村土路上,萧晓白三人走进了苹果园,果园里静悄悄的,好像并没有人在。
“那是西方最大的雇佣兵组织专用的绑缚绳结,你当然没有见过。不会解就不要乱割,小心弄坏了我的绳子。”一个陌生的男子,忽然出现在小钱的身后,用手勒住了他的脖子:“你们都不要乱动,我这个人容易紧张,再加上在国外佣兵组织学的都是杀人的技巧,我怕我会不小心使出来。”
陌生男子看了他一眼:“班长,你再委屈一会儿,我打发了这些警察,就陪你好好叙叙旧。”
田家苹果园就在青田乡南边五公里左右的省道旁,离一个村庄不远,这里依山傍水,风景迷人。公路的东边就是连绵的丘陵带,山的间隙中,几条小溪蜿蜒而下。
一看萧晓白这样的表情,小钱和小朱都有些紧张:“http://www.99lib.net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这时,小朱和小钱也冲了进来:“怎么回事?那边怎么有那么大一滩血?有没有找到尸体?”
萧晓白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况,屋子里家具很少,除了一张放在正中央的桌子和绑男人用的椅子之外,几乎没有其他家具。角落里几个大筐里,装满了苹果,另外一间房,应该是卧室,不过里面的具体情况,萧晓白已经没有时间去观察了。
继续向前?还是等待小朱小钱的支援?萧晓白有些犹豫不决。
一名男子被绑在屋子正中央的椅子上,嘴也被一条布带从脑后扎紧。看到萧晓白进来,他拼命的用眼睛示意,让萧晓白解开自己身上的绳索。
被绑着的男子,看到他,开始拼命的挣扎,呜呜的乱叫。
也就是说,在这里,很有可能已经死掉了一个人,而且还是被利器切断大动脉造成的失血过多而死亡。
离小屋不远的空地上,有一片凝结成块的血汪
www.99lib.net
。在泥土地上,虽然血液会被泥土吸收,但是假如有大量血液囤积,泥土无法完全吸收掉血液,就会形成这样的血汪,黏稠,水分极少的凝胶状血块。
萧晓白和小朱一下子都呆住了。他们带来的手枪,正好是小钱在拿着,此刻,已经被那个男子拿到了手上。只见他轻轻的一晃,弹夹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很好,子弹都上膛了,但是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吧?”
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放开了小钱的脖子。小钱捂着脖子,开始剧烈的咳嗽,咳嗽了好久,回过神来,赶快站到了萧晓白这一边。
田家果园很容易找到,在离那里还有几百米的时候,路边就有一块块白杨树做成的白色木牌,挂在路边的树上,上面标明着距离和指向。上面的毛笔字写的犀利挥洒,有一种利剑出鞘的感觉。最让萧晓白意外的是:中文下面还有英文翻译,而且翻译的很正确。看来,海归果然是海归,哪怕只是雇佣兵海归。
这是一个典
九九藏书
型的果园小屋,只有两间房的大小,萧晓白屏住呼吸,站在门口外侧的墙边,侧着耳朵听里面的声音。
跟小朱打了个手势,让他从侧面绕行,萧晓白猫着腰,朝果园深处的小屋摸了过去。
没有理会小钱的唧唧歪歪,萧晓白向他们两人伸出了手:“谁带有小刀?快点拿过来用用。这个鸟绳结,我从来没见过,解不开。”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十六时许,黑水镇青田乡。
“好吧,我们谈一谈,事实上你们看到的这些,跟你们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不想惹上麻烦。”
萧晓白盯着那名男子,脑子里却在紧张的回忆,他在回忆刚才在屋子里看到的一切,在寻找有没有可用的武器。小朱则紧张的握紧了手中的警棍,慢慢退到了萧晓白的身边。
萧晓白估算了一下时间,从天气的温度和阳光照射角度,还有风力和空气的干燥程度估测,这大概是一个小时前在这里留下的血液,按照血液的量来估算,这应该是一个成年人全身的血液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