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章 杂食动物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章 杂食动物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可逮到了重拾心理平衡的机会,学老李刚才敲自己脑袋的样子,在小钱的脑袋上用力的敲了敲:“笨蛋!猪是杂食性动物,不但是粮食,也吃肉的。人喂它什么,他就吃什么,看来我们这次要找的,是一个恶魔屠夫加养猪专家。”
飞驰的警车上。
“这家的主人呢?一起去了解一下情况。”无视小钱揉着脑袋的怒视,萧晓白推着他一起走出了房间。
此时,黑水镇青田乡外的一个果园里,地面上一汪鲜血正在静静的蔓延……
“他说他有事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你要是有事找他,可以在这里等他回来。”
“不是,听说是去买猪肚炖着吃,结果吃到一只人手,听说还会一动一动的,妈呀,吓死人了。”
“猪不是吃素的么?啥时候开始吃人了?”这次问话的傻瓜是小钱。
“我知道他叫小田,地址我丈夫在一个本子上抄www.99lib.net着。你等等,我去给你找。”
说到这里,女主人又开始干呕。萧晓白点了点头,说实话,他听到这些,也有点反胃,回头看了一眼小朱和小钱,也是面色古怪,估计跟自己的感受差不了多远。
五号楼的楼下,停了两辆警车,小区内的一群顽童好奇的围在四周观看着,显然,警车上一闪一闪的红灯,是顽童们的最爱。小区里一些闲暇的成人年,也凑在一起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去你的,不懂就别说。这种杀死哺乳动物,然后取出胃内残存食物进行煮食的方法,是一种特殊的食用方式。这种食物,对于脾胃虚弱和消化能力及恢复能力极差的人效果很好。这在野外生存中,是属于重伤员的病号饭,你想吃还吃不到呢。”
“我觉得不太可能,你不了解当兵人的心理,在部队里,班长和手下的兵九-九-藏-书-网,有时候就像是父子一般,我觉得这个当兵的,他肯定是想报答自己的班长,那就不可能会用人肉来喂猪,让自己的老班长惹上麻烦。”
“废话!你除了见过人还见过什么东西长手指。”老李有些生气的敲了敲萧晓白的头,然后又白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按照手指残留皮肤的老化程度初步推测,死者属于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具体情况还要回去检测骨龄之后才知道。手指骨头上带有啃噬的痕迹,按照情况推测,应该是被猪吃到肚里之前咬出来的。”
“你就吹吧,哪里有这样的事情。”
“这个猪肚中,总共找出两根手指,分别是右手无名指的上面两节和尾指的最上面一节。”
“恶……萧哥你别说了,我还想留着胃口吃晚饭呢。”
“你说,这个当兵的,会不会就是那个杀人之后用人肉喂猪的人?他说的对99lib•net身体很好的东西,就是指经过猪消化一半的人肉?”小钱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冷战。“妈呀,恶心死我了。”
“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吧。不要乱想了,先赶到那里再说。”
听了女子的话,萧晓白和小钱相视了一眼:“坏了,这个女人的丈夫,说不定直接找他当年手下的兵算账去了。”
“这是国外特种兵训练的基本知识之一,他们在野外失去补给的时候,连蚂蚁蛆虫这些东西都是可以食用的。这是英国特种兵内部训练资料上记录的方法。”
正准备离开,萧晓白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向女主人问道:“你丈夫呢?你不是说汤是他煮给你的么?那他现在人呢?”
“不是吧!什么人想出这么变态的吃法啊?”
“确认是人类所有?”萧晓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过于傻瓜了一些。
“听说楼上那户人家吃饭吃出来人肉了?”
九*九*藏*书*网“行,我这边差不多都收集完了,等一下去屠宰场那边看看情况,就准备回去了,回去检验之后一有结果就告诉你。”
等到女子平息了以后,萧晓白继续问道:“你知不知道你丈夫这个战友住在哪里?你有没有他的地址?”
五号楼三单元三零二房间。
趁着等待的空挡,小钱凑到了萧晓白耳边:“萧哥,你说杀人的会不会就是那个当兵的?洋鬼子可变态着呢,跟洋鬼子学来的东西,肯定不是啥好玩意。我以前看过一个片子,国外有人专门杀人来吃,还是生吃的。”
“好的,谢谢你。”谢过女主人之后,萧晓白跟老李打了个招呼:“老李,我跟小钱他们两个一起去黑水镇那边走一趟,你这边有什么新的线索及时给我电话。”
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十四时左右,东城向阳小区内。
“这是我丈夫的一个战友送过来的猪。我丈夫退伍前在部队里是一个班藏书网长,他手下有一个兵,当了几年特种兵退伍以后,又出国当了两年雇佣兵,最近才回来,在市南边的一个镇承包了一个苹果园。他前两天跟我丈夫打电话,说自己用在国外学会的方法,喂了一头猪,要跟我们送过来,让我丈夫直接拿猪肚里面的东西煲汤给我喝,说对身体很好。可是今天我吃的时候,在里面发现了一跟人的手指……”
说话间,女主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找到了,在黑水镇青田乡,具体位置不知道,我听他们打电话中间谈论起来,是在公路旁,他的苹果园叫田家苹果园,好像路边有招牌。”
女主人的脸色很苍白,显然是呕吐过,站在屋外还时不时的干呕。萧晓白说明了自己的要求,女主人强忍着恶心,开始断断续续的描述。
“但是这头猪分明是他让人送来的啊?这总不是假的吧。”
“老李,怎么样,总共找出来多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