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一章 手指煲汤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一章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归纳了一下,相似点有以下几点:
“啥?!让人吃猪肚子里的东西?你小子可不要使坏心眼啊!这个你可要说清楚,要不然我找到你,照样踢你屁股。”
小田在这边听着,傻笑着没有说话,等到电话那边闹腾完了,才继续说道:“班长你家附近不是有个屠宰场嘛,正好,我把这猪直接让我一个跑贩猪生意的朋友给你拉过去,你在他那里把猪给宰了,记得,猪肚是最好的精华,不要倒猪肚里面的东西,直接拿去倒进锅里煲汤。”
这一段时间,萧晓白除了每天上班处理一些小偷窃案,抢劫案之类,其余的时间,都将自己埋在书堆里。他买来了很多国内外的刑侦书籍资料,还有犯罪心理有关的资料,天天都在查阅学习。
十一月十七日早晨,天刚刚亮,苹果园附近的公路旁。
“踢你我还要坐车跑那么远,我傻啊?行了,不说了,我领你嫂子散散步去。明天你把猪给送过来吧。”
“喂,班长,我是小田
藏书网
啊!”一个精壮的中年汉子站在苹果园的果屋旁打着电话,他的右手边,一个猪圈里,几头大白猪正在争抢着吃着什么。
一个小时后,男子拨通了电话:“班长,猪已经送过去了,出发一个小时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你那里了。我已经交代司机了,到时候直接把猪卸到屠宰场那里,你去接车就可以了。我写的有张单,你签个字就行了。”
“成子,你记得帮我把这头猪给这个地址送过去,中间不许出差错,赶紧的送去,拖得时间久了,我今天早上喂的东西可就全部白费了。”
“没事,小田跟了我那么多年,他说是好东西,肯定就是好东西。来,忍着也要吃点。”
“这是田哥让我哥给您送的猪,我哥家里临时有事回去了,让我给送过来。您签个字。”
“什么吃法啊?小子也不说,挺神秘的,是不是故意吊我胃口啊?”电话那段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是吃的我就收下,这一九-九-藏-书-网段时间都是我下厨,天天给你嫂子煮好吃的,现在都把她喂成大母猪了。哎哟,别掐,疼……”
萧晓白推测,这很有可能是凶手试图通过类似案件来寻找的一种平衡感,她一定是经历过一场家庭的婚外情背叛。因为厨房的刀具和男性的衣服,这是一种家庭的平衡。这很有可能是她想模仿的,或者是她想重现的当年她经历的事情。
刚吃了嘴里半口,女子就把东西吐了出来:“难吃死了,要吃你自己吃。”
从胡记招待所的案子之后,日子就开始平淡下来,萧晓白虽然一直在调查有关那名神秘女子的线索,但是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妈的,洋鬼子的吃法就是怪,这猪肚里的东西,煲起来闻着那么怪,他们也能吃的下去。这个小田,净喜欢这些稀奇古怪的玩意。”
“真的那么难吃?”男子自己也尝了一口,啐了一口:“真难吃!这个小田搞什么鬼?这猪是用啥喂的?”
“我就是。”
卡车开九九藏书网动了,精壮男子挥了挥左手跟卡车道别,然后转身回到了苹果园。
一、凶手都是穿着受害女子丈夫的衣服,杀死两名受害人,并且都是用厨房用的剔骨刀来刺杀死者。这有可能只是这两个案子的一种巧合,但是很有可能是凶手故意采用的方式,她想用这种方式表达些什么。
放下手中的手机,精壮男子走到猪圈旁,又朝猪食槽里倒了些:“二白,多吃点,明天就把你给班长送去。”
除了已有掌握的两个案子中存在的一些相似点外,其余几乎没有任何线索。
但是这两个案子却有一个共同点:都是婚外情事件。而且凶手都将证据的错误导向指向了女死者的丈夫。
“班长,我敢在你面前使坏心眼,但是也不敢对嫂子使坏心眼啊!听我的没错,我那时候当雇佣兵,受了伤吃不下饭的时候,那些洋鬼子就是这样给我煲的汤,对身体很好。而且我这次,可是用他们说过的最好的方法喂出来的,假如吃了不觉得好,你过九-九-藏-书-网来尽管踢我屁股。”
说话间,他用勺子在锅里搅了一下,发现冒出来一根棍装的东西,赶紧用勺子捞了出来。
“班长,上一次听你说嫂子怀上了,我就在想能给你们送点什么好东西庆贺下,不过你那边什么都不缺,我也就不送什么了,我前两年去国外当了一段时间雇佣兵,跟洋鬼子学了一种很好的吃法,恰好家里也有,这段时间给你搞了一只。”
“知道了,那我走了。”
萧晓白查过案宗,却没有发现类似的档案。调查就这样搁置了下来,胡记招待所的证物线索,都已追查完毕,而徐海亮的322案,却因为当年的疏忽,只留下凶器和血衣,其余证物都没有留下,也无法向下追查。
“一、二、三。左边数第三个笼子里面的那头,记清楚了。”
顾班长挥了挥右手跟卡车道别之后,来到屠宰场里:“老钱,赶快帮忙把这头猪宰了,把猪肚整个切下来给我,其余的肉都先冷冻起来,我这几天来取。”
“好吃的来咯!”将煲九九藏书网好的一锅黏糊糊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屋子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有些发酸,又有些苦苦臭臭的感觉。
那是一根人的手指!
二、凶手选取的受害人几乎没有直接联系。徐海亮和许建军的家,一个在北城洪福小区,而另外一个则是市中心的天安小区。而且徐海亮与许建军的职业相差也甚远,一个是国有机关职员,而另外一个则是投机商人。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之间,秋天到了。
十一月十六日,黑水镇青田乡省道公路旁,一家苹果园内。
“好难闻啊!能吃么?我闻着好恶心。”女子瞪了自己丈夫一眼,娇嗔的说。
身旁,妻子已经吐了起来。
收好签字,年轻的司机招呼工人将猪卸了下来。“好啦,我走了,那边还等着我送猪呢。”
又是一个小时后,东城区第十五屠宰场门口。
“田哥,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怎么敢不办好?放心吧。”
一辆载满大肥猪的卡车停了下来,一个年轻的司机从车上跳了下来:“哪位是顾全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