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十二章 不再委屈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十二章 不再委屈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金亭叔,金亭叔,快出来开开门,公安局有人来找你。”村支书拍着院门使劲的喊。
“啥?公安局的人?哪来的滚回哪去,我这个院子,就不许警察进来一步,想要进我这个院子,除非我死了!”
“153目,322案。就是它!”
想明白了这一切,萧晓白忽然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压抑自己那么多天的东西,今日终于真想大白了。虽然凶手还没有抓住,但是她却再也不是一个虚幻的影子,总有一天,她会在阳光下曝光,被绳之以法。
身后的院门忽然开了,一个枯瘦的老头满脸浑浊的泪水:“你说啥?小亮他是被冤枉的?”
尖刀一把,带有血污,为厨房剔骨刀一把,属于犯罪嫌疑人家厨房刀具一套中的一把。刀身血污经DNA检验,属于两名死者所有;刀柄带有犯罪嫌疑人的指纹和女死者的指纹。
“奇怪,这小子平时最喜欢跟我一起看解剖了,今天怎么转性了?”摇了摇头,老李有些不解,又继续开始了自己的解剖工作。
在医院里,韩队长曾经想99lib.net申请再次审查这个案子,也许是处于自尊,也许时因为对老王死亡的愧疚,他并没有说出真相。当那天他看到徐海亮被执行死刑的新闻,他一下子无法承受了。
“给小亮吧。他在这边受了委屈,不能让他在那边再受委屈。”
在他死亡前的一刻,他看到了萧晓白,这个刚刚进入警队的年轻小伙子。也许是不想对方再次被蒙骗,也许是想让对方帮忙自己找出真凶,他留下了当年那场案子的总卷宗号。那是他第一个案子。
“萧哥,他不是从来没管过自己儿子的丧事么?怎么会知道在这里?”小钱悄悄的凑到萧晓白的耳边问道。
两年后的今天,她再一次用同样的犯案手法,杀死了许建军的妻子和他妻子的情夫,这一次,韩队长意识到了自己当年的错误。
火纸堆上,忽然落上了一张打印的纸,上面还有红章的印戳,火光闪起,吞没了鲜红的印记。
韩队长是一个高傲的完美主义者,他的自尊,使他无法在面对胡记招待所的案九九藏书子时说出自己办过相同的案子。他只是隐隐的感觉案子的不对,但是却在心底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徐大爷,我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我来主要是关于你儿子徐海亮的事情来的。”
看着这些证物,萧晓白感觉手脚发凉,这几乎与胡记招待所命案的证物一模一样,除了因季节变化而不同的衣物外,其余的证据和证据上遗留的线索,是完全一模一样的。
“老李,定案之后的证物都存放在哪里?”萧晓白风风火火的冲进了解剖室。
“你懂什么?!老人家一定是夜里偷偷跑来哭过。”
“我没有这个儿子,你给我滚!不许在我面前提这个名字!”
八月十三日中午,徐家沟河套地里一个新坟前。
八月十三日上午十时许,大河屯乡徐家沟。
“快说,那些证物在哪里?”
证物封存室里,萧晓白正在弯着腰寻找着。
话还没说完,萧晓白已经冲出解剖室的房门。
在路上停车加油时,他给当时负责审讯的民警电话,就是不希望悲剧再次重演。但99lib•net是因为一路上精神恍惚,所以他在开车时,没有看到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与从另一侧开过来的卡车相撞。老王不幸遇难。
坟前燃着大堆的火纸和冥币,徐老汉蹲在纸堆前,一边哭,一边跟儿子说着话。
萧晓白将证物封存拿到了证物室的办公桌上,一边填写证物查看记录,一边打开证物箱,将一个个放在塑料证物袋中的证物拿出放在了桌子上。
“你找那些东西做什么?那些都是已经定罪的,已经查证结束了。”老李头也不抬的回答道,继续手头的解剖工作。“来看看,这里有一个因为钝物击打头部造成瘀血而引起死亡的尸体,你要不要见识下?”
“就在证物室里间的封存证物间。哎……你真的不看啊?”
在他看来,老王的死,两名死者的冤情,还有徐海亮的死亡,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趁着妻子不注意,他爬上了医院的顶楼。也许,他在顶楼的时候,已经后悔了,他想重新回去查明这两个案子,但是因为妻子的突然出现,让他觉得无法面对,决然跳下。
不知九-九-藏-书-网道过了多久,老人站起身来,拉着萧晓白的手说:“跟城里你那个队长的媳妇说,我不怪他男人,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好怪的。她要是不嫌弃,可以来咱徐家沟串串门。”
萧晓白警号的最后四位数字与这四个数字一样,这只是一个巧合。但是这个巧合却让萧晓白承受了来自他人的误解与怀疑。
八月六日上午,天南市公安局。
叫了半天门,徐金亭就是把自己闷在家里,门也不开,村支书看了看萧晓白和两位民警,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这个金亭叔,是个有名的犟筋,别人都叫他倔驴,他打定了主意,谁劝都不成的,算了,我看是没戏了。”
“我来是想告诉你,徐海亮很有可能不是凶手,他是冤枉的。”说完这句话,萧晓白向村支书和小朱小钱使了个眼色,四人一起转身离去。
原来一切都是那个神秘的女人导演的。两年前,这个女人用一种高超的犯案手法,杀死了徐海亮的妻子和他妻子的情夫,通过证物造假,将证据的指向引导向徐海亮,并成功的瞒过了当时负责此案的韩队长九九藏书,使徐海亮蒙受不白之冤,并判处了死缓两年。
血衣两件。尼龙夹克一件,棉质休闲裤一条,上溅满血迹,经DNA检验,血迹属于两名死者所有。夹克上发现有犯罪嫌疑人所有的头发和头屑,经DNA检验,属于犯罪嫌疑人无误。
徐金亭,徐海亮的父亲,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在徐海亮出事以前,一直是他挂在嘴边的骄傲,但是自从徐海亮出事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他提起过自己的儿子。听支书说,徐海亮出事之后,他整整半年几乎没有出过家门。前几天去认领尸体,也是徐妈妈去的,他根本就没有去。
在北城洪福小区,当民警抓住许建军时,并从小区内找到尖刀和血衣时,韩队长已经可以完全确认了自己犯下的错误。所以,他当时急匆匆要赶回局里,就是想要找到当年的证物和卷宗,想挽回自己的错误。
“对了,这里是局里给您开的证明,案子现在暂时无法翻案,这只是一个书面证明,证明徐海亮是无辜的。”
萧晓白心里知道,徐海亮是冤枉的。
萧晓白想了想,说:“我来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