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十章 天南日报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十章 天南日报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喝了一口水,平息了一下呼吸,也顾不上什么客气了:“嫂子,我过来找你,是有事情问你,跟韩队长的死有关。”
“那行,你先把那天的事情再复述一遍。”
想到这里,萧晓白忽然觉得自己的脊梁冒起一股寒意,在盛夏时节,他却浑身竖起了鸡皮疙瘩。这个女人太厉害了。所有的证据几乎都被她完美的设计了进来,她误导了所有人之后,居然还故意留下了一个线索让警察追踪,最后,还把线索掐断。
萧晓白闭上了眼睛,按照殷红梅的描述,韩队长的情绪一直很稳定,直到出事那一天,为止。每日的事情:吃药、打针、吃饭、休息、看报纸……
话刚一落地,殷红梅的呼吸也开始急促了:“怎么了,你有什么线索?有话快说,我知道什么一定告诉你。”
萧晓白看了她一眼:得了,别管那么多了,女人哄不住的,先去办案子重要。
回去www.99lib.net的路上,车内异常的沉默,连小钱都一路默默无语。大家都知道,这个案子的线索,至此完全的中断了。
韩队长临死前一直死死的盯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恳求的光,是的,一定是这样的,那四个数字,是韩队长留下的关于这个凶手的线索!
“那天我在病房照顾老韩……”刚一张口,殷红梅的眼圈就红了,哽咽着说不下去。
“嫂子,你先别忙着哭,你告诉我,韩队长死的那一天,医院给送来的是什么报纸?”
念头至此,萧晓白忽然惊觉,自己一直怀疑韩队长的死,与这件案子有关,但是却从没有想过,韩队长是因为凶手而自杀,假如真的是那样的话,韩队长死前留下的数字,一定是一条重要的线索。
“你好,我是市刑警支队的,我姓萧,有点情况想跟你谈谈。”
拿到了报纸,萧晓白开始慢慢的翻阅,十http://www.99lib.net八日日报法制栏目的一条新闻映入了他的眼帘:杀妻恶魔今日伏诛。
“你现在把韩队长跳楼自杀那天的事情再复述一遍,越仔细越好。还有,韩队长生前有没有什么笔记本之类的,或者什么东西与1127有关?”
看报纸!报纸!萧晓白忽然意识到了,韩队长在医院的生活虽然很规律,但是,报纸上的信息,却是千变万化的,也许,韩队长在报纸上看到了什么让他难以承受的事情,他才会一时想不开。
站起身打了个招呼,萧晓白就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殷红梅在哭泣。
可以说,从一开始,所有人都被她玩弄于鼓掌之中。如今所有与胡记招待所案子有关的线索,都已经断了,萧晓白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下一步该如何走呢?自己是否有能力将这个案子侦破?而韩队长的自杀,到底又是因为什么呢?
自杀的原因,一
99lib•net
般属于两种:长期抑郁而成的自杀和短期精神刺激的过激行为。韩队长的死,明显属于后者。那么,在那一天,或者那一段时间,一定有什么事情让他无法承受。
“哎呀,嫂子,这会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个事情很着急,你先说,我不想看着队长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了。”
从椅子上跳起来,萧晓白冲了出去。
是什么事情呢?
来到天南市日报社,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韩队长家住在离市局很近的政府机关家属大院,萧晓白一阵风的冲了进去,一口气跑上六楼,等到敲门的时候,气都喘不过来了,汗水跟泉水一样往外使劲冒。
张富贵的死,看起来十分的平常,一个喝醉酒的男人开车回家时不小心翻车到山沟里,一命呜呼。
回到局里,萧晓白一个人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甚至在怀疑,自己还适合不适合做刑警,作为一名刑警,被一个凶手99lib•net耍得团团转,最后还让凶手溜之大吉。假如可以,萧晓白倒是真的想跟韩队长一样,跳楼自杀算了。
“失敬失敬,原来是萧警官,有什么可以帮上您的呢?假如要是找今天的报纸那可就晚了,咱这是日报,这个点可没有报纸了。开个玩笑,开个玩笑,有什么事情只管直说,能帮上的咱一定不含糊。”
“有,我给你找找去。”
这只是一个平常的车祸,是随处可见的,但是在萧晓白他们看来,这场车祸,却处处都透着诡异。
车祸的现场,萧晓白也去看了,结果一无所获,交警的处理,拖车的拖拽,还有死者亲属的凭吊,现场一片狼藉,可能有用的线索早已经被破坏得根本无处可寻。
“天……天……天南日报。”抽噎着将报纸名告诉了萧晓白,殷红梅又开始低头哭泣。
日报社里几乎没有人了,只有一个值班的编辑在。
“你这里有以前报纸的存档么?我想要你天南日报http://www.99lib•net七月十八日那天的报纸,最好把十七号的报纸也给我。”
萧晓白听得很仔细,在殷红梅的描述中,那一天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与往常一模一样,按时吃药打针,按时按摩,按时吃饭休息,中间看看报纸,除了上厕所与往常不同,其余的一切,都与前几天一模一样。
使劲的抹了把眼泪,殷红梅咬咬牙,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开始用一种近乎平静的声音讲那一天的事情。
张富贵可能是最后一个可以追踪到那个神秘女人的人,但是,现在这个人却忽然出了意外死掉了。虽然说这从表面现象看起来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个意外也太凑巧了点。假如说张富贵是被那个女人杀死的,萧晓白倒是觉得很有可能。
“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也找过,没有发现什么东西跟那个有关啊。”
开门的是韩队长的妻子,殷红梅,她看到萧晓白满头大汗的样子,吓了一跳,赶快把萧晓白请进了屋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