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九章 来迟一世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九章 来迟一世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嗯……我不敢确定,不过这个眼神很熟悉。我想想,好像是那次我去交警支队处理你们车祸的事情,看到那个撞车的司机,跟在这样一个女人身后。”
萧晓白他们三人都穿着警服,走过时送葬的人都纷纷回头看他们,两边站着的人,也凑在一起低声议论着。
正看着画像,小钱和小朱进来了,见到萧晓白在出神,都凑了过来:“咦!奇怪!这个女人没有笑啊,为什么我感觉她在笑呢?”
“萧哥,你懂得可真多,我都不知道这些。”
八月五日上午十一时许,天南市公安局。
忙了整整一个上午,王晓霞、戴国庆和欧阳丽红三个人对那名服务员的记忆画像都完成了。因为怕三个人在一起,会互相干扰结果,所以,在记忆画像时,萧晓白特意安排他们三个分别在不同的房间完成。
萧晓白想了想,招呼小朱和小钱:“把车停下锁好,咱走过去吧,反正不远了。”
在对比戴国庆和王晓霞的记忆画像
九*九*藏*书*网
时,萧晓白发现,虽然他们两人做出的记忆画像相貌相去甚远,但是有一点描述是一致的:那名女子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嘲弄的笑意,这是让人印象最深刻的。
现在一切的线索都断了,只有手上三张描述迥异的画像,也许戴国庆的描述要符合事实一些,但是萧晓白也不能确认,因为戴国庆说过,他记得那个服务员化妆化得很浓,就像是一张街头随处可见的面容。
但是在心底,萧晓白已经开始苦笑了,这一次,等待自己的是什么?摸了摸自己警服上的编号,萧晓白心中不由得泛起一阵酸楚,韩队长的死,到底与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自己已经追查到这一步了,却根本无法知道韩队长的死因。那一串数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抱怨啥?大家吃的就是这碗饭,穿了这身皮就是这个命,你就消停会儿吧!我还要开车呢。萧哥刚出院就跟着天天跑来跑去折腾,人家都99lib.net没说啥,你瞎起什么哄?”
张燕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晓白就冲了出去。
打发了小钱和小朱两个人,萧晓白带着画像回到了办公室,一个人坐在那里盯着画像出神。
“怎么会来晚了,他出去了么?我们可以等他回来。”
村子里正在举办白喜事,送葬的队伍长长的,堵在村前的路上,警车根本无法通过。中国人的规矩,死人为大,不管你做什么的,假如送葬的队伍不想给你让路,你根本没有办法过去的。
“你没看到,头顶戴白布和麻绳的都是一些小孩子和年轻人么?而中年人和老人家,都没有戴白布,仅仅是在胳膊上扎着,而且,他们都也没有下跪。农村的习俗,送长辈才需要披麻戴孝,而长辈一般是不送晚辈的。这些中年人都是来帮忙的,他们都是长辈,所以才会在胳膊上扎上白布表示。”
“你找张富贵啊?!那你可来晚咯,找不到了。”老大爷在鞋底上敲了敲烟袋,伸手开九*九*藏*书*网始摸口袋。
用力的摇了摇自己的脑袋,萧晓白努力把自己脑中的杂念驱除出去。无聊的猜测对办案是没有任何帮助的,等这边的线索追完了,自己也许该好好的去调查一下韩队长留下的数字是什么意思。而眼前,最主要的,是追这个神秘的女人。
萧晓白把手中的画像扣在了桌子上,瞪了两个人一眼:“查到什么线索了么?”
天南市郊外,飞驰的警车上。
虽然韩队长是自杀,萧晓白却有一种感觉,他的死,与这个案子,与那名神秘的女子,有着莫大的关系。难道韩队长知道些什么?或者他与这个女子有什么恩怨?
萧晓白点点头,这本来也就在他的意料之内,这个女人能将证据和线索做得那么隐蔽,没有理由会留下这么大一个破绽给他的。
“没有,那个号码是神州行的,是集体购买的那种,记在一个叫王强的人名下,但是查到他是一个卖充值卡的小店店主,他也没有印象那张卡是谁买的。算是白99lib•net跑了一个上午了。”
“这个女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咦,不是,不像,刚看感觉很像,仔细看又不是。”张燕进来看到了画像,歪着头自言自语。
小钱听了,回头看了看萧晓白,却发现对方正在摸着下巴沉思,耸耸肩,坐在那里不言语了。
八月五日下午二时许,高阳镇莲花乡上马石村。
萧晓白有一种预感,这一次,他们又要扑个空,也许那个女人出现在小张面前,就是为了让他找到这名司机,而且,在这个司机这里,她肯定也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萧晓白知道,她的嘲弄是针对谁的。盯着那副画像,萧晓白的脸有些火辣辣的发烫,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
虽然已经有了这样的预感,萧晓白仍然不愿意放弃这唯一可能有用的线索。
“等不回来咯,喏,那边棺材里抬的就是他。”
“小张,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个女人?”萧晓白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走过队伍之后,萧晓白对小朱和小钱说:www.99lib.net“可惜啊,一个年轻人就这么死了。”
结果出来了,但是却根本无法让人满意,因为三个人的画像结果,根本不一样,三张画像,以戴国庆的最清晰完备,而欧阳丽红的几乎没有任何效果。
“少拍马屁,我只不过恰好是农村出生的,知道这些习俗。”
现在唯一能够确认的,是一双带满了嘲弄意味的眼睛,这让自己如何追查下去呢?
萧晓白带着两人从送葬的队伍中穿行而过,送葬的队伍正好在拦棺,一群人跪在那里,还好路两旁的大树长得十分茂盛,假如没有这些树荫,这拦棺的折腾可够受的。
“猪头,我怎么感觉最近一直都在车上过日子啊?我现在晚上回去睡觉,感觉床都在晃。”小钱的嘴,整天都是闲不住的,让他闭嘴,简直比堵上火山口还难。
好不容易走到村口,萧晓白向一个坐在树荫下乘凉的老人问道:“大爷,请问您知道张富贵家怎么走么?我们找他有事情问。”
“你怎么会知道是年轻人呢?”小钱不解的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