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八章 游戏开始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八章 游戏开始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走吧,回去吧。带王晓霞也回去,明天等她给疑犯记忆画像完,就给她办了手续让她回家,还有许建军的。”回过头,萧晓白对着戴国庆说道:“戴先生,您能不能抽空到公安局一趟,帮我们进行记忆画像?最好带上你的那位朋友。”
“老板,你不是把所有的服务员都叫来了么?是不是最近一段时间有人辞职了?案发之后有没有服务员不干的?”
话刚一落地,那个叫白玉的服务员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那天七点起床,在楼梯口看到陈玲在下面服务台趴着睡觉,我就想再多睡会,结果睡过了,睡到八点才下去。”
说话间,胡记招待所的老板小跑着过来了:“警察同志,咱这儿就四个服务员,已经全部叫过来了,您看您是怎么问话?我一定让她们全力配合,谁不配合的就扣谁的工资。”
萧晓白扫了两个服务员一眼,说:“你们最好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就要去公安局说了。”
“你等一下,我给你去找。”
九九藏书网“不是,我肯定,她的脸是圆脸,个子也矮,我当时看到的那个服务员,脸尖尖的,个子都跟我差不多了。”
“那就是说,七点半的时候,是白玉在值班了?”萧晓白的话刚出口,那个叫白玉的服务员脸色就变得煞白。
萧晓白听了这句话,白了这个肥肠碌碌的家伙一眼,心说:“你的主要目的不是让她们配合吧,你最想要的其实是扣她们的工资。”
两个服务员开始争吵,萧晓白的心情却落到了谷底,也许,王晓霞看到的服务员就是凶手,但是,这名假装成服务员的凶手,却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萧晓白拿着那一条记录,让服务员辨认是谁写下的,结果,所有的人都摇了摇头,这不是任何一人的字迹。
萧晓白皱起了眉头,这就奇怪了,王晓霞不可能撒谎,她的回答在逻辑上也说的过去,但是现在并没有发现那个服务员,这是为什么?
“王晓霞,你再仔细看看白玉,你当时看到的是不是她?”
想了想,萧九*九*藏*书*网晓白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局里的值班电话:“喂!你好,我是刑侦支队的小萧啊,你是哪位?哦,小童啊,小童,帮我一个忙,查一个人的住址。”
“不是我,我说了我七点钟敲了你的门之后就回去睡觉了。”
“好的,我明天请假过去。她那边,我尽量吧。”
萧晓白一下子瘫软的靠在了墙上,小钱赶快过来扶住了他,“我们要不要去移动查一下号码的户主名?”
咳嗽了一声,打断了招待所老板的唧唧歪歪,萧晓白吩咐让四个服务员站成了一排,每人之间相隔一米距离。然后又让王晓霞,每一个都仔细的辨认了一遍。
拿过钥匙,萧晓白来到服务台后。这是一个普通的服务台,有两个抽屉,一个放的是现金,另外一个是账单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文件。桌子上放着一台老爷机电脑,萧晓白看了一下机型,他很怀疑这台电脑能不能正常开机。
“你仔细看清楚了,没有记错吧?”
“没有啊,一直都是这四个服务九-九-藏-书-网员啊,你可以问她们。”
“可我看着分明就是你。”
“这样啊,对了,我当时还奇怪呢,我退房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很神秘的对我笑,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说要我好好保存,一个月之内假如有人来找,就交给他,会有大奖送,假如一个月之内没有人找来,就扔掉。”
“七月十五日早上,你们交接班是在什么时候?”
萧晓白刚一把目光转到陈玲,王晓霞就说道:“也不是她,她脸上有个痣,那个人脸上没有,而且那个人跟她一点都不像。”
“喂,不错啊,没想到刚刚二十天,你们就找到了这个号码。”一个略带沙哑的女声,语气中透着的不经意却让萧晓白有些脊梁发寒,“游戏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萧警官,我等着你的表现。”
一听到胡记招待所,男子赶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关了门,来到了楼道里。“警察同志,对不起,我妻子在家,我不想让她知道。有什么事情,我一定配合。”
八月四日晚十点半,常胜街九-九-藏-书-网九巷七号318房。
说完这些,电话就断了,萧晓白还没有说上一句话,他赶紧再次拨通这个电话,服务提示却是对方已关机。
“老板,你们这里有没有值班表之类的记录?”
忽然,一个退房记录引起了萧晓白的注意,那是209房间的退房记录,没有标明时间,而且字迹很僵硬潦草,像是刚学会写字的人写下的一样。
拨通了号码,萧晓白的心紧张得开始咚咚乱跳,他知道面对的很可能就是凶手,这让他有些紧张,有些激动。
“陈玲和白玉是哪两位?”
萧晓白仔细的查看着七月十四日到七月十五日的开房记录和退房记录,一条条开始核对,除了406房没有退房记录外,其余房间,都十分正常。最早的一条退房记录在早上五点钟,而最迟的在十二点二十分。
两个小姑娘怯生生的站了出来。
“您好!请问戴国庆在家么?”
“没有!我七点上来敲了你的门,我就回自己的屋子睡觉了。”
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王晓霞点了点头:“不是,这
九*九*藏*书*网
些都不是,我非常肯定。”
“是哪个告诉你房间号的?”
“号码还在么,快点拿给我。”
“有!有!小陈,去把你们的那个值班考勤表拿来。”
接过考勤表,萧晓白直接翻到了七月份那一栏,七月十四日夜班人员,陈玲;七月十五日早班,白玉。
“这样的,我们怀疑当时给你办退房手续的服务员与命案有关,你有可能是最后一个看到她的人,所以,我想请你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或者帮我们画像。”
“七点钟。”
“都不是,那个服务员,虽然我记不太清她的模样了,但我可以肯定,不是这四个服务员中的任何一个。”
“没用的,你觉得这个女人能把我们耍成这样,她会犯下这种低劣的错误给我们机会么?”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岁的男子,看到是警察,连忙把防盗门也打开了:“警察同志,什么事?”
“都别吵了,你们现在都老老实实站在那里,我现在需要对你们的服务台进行搜查,钥匙在谁手里?”
“哦,我们找你是关于胡记招待所的案子。”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