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六章 捉奸成尸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六章 捉奸成尸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假如她向服务员询问自己丈夫的开房记录,那么,服务员肯定会有印象,那么重要的线索,服务员不可能隐瞒不报的。
“大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谢谢您,也谢谢你,刘师傅。”
“哦!你说那个跑了一夜给五百块的女人啊?有印象,不过长什么样子不太记得了,太久了,她说只要我带她跑遍南城区的旅店,就给五百,我有印象。”
“谢谢您了,大爷。”
刚走出了刘家的院子,身后就响起了刘大妈的声音:“快点把那天的钱交出来,这死孩子,每天才上交不到两百块,原来跑来的钱你都给贪污了。”
萧晓白懊恼的打了自己一巴掌:原来,自己被她大大的耍了一把!
“妈!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零花钱?!”
“小朱,转向,我们去再次提审王晓霞!”
“大妈,不是这样的,我们今天来,是找刘建忠了解一点事情,没有其他事。九*九*藏*书*网
说话间,一个愣头愣脑的年轻人一边扎着裤带,从屋里走了出来。“妈,别整天把我想的那么坏,我哪里有犯事情了。真是!”
“大爷,您好,请问刘建忠家怎么走?”
“大概是常胜街那块,她自己下车去的,那个巷子太窄了,进去不好倒车,我不知道那里叫什么,只是听人说过那里有旅店。”
听着身后院子里的追打声,萧晓白苦笑着摇摇头,平淡的幸福,也许就是这样吧?
“她包你的车,从几点到几点,总共用了多长时间?”
萧晓白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异的循环,每一次找到突破口,每一次都会被证据推翻,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断了,他又陷入了毫无头绪的盲目中。
“死钱串,你又乱翻我东西,我刚买的东西就被你翻得一清二楚了。”被小钱叫做猪头的民警并不胖,只不过姓朱而已。
藏书网萧晓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刘建忠:“照片上这个女人你见过么?”
“老二,快起来了,有人找你。”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一边回答,一边走出门来。
“家里缺了你吃喝了?这钱是给你留着娶媳妇的,都快三十了,还没讨到老婆,你弟弟的女朋友肚子都大了,你不着急我还着急呢!”
“猪头,放歌听吧,太闷了,上午找出租车司机的资料跑了大半天,下午又来找人,我都快累死了,快点放歌放松放松。萧哥,没意见吧?”民警小钱从后排车座探出脑袋,伸到了司机位,开始在抽屉乱翻。“猪头,我记得你有一张很劲爆的外国碟的。”
凶手到底是谁呢?
坐在车上,萧晓白却陷入了沉思:现在王晓霞不在场的证据也被证实了,那么凶手到底是谁呢?
“没印象了,我们跑出租的,天天拉客,谁记得住那么多人啊?”
九九藏书
“好像是晚上十点多开始的吧,到早上八点钟让我送她回去的,她家在北城一个什么小区来着。”
萧晓白和两位民警按照老大爷的指点,找到了刘建忠的家。
仔细的看了很久,刘建忠摇了摇头:“没印象。”
“您好,刘建忠在家么?”萧晓白先是敲了敲门,才开口说话。
而且她假如要想进入房间,那么一定会要用到钥匙,房间门没有暴力破坏的迹象,那么,她又是如何拿到钥匙的?假如是服务员跟她一起进入房间,那么,报案时间肯定会提前到早晨七点钟。
刘大妈的脸一下子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花:“那就好,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们一定尽力配合。”
“胡记招待所?胡记招待所……没有印象啊!我就只记得早上快七点了她还在找,后来去了一家,就慌慌张张的回来了,也不说找了,就让我把她送了回去了。”
“那九_九_藏_书_网你十四日晚上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王晓霞前去捉奸,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人在哪一间房的?她又是如何在不惊动服务员情况下进入房间的呢?
“早上快七点,在哪一块?你还记得么?仔细想想?”
血衣和凶器在许建军家,但是血衣的血迹轨迹,排除了许建军作案的可能;王晓霞到过现场,但是按照死亡时间推断,两名死者死亡时间是十五日凌晨三四点钟左右,按照出租车司机和王晓霞自己的交代,她到达现场时,是早晨七点钟左右。那么,凶手也不可能是她。
“这死孩子,让你听话你还顶罪,快点过来跟警察同志说说情况。对了,警察同志,只顾着说话,还没请教您贵姓啊?”
两个人的对话,像一道闪电击中了萧晓白,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逻辑问题。
萧晓白和两名民警对视了一眼,心说:“这是什么人九九藏书网啊,原来有印象是冲那五百块才有的。”
“你再仔细想想,她说她包了你的出租车,在南城区跑了一个晚上,有没有印象?”
“那你记不记得到南城胡记招待所大概是几点钟?”
八月四日下午四时许,天南市北城区花园新村。
“哎哟,是警察同志啊,是不是我们家老二又惹什么麻烦了?这孩子就是不给我省心啊,警察同志,您可要高抬贵手,回头我揍死他,有什么事您多担待点。老二,快起床出来了,警察同志来了。”
“没事,没事,大妈您别客气,我们也就是一点小事,问完就走,那边局里还有案子等着呢。”
“刘建忠……刘建忠……哦,你们找老刘家的老二吧,一直沿着这个巷子走,最后的那一家就是,他们家有很大的一个葡萄架,一看就知道了。”
萧晓白点了点头,刘建忠所说的,跟胡记招待所的地理位置和描述相符,看来,王晓霞并没有撒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