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五章 名牌服装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五章 名牌服装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王晓霞见到萧晓白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承认我去过现场,但是,人不是我杀的。”
“这还差不多!你这小子,看我老头子好说话,没事跟那些老女人学着乱嚼舌头。快说,小心以后我真的不让你进我这门。”
在心理学上,自杀是一种自私的心理行为表现,自杀者往往带着现实恐惧和逃避。韩队长是一名刑警,而且生活幸福美满,没有理由做出如此不理智的行为,而且,在他死前留下这样四个数字,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么,这四个数字,究竟又指的是什么呢?
“恩?衣服怎么能模拟现场?你可不要糊弄我。”
缓了口气,萧晓白继续说道:“按照这样的身材推论,凶手一定是一个个子在一米六以下的人,而许建军的身高,有一米七五。相应的,我发现罗通妻子的身高正好是一米五八,而罗通死后,他妻子反应一直很冷漠,认领完尸体,就回到自己老家居住去了。所以我才会怀疑凶手是她。”
藏书网
“你说,把你的衣服脱下来,给小孩子穿,会是什么样子?”
是这个案子?还是韩队长未了的心愿?萧晓白觉得自己偏重前者一点,因为韩队长看到自己之后留下的这四个数字,一定是与工作有关,因为自己和他是同事关系,他的眼神带着一种请求,那是一个未了心愿的嘱托。
感情这种东西,相爱时是那么的甜蜜和美好,但是当背叛和妒忌滋生的时候,感情就是最凶残的利器。
正收拾着,小张跑了进来。“小萧,王晓霞醒了,她坚持要见你,闹得很厉害,谁都没办法,你要不去看看?”
萧晓白的心中忽然泛起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有一种恶心和厌恶在里面,又有一丝怜悯和不忍。
“小萧,行啊!不错啊,你是怎么想到疑犯是这个女人的。”老李一走进证物室,就开始对萧晓白打趣,一句话打断了萧晓白的沉思。
“你记不记得我带回来过一套被红色颜料泼脏的九九藏书网衣服?”
“那是我按照在抓捕许建军的时候,在现场发现的血衣同样的牌子和大小特意买来的。然后我找到了许建军,重新模拟了一下现场。”
“恩……恩……”老李听着挺乐,半天才琢磨出味来。“好小子,敢戏弄我!以后别想进我这证物室一步!”
萧晓白转过身子,向王晓霞问道:“你就是穿着这双鞋子去案发现场的吧?怎么样?刷这双鞋子费了不少功夫吧。”
韩队长为什么要自杀?而他死前留下的那四个数字到底又指的是什么呢?
“别……别……我说还不成么?”
王晓霞没有回答,或者说,她已经无法回答了。她瘫软在小张的怀里,嘴唇不住的抖动,却说不出任何话来。
“我那里比的上您,您是老师嘛!咱局里所有的人在您面前永远都是学生。比如说,您在家用的都是榴莲皮,那是办公室小童家搓衣板远远比不上的。”
来到证物室,萧晓白和民警一起拉上了证物室九九藏书网的窗帘,关闭了所有的灯光,屋子里一下子暗了下来。
OH!SHIT!
自己辛辛苦苦推理出来的东西,老李居然拿来做了一个这样的评论,让萧晓白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赶往审讯室的路上,萧晓白心里一直犯嘀咕:“怎么回事?为什么疑犯都点名要我?难道是我长得很善良?”
萧晓白觉得王晓霞这句话像一把大锤,砸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他有些晕乎乎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萧晓白看了老李一眼,发现老李正不住的点头,显然十分的赞同。
“我试着推想了一下,很有可能是王晓霞跟踪过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人,不知她从什么渠道拿到了许建军家的钥匙,偷来了许建军的衣服和厨房里的剔骨刀,但是因为鞋子不合脚,所以鞋子还是穿的自己的。她下药给自己的丈夫和丈夫的情人,然后用刀杀死了两人,然后嫁祸给许建军。”
“对!在现场我们发现的血衣,从下面数第九-九-藏-书-网三个扣子以上才有血迹,这是因为衣服的下摆在裤子里扎着。假如按照这个位置来扎腰带的话,那么穿这个衣服的人,一定很矮小。而许建军穿上同样的衣服,衣服扎入裤子,会把第二个扣子以上都漏在外面。所以,假如是许建军杀人的话,除非他练了缩骨功。”
瘫软的王晓霞被小张和女刑警一起带走了,审讯结束之后,等待她的将是审判和牢狱生活甚至是死刑,这个案子可以说已经告破了,按说萧晓白应该感到高兴才是,但是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的心中依然是疑雾重重。
“废话!那能穿么?一个上衣能给小孩子当袍子穿了。”
“小萧,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女人真可怕。看来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就不应该跟女人多打交道。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老李摇头晃脑的去了,剩下萧晓白一个人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老李是个很有趣的男人,五十多岁了,当了那么多年法医,尸体都不怕,却很害怕跟陌九九藏书生女性呆在一起,萧晓白听了别人讲老李这个故事,一直在怀疑,这种男人是如何讨到老婆的。
刚才有三个女人在证物室,老李吓得连门都不敢进,等到人走了才敢进来。
“记得啊!那条裤子还是花花公子牌的,真可惜了。”
愣了好半响,萧晓白摇了摇头,开始收拾证物室里的证物,一件件用证物袋封存好,然后贴好标签,这些证物,都是日后审判时需要用到的,不能有一丝纰漏。
萧晓白拿出一个玻璃喷壶,开始对着桌子上的鞋子挨个进行喷洒,他喷得很仔细,每双鞋子的鞋面和鞋底,都仔细的喷洒了一遍。
没过多久,老李又转了回来:“刚才忘记告诉你了,其实办案的时候,不用什么东西都要那么完全一致的,你用花花公子西裤做试验,跟地摊上买的山寨货做试验,是没有任何差别的,哎,浪费了一条名牌裤子,好几百呢!”说罢,又晃晃悠悠走了。
昏暗中,一只皮质高跟鞋的整个鞋底前部,散发着清幽色的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