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二章 证物缺失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二章 证物缺失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鲁米诺发光试验:用鲁米诺0.1克,过氧化钠0.5克,加蒸馏水100毫升配制试剂。试验时将所配试剂装入玻璃喷雾器内,在暗室内或夜晚对检材进行喷射。如为血迹,就会呈现出明显的青白色发光现象。这一反应,不具有特异性。这是一种很有效检测血迹存在的方法。

看着客厅拿塑料袋封好的“可能性证物”,萧晓白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没有经验,假如是老刑警的话,一眼就可以分辨出那些证物有用,哪些没有用。
“有没有数,还不是您一张报告。老李,李老师,求您了。”
打开带回的证物袋子,摆满了长长的证物台,萧晓白拉上了证物室的窗帘,关掉了所有的灯,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
“啊?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这些东西,我这里可是有数的。”
萧晓白戴上特制的眼镜,使劲的晃了晃手里的喷雾桶,心说:“许建军,能不能证明你说的话,也许就看这一次了。九九藏书网
让负责的民警打开了封条和房间的门,萧晓白一个人进入了房间。
漆黑中,只听到喷雾桶喷水的声音在嘶嘶作响。
萧晓白闭上眼睛,许建军近乎疯狂而又绝望的眼神再一次出现在眼前。假如他是凶手而又在撒谎的话,那么他的演技也太高超了。那么,自己究竟是哪里出错了呢?
证物:血衣两件。白色短袖衬衫一件,上带有大量血迹,呈溅射状,主要分布于正面,血迹DNA检验,分别属于两名死者所有。条纹西裤一件,上带有血迹,主要分布于膝盖以上,膝盖以下有少量血迹,血迹DNA检验,属于两名死者所有。在裤子裆部发现的毛发,经DNA检测,属于疑犯下体毛发。
穿上他的鞋子,戴上他的脚镣……鞋子!
假如说是其他同事检验时没有注意细节,未发现可疑的地方,那么自己在这里仔细的检查了很久,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利于许建军的证据。
干嘛?开玩笑,藏书网许建军脚上还有一双呢……萧晓白忽然开始佩服自己的细心,陷入自恋的他,没有觉察到车内其他的两位,脸部颜色都转为铁青色。
萧晓白先是兴奋了一下,接着又是苦笑:自己又要当跑腿的苦力了,而且现在自己坐车就紧张,这一路,又有的罪受了。
从看守所出来,萧晓白想了很久,虽然他相信许建军的话,也相信他不是凶手,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假如想要为许建军洗脱罪名,解开这个谜团,那么,一切的工作还是需要回到证据上去。
为了不丢失任何有用的线索,萧晓白把屋子里四十多双鞋子都打包带走了,其实男式鞋子并不多,只有十双左右,其余的全是女式的鞋子。看来男女的区别,从细微之处就可以看出。
来到证物室,重新取到了证物,萧晓白开始仔细检查。
而证物里,并没有出现鞋子,在抓捕许建军的过程中,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在小区找到的血衣和尖刀吸引住了,并没有九_九_藏_书_网意识到证物中缺失了这样一件。
洪福小区是一个比较低档的小区,这里保安力量并不是很足,仅仅在小区的出口门口,有一个保安亭,两个保安正坐在里面闲聊。
从这些证据来看,一切似乎都指向许建军,但是从许建军在看守所的反应,又不像是撒谎,看着这些证据,萧晓白陷入了沉思。
“好吧!说好了,下不为例。”
看了看屋子里衣物篮的臭袜子,萧晓白一咬牙,也给打包收了。紧接着到阳台转了一圈,又收获了五双拖鞋和两个拖把。
“老李,我想证明一下自己的一个猜测,能不能帮帮我个忙?我想取一点鲁米诺试剂。”
“嘿!你小子,准备开店卖鞋子,还是准备转行帮人修鞋子啊?怎么带回来那么多鞋子。”刚一进鉴证科,老李就开始打趣:“哟!还有拖把,得,咱公安局直接转行做家政服务公司得了。”
萧晓白考虑了很久,这也许是最后的突破口。
萧晓白忽然想起自己上心理学时老师的一九-九-藏-书-网段话:假如你想了解一个人真正的心理,你一定要完全的进入他的角色,穿上他的鞋子,戴上他的脚镣行走,那么,你就会明白他的快乐和痛苦。
进门的两个民警,看着一大堆的东西,目瞪口呆,嘴里嘀咕了半天,极不情愿的开始把这些东西搬上车。
车都跑了一半了,萧晓白忽然叫道:“哎!哎!等一下,转向,去看守所。”
再一次进入这个房间,萧晓白觉得要比自己记忆中感觉清晰的多。房间很大,大概有150平方左右,三间卧室和一个客厅,厨房和卫生间在左手边,阳台就在客厅的正面。
老李是一名老法医,萧晓白最近一段时间老来鉴证科,跟他混得很熟。老李虽然心里觉得萧晓白总是要这要那,麻烦的很,但是心里还是挺欣赏这个认真负责的小伙子的。
萧晓白在屋子里仔细的寻找着,他随身带来了十几个证物袋,因为他知道,这一次要带回的,可不是简单的一小包。
回到局里,萧晓白拿着手头的那一藏书网堆案子资料仔细的看了很久,结果毫无头绪。尸检报告没什么好说的,除了死亡时间判断无法准备推论之外,没有任何的疑点。血衣和凶器的检验报告,倒是没有那么详尽,只是说上面沾有属于许建军的毛发,而血迹又属于两名死者。
凶器:尖刀一把,属于厨房用剔骨刀,与疑犯家厨房用成套刀具吻合,属于同一套刀具。从上面沾染的血迹检验,分别属于两名死者。刀身发现指纹分别属于女死者与疑犯所有。
凶器和血衣,这是两个最重要的证据,而现场发现的那些避孕套之类的证据,根本没有任何指向性,而最重要的证据又偏偏都证明许建军嫌疑很大。
萧晓白忽然意识到,证物里面少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假如是许建军行凶,他的身上沾满血迹的话,那么,他的鞋子上也肯定少不了有血迹出现。
“算了!这么多东西,自己一个人肯定拿不动,而且自己还是刚刚出院的伤员,叫外面那两个民警过来帮忙吧。”萧晓白在心里对自己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