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一章 不是凶手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一章 不是凶手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你老实点,假如敢乱来,小心你的狗头。”看守的民警在出去时,还是不放心,威胁了许建军一句。
从看守所出来,萧晓白的脑子有点乱。许建军最后的那番话,不像是假的,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件案子就有点让人恐怖了。是谁有那么高超的手段,制造出如此多证据来混淆人们的视线?
“他妈的我说过一百遍了,人不是我杀的,你们这些鸡巴警察,找不到凶手就把罪名扣到我身上,老子没有杀人!”假如不是隔着桌子,萧晓白很怀疑许建军也许会一拳打来。
两人的体内发现有安定成分,也就是日常我们所说的安眠药,看来是凶手为了方便作案下的药。男性死者体内还有一定的壮阳药成分,这个倒很有可能不是被下药造成的。
萧晓白向看守的民警示意了一下,民警有些迟疑:“他刚才那个样子……”
从现场带回的矿泉水瓶和饮料瓶提取的液体检验,未发现有安定药成分,但是在带回的杯子里,发现了安定药成分的残留http://www•99lib.net,茶杯里放着的袋泡茶包,也发现了药物残留。
“但是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如何说?血衣是你的衣服,上面还带有你的毛发;凶器是你家厨房的刀具中的一件;而且两名死者体内的安定药成分,跟在你家发现的安定药成分完全一致,这些你该如何解释?”
“许建军,我来是想问你一些情况,我希望你照实回答,我是负责你妻子被杀案子的……”萧晓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许建军的咆哮打断了。
尸检报告上显示,两名死者的直接死因均是锐器刺伤肺部引起的,两人的体表尸斑也显示,死亡后尸体未被移动过,也就是说,胡记招待所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沉默了半响,许建军好像下定了决心:“不怕你笑话,我老婆的事情,我在三年前就知道,假如想杀她,我早就动手了,何必等到今天?我是一个失败的男人,不过人真的不是我杀的,相信不相信,随你,大不了就是一死,99lib•net反正我活的也挺窝囊的。”
假如说他心理素质好,这也有点好得太过火,假如真的如他自己所说,还有韩队长的说法,他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又会是谁呢?
在看守所,萧晓白看到了许建军,这个中年男子消瘦的异常厉害,眼窝都深陷了下去。

女性死者的阴道检验发现,生前有性行为,按照时钟理论,床上主要分布于12点钟方向,属于自愿性行为,从现场带回的避孕套提取的体液显示,分别属于男性死者和女性死者。
许建军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死死的盯着萧晓白看了半天,忽然说:“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萧晓白回到局里,首先做的,就是要来了胡记招待所案子的尸检报告。
萧晓白摆了一下手,示意不要动手。
而韩队长死前留下的那四个数字,又是什么意思呢?
萧晓白忽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难解的谜团。
“那我该如何相信你呢?”
“你不像其他警察……”许建军开口的第一句
九-九-藏-书-网
话,让萧晓白有些惊讶。
“你说的那些,我都承认,但是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衣服上的血,和厨房里的刀,为什么会有那些东西,我真的不知道。安定药的是怎么回事,我真的说不上来,我家里从来没有过那种东西。”
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十五日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因为房间一直开着空调,无法完全做出正确判断。
仔细看过检验报告之后,萧晓白陷入了沉思。
“没事,我一个警察,连个戴手铐的人都收拾不住么?”
车祸的时候,放在后备箱里面的证物之类,并没有受到损坏,当天就和尸体一起送到了鉴证科。
“眼神。我做生意那么多年,见的人也多,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们看我的眼神,都是看罪犯的眼神,而你,是真的想知道真相。”许建军的话让萧晓白有些默然。
从那次催眠治疗之后,萧晓白的生活开始变得简单而重复,每日按照医生的叮嘱,躺在床上静养,按时吃药,按时起床散步作为运动。小张也经www•99lib•net常来看他,只是关心他的恢复情况,偶尔聊两句其他的,好像那些事情已经完全被所有人遗忘,根本无人再提起一样。
现在一切的证据都指向许建军,不管是凶器和药物,还有发现的血衣,这些证据都指向许建军,但是为什么许建军在如此强大的证据面前,依然咬定自己没有杀人呢?
韩队长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萧晓白想起了别人对韩队长的评价,高傲自信的完美主义者,但是这样一个人,丢下一个未破解的案子,跳楼自杀,这让人有些不解。而且,那四个数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韩队长留下的线索?那么,这个线索又指向何方呢?
血衣上带有的毛发,检验结果属于许建军所有,从许建军家,民警们还找到了一瓶用了一半的安定药,成分与现场发现的药物成分完全一致。
“好了,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讲了。”萧晓白对许建军说道。
一个星期之后,萧晓白终于出院了。他本来伤的就不重,而且作为年轻人,他恢复能力也比较快。在他的藏书网一再要求下,医院请示了局里的意见,再一次给他检查了一遍身体,然后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但是萧晓白的心里知道,事情并不是如表面看起来这样简单,老王的死,是因为车祸;但是韩队长的跳楼自杀,一定是有原因的,而且很有可能与胡记招待所那个案子有关。
洪福派出所送来的尖刀和血衣,也检验完毕。血衣上存在两名死者的血液飞溅物,而两名死者身体创口的对照及尖刀上血液DNA检验,也确定尖刀就是凶器。
“1804号!坐下,老实点,又想吃棒子了?”看守的民警立刻将许建军按在了座位上,并拿出了随身的警棍。
萧晓白在等待,他在等待出院,他在解开这个秘密的机会。
萧晓白决定,去见一见许建军,看看他到底怎么说。
时钟理论:女性在发生性行为的时候,都会产生阴道瘀伤,按照正面仰躺的姿势,按时钟划分区域,自愿性行为的瘀伤点主要分布在12点钟方向,非自愿性行为(强奸)的瘀伤点主要分布在6点钟方向。
“为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