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章 那段记忆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十章 那段记忆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老王,队长今天怎么了?平时是不是也这样啊?假如平时都是这样那可就惨了。”萧晓白小声的问。
路过加油站的时候,给车加了点油,萧晓白注意到,韩队长在付完帐之后,远远的走开,打了一个电话才回来。
萧晓白忽然想起韩队长的话:“小萧,你怎么知道人就是许建军杀的?”记忆中韩队长曾经在加油站远远的打了一个电话,那个电话就是打给负责的审讯民警的么?
韩队长叹了一口气,再没有说话,车厢里再次陷入了沉默。

“老王,你说刚才那个男的,可真狠,虽然他老婆做了那种事情,对不起他,但是他也真下得了手,换了我,可下不了那么狠的手。”萧晓白还是忍受不了这种压抑,打破了沉默。
民警们将许建军带出来之后,韩队长和派出所的负责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审讯工作99lib•net由派出所的民警来完成,而萧晓白三人,则赶回市局。
“里面还有几个活的?”一个粗犷的男声响起。
萧晓白和老王对现在赶回市局的决定都有些疑问,毕竟这个案子是自己这边跟的,不参与审讯工作,总是有些不对劲的感觉,但是看到韩队长铁青的脸,两个人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车是从侧面撞过来的,恰好正对着老王的位置,萧晓白努力的移动了一下自己卡在座位里的胳膊,试着呼喊老王和韩队长,但是两个人都没有回应。
“小萧,你怎么知道人就是许建军杀的?现在有没有定案,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乱猜测!”韩队长忽然开口了。
眩晕过后,萧晓白强打起精神,努力的查看四周的一切。
刚进入小区,派出所的民警就迎了上来:“韩队长,这边我们都已经控制了九九藏书,12幢213房门窗都紧闭着,空调也没见开,估计没人在。10幢316房间有人,空调一直开着,应该是有人在家。”
这一下老王和萧晓白都吓了一跳,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接这个岔,韩队长又接着说道:“很多东西,看起来是真的,可他偏偏是假的,很多东西,看起来是假的,可他偏偏是真的。”
忽然,车窗外一道刺目的亮光将萧晓白从沉思中惊醒,他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听到“砰”的一声,一股巨大的冲力将他从座位上狠狠抛起,撞在车顶上,又重重落下。萧晓白脑子里一片空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坏了,出车祸了。”
“别瞎猜,大概今天心情不好,平时不是这样的。他这个人很高傲,很要强,不过人倒是不错,好人一个,就是傲了点。以后慢慢的你就知道了。他……”老王还要跟九九藏书网萧晓白说呢,韩冰雨打开车门上来了,老王生生的把剩下的那句话给咽了回去。
接着车内仪表盘上昏暗的灯光,萧晓白看到,老王仿佛若有所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晓白感觉就好像整整过了一个世纪的样子,耳边传来了警笛的声音。又过了一会,车厢外响起了金属扭曲的声音,救援人员准备开始打开扭曲变形的车门了。
“走吧,直接去10幢。”韩冰雨的声音有些低沉。
进入房间,抓到许建军和搜到血衣之后,萧晓白注意到,韩队长的面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萧晓白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一段回忆对他来说,简直就如噩梦一般,但是他却不得不如此。
“三个,快救老王,副驾驶座上的那个,快点!”萧晓白说完这句话,就昏了过去。
夏日的天南市,温度很高,被撞翻的车厢内,憋闷的让人难受,萧晓九_九_藏_书_网白觉得浑身的汗水都在拼命的往外冒,脸上的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鲜血,挂在脸上痒的难受,却根本无法伸手去擦。
“救命,快救救我们。”萧晓白用尽力气喊道。
在这段失而复得的记忆中,萧晓白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韩队长铁青的脸,萧晓白有一种直觉,这一定与韩队长的自杀有关。但是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情况的呢?
萧晓白和老王对望了一眼,从招待所出来,一路上韩冰雨都有些不对劲,总是有些焦躁的感觉。老王和萧晓白也觉察出他的情绪不对,一路都没有怎么说话,气氛沉闷的有些让人压抑。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人啊,有的时候一生气,脑子一热,自己做的事情自己都想不到。这种事情说不好。”老王倒是一副见多不怪的样子。
车厢里一片沉默,老王心里一个劲后悔,他习惯了坐副驾驶的位置,这一次也九_九_藏_书_网不例外,结果这样一来,跟萧晓白根本无法交流,而坐在驾驶位上的韩队长,看样子心情不好,根本无法说上话。
难道……
“但是我觉得这个男的有点傻傻的,血衣和刀子为什么要带回来仍在小区的垃圾桶呢?随便找个地方扔了不就得了,扔在自己家附近,傻得够可以的。”
沉闷的时间,总是让人觉得漫长,萧晓白不时的看着窗外,他感觉好像好几个小时都过去了,怎么车才刚刚到二环路?
为什么韩队长那么肯定凶手不是许建军呢?那么多的罪证都指向许建军,为什么韩队长如此肯定呢?
车内一片漆黑,只有仪表盘上微弱的亮光,萧晓白听到“滴答滴答”的水滴声,他猜想那可能是油箱漏油滴落的声音。
他抽了一下鼻子,才发现自己鼻子里都是鼻血,根本无法辨别气味。
七月十五日下午五时三十分许,天南市北城区洪福小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