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九章 催眠治疗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九章 催眠治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什么都看不到,四面全是血,我的头好痛……我的头好痛。”
“不熟,我们只是认识而已。”
在那一瞬间
我只愿今生与你相随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天南市第一人民医院,催眠治疗过程中。
“今天的火车没有了,要不送你到汽车站?”
“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也好,麻烦你了。”
一个人的病房,静悄悄的,只有空调的嗡嗡声在作响。张燕那句话像魔咒一样回响在萧晓白的耳边,“刚才你那个样子的时候,她紧张的叫你晓白。”
假如我可以和上帝做一笔交易
没有悲伤
为了不让萧晓白担心,张燕还特意拿出一张医生开出的证明,萧晓白看了一下,大概意思就是萧晓白现在的身体状况完全可以接受心理学的治疗。
今生何时再相逢
不在意俗世的条文
当黑暗中我的泪水滑落99lib•net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天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不过萧晓白倒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毕竟,他也很想恢复自己这段失去的记忆,而且,找回这段记忆,很有可能就能够破解韩队长自杀的原因。
过了很久,房间里再没有声音响起,只听到一个男人低沉的哭声,压抑而悲伤。
那时的你我早已处于不同的世界
“我不记得了。”萧晓白拿过毛巾:“谢谢,我自己有手。”
时间就在沉闷中慢慢渡过,萧晓白依然在思考着这几天一连串发生的事情,而张燕,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抠着指甲,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希望你能够忘却哀伤
今生这会是最后一吻
“你是不是和她认识?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小张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今后的岁月
因为我怕
萧晓白的神情忽的一暗,张燕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沉默半响www.99lib.net之后,找了个借口出去了。
轻轻的用毛巾帮萧晓白擦去了脸上的血污,刘黎问道:“你有没有想起什么?”
萧晓白撒谎了,其实他恢复了那段记忆,但是他却选择了隐瞒事实,对于张燕的询问,他撒谎了,刘黎和他的关系,并不只是简单的是认识。他们之间,曾经有过一段恩恩怨怨。
快乐直到老去
没有绝望
十分钟后,病房外。
“怎么了,大家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醒来的萧晓白有些迷糊。
“小萧,你刚才的样子吓死人了,你知道么?”
“是不是跟上次一样?”
“告诉郑局长,我无能为力,他的情况很危险,很不稳定,假如强行催眠进行记忆恢复的话,很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也许等过一段时间,他的身体情况稳定了,才可以再次进行。好了,我在省城还有一个研讨会要参加,有没有空送我到火车站?”
“我不知道,韩队长的脸色很难看,好亮,我看到一辆卡车……”萧晓白的身体再一次开始颤抖,鲜血http://www•99lib.net又从鼻孔里涌了出来。
“恩,鼻子里流出好多血,身体还抖个不停,吓死人了。”
“晓白,听我说,我数到三,你就马上醒来。一,你的眼皮感觉没有那么沉重;二,你的身体开始恢复知觉;三,你完全的醒来了。晓白,快点醒过来。”刘黎的声音有些着急。
我只愿你能将我遗忘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没有死亡
此去经年
寂静的房间中,忽然响起了萧晓白低沉的声音。
“血……好多的血……”萧晓白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鼻子里冒出大团大团的鲜血。
回首之间
如同相隔山万重
“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恢复,她还不相信。”萧晓白一边说,一边朝门外张望了一下,不小心又扯到了伤口,又是一番呲牙咧嘴。
你是我的整个世界
我决定不顾一切地吻你
十点钟
九-九-藏-书-网
的时候,小张来到了病房,她告诉萧晓白,今天下午,会有一名心理学专家来看他,帮他恢复记忆,这是局里昨天决定的事情,跟萧晓白说一声,是给他打个招呼,免得一时没有心理准备。
没有黑暗
现在的萧晓白,十分渴望恢复自己失去的记忆,缺失了一段记忆的感觉,就如丢了属于自己的财富一样让人难受,更何况,这段记忆还关系到两个人的生命。
病房内。
无所谓别人的目光
在我吻你的一瞬间
萧晓白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了下来,鼻子里冒出的鲜血也停止了。
“我跟着韩队长,还有老王在赶回市局的路上,老王在跟我讨论刚才的案子,韩队长在开车,我看到了韩队长的脸,他看起来很焦躁,很愤怒。他在回头对我说话……”
“是么?刚才你那个样子的时候,她紧张的叫你晓白。”
虽然中国提倡民主很多年了,但实际上政府机关包括很多企业的作风,依然是领导说了算。民主是什么?领导的决定就是民主。
因为我已决定离开九九藏书
“这只是一场电影,没有任何东西能伤害到你,告诉我,你还看到了什么?”
假如需要我用生命去交换
有挚爱的人儿相伴
走的时候,刘黎还是忍不住回头朝病房内张望了一下,在心里恨恨地来了一句:“这个家伙,总是让人不放心。”
早上九点钟的时候,萧晓白终于醒来了。说实话,他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自己从追悼会昏迷之后,只要一睡着,就开始做噩梦,零碎的记忆纷杂而来,但是等醒来之后,一切都忘的想都想不起来。
刘黎用双手抱住了萧晓白的肩膀:“不用担心,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到你,你看到的只是一场电影,现在起开始深呼吸,呼……吸……呼……吸……对,就这样,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到你,现在告诉我,你在哪里,你看到了什么?”
萧晓白并不知道这些外科医生和骨科医生是否懂得心理学的治疗,但是他可以猜想,哪怕是局里让他们开一张证明萧晓白可以接受中科院研究的证明,十有八九也是能够拿到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