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四章 车祸失忆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四章 车祸失忆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张燕盯着萧晓白看了很久,看得萧晓白有些心里发毛,才开口道:“你真的不记得车祸的事情了么?你跟着韩队长还有老王一起去办案,在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老王受伤很严重,你当时还知道叫急救人员先救老王,怎么现在全都不记得了?”
询问了一下萧晓白的身体状况,又扯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几位领导离开了,留下张燕在病房。
很多人以为自己的记忆是没有丝毫错误的,其实事实并非如此,很多时候,记忆会说谎话,心理暗示和某些有关的线索,会让大脑自己加工记忆,就像大脑自己在写故事一样,你觉得记忆很真实,但是他却并没有发生过。
关于记忆断层:大脑在某些特定场景下,会保护性的封闭某些记忆,来避免记忆伤害到自己。
首先打破沉默的是张燕,但是她的话,却差点让萧晓白从床下跳起来。“老王去了。”张燕说道。
张燕看萧晓白反应如此剧烈,赶紧跑到病床边,手忙脚乱地帮萧晓白轻抚胸口,帮他顺气。“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反应会这么强烈,我以为你已经猜到了呢!”
萧晓白的心头一阵的心慌,老王99lib•net是他进入市局这一段短短时间内感觉最亲切的一个,韩队长是领导,让人莫名就有一种疏远的感觉,而张燕是女孩子,接触也不多,只有老王在一开始就对自己和颜悦色的,而且他总是对自己淡淡的微笑,让自己感觉很温馨。
其实生活中简单的一个现象就可以说明,切断的鸡腿都会露出一段白骨,那段白骨上的肉哪里去了?答对了,收缩的肌肉挤成了一团,而把白骨露了出来。
因为刚才的回忆,萧晓白又想起了那两名躺在血泊中的死者,因肌肉收缩而张大的伤口仿佛恶魔嘲笑的大嘴,让萧晓白有些喘不过气来。
关于伤口:人体(包括动物)被利刃刺伤或者割伤后,因为肌肉的拉力和皮肤的弹性收缩,会产生伤口扩大,而不是像电视中拍摄的那样,一道伤口很长很深,却并没有裂开,这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外科手术会需要缝合伤口?就是这个道理。
第一天上班就遇到命案,第一次处理命案现场就遇上车祸,还死了一名同事。萧晓白不由得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扫把星了。
过了一会,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www.99lib.net,听起来像是有四五个人的样子,那个小护士带人过来了。
护士说完就自顾自的走开了,留下萧晓白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发愣:我出车祸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很多电视剧上主角身上被砍了N刀,还能奋勇杀敌,伤口血都不冒多少,仅仅打湿衣服的镜头,根本就是扯淡。因为大量失血和肌肉断裂,早就让他无法动弹了。
但是就那么短短的一天,确切的说,还不到一天时间,老王与自己就这么阴阳相隔了,这让萧晓白感觉有些恍惚,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但是却无法从噩梦中醒来。
领导来看自己,这让萧晓白多少有些感动,努力着想挣扎坐起身子,但是身体却并不配合,郑局长看出来萧晓白的意图,阻止了他,小张很乖巧了搬来了几张椅子,几位领导就坐下了。
七月十六日上午十一时许,天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现在想依靠努力回忆来想起自己的这段记忆,是不太可能的,大脑既然选择了暂时性遗忘,就不能用单一的努力回忆来获取这段记忆。又努力回忆了几次,情况还是一样,九*九*藏*书*网萧晓白叹了一口气,放弃了试验。
咳嗽了好一阵,萧晓白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小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还有,为什么会觉得我已经猜到了?”
“你醒了?不要乱动,你出车祸伤到了颈椎,还好不是很严重,要不然你下半辈子就要躺在床上度过了。”说话的护士声音很好听,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一股泼辣,“你躺着不要乱动,我去叫你同事过来。”
“韩队长也受伤了,但是不严重,车祸的时候,对方的车是从侧面撞过来的,恰好撞到老王坐的位置,韩队长和你,只是受了些外伤,却不严重。医生说,你们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不要太担心了。”张燕以为萧晓白担心自己的身体,就安慰了萧晓白几句。
萧晓白在警校时选修过心理学,他对心理学方面的知识很感兴趣,他知道自己的这段记忆充满了恐惧,所以,大脑选择性的将这段记忆隐藏了起来,或者说,大脑不愿回忆起这一段记忆,选择性的把这段记忆给忘记了。但是这种忘记只是暂时性的,遇到与记忆有关的特定场景和载体时,记忆会重新出现。
努力了很久,萧http://www•99lib.net晓白忍着刺痛,睁开了眼睛,映入眼睛的是一片雪白。自己这是在哪里啊?我不是跟韩队长和老王一起出去办案了么?萧晓白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想挪动一下身体,却发现浑身都疼痛无比。
来的这几个人,萧晓白并不认识,经过张燕介绍,他才知道这几位都是局里的几位领导。

头好痛!想稍微挪动一下,就感觉里面像针刺一般疼。眼睛也无法睁开,就像被人用手捂住了一样,木木的无法睁开,眼皮抬一下,就会感觉刺痛。
努力的按响了床头的服务铃,萧晓白对赶来的护士说道:“能不能帮我带话给我的一个同事,他叫韩冰雨,我有很重要的信息要告诉他。”
“韩队长呢?他怎么样了?”过了好半天,萧晓白艰难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来。
萧晓白躺在病床上,开始闭上眼睛回忆自己经历的一切,他发现自己一回忆到在胡记招待所,韩队长叫老王和自己出发前去洪福小区的时候,自己就会很紧张,根本无法回忆下去。
“小萧,感觉怎么样,有没有那里不舒服?医生说你伤到了颈椎,但是情况不是很严重,你这段时间多休息,工作上九九藏书网的事情你就暂时不用管了。”郑局长的问话让萧晓白有些感动。
“小张,我没事了,你有事就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老王死的消息,让萧晓白有些招架不住,他觉得心里很难受,所以在语气上也并没有注意怎么客气,好在张燕也明白他的心情,又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
“老王去了?你什么意思?”萧晓白盯着张燕的眼睛使劲的看,他想看出张燕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是结果让他很失望。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萧晓白差点从床上跳了起来,结果又扯到了受伤的部位,疼得直呲牙。
这场车祸是不是与案子有关?会不会是凶手故意制造的车祸?萧晓白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想法,让他有些躺不下去了。
这四个字像是一记重锤砸在了萧晓白的心口上,他本来正在想开口打破沉默,这样突如其来的噩耗,让他有些招架不住,开始剧烈的咳嗽,更牵动了身上的伤痛,浑身像针扎一样疼。
病房里一阵沉默。说实话,萧晓白跟张燕并不熟悉,仅仅是第一天上班时跟着小张办个人手续说了几句话,现在两个人独处一室,而且又是在这种情况下,萧晓白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打破沉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