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三章 床头裸尸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三章 床头裸尸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老王、小萧,咱们先把这边的事情放一下。老王,跟这块的片警打个招呼,让他们保护好现场,我们现在先赶往洪福小区,我怀疑凶手就在那里。”回到406房,韩队长就向忙碌的老王和萧晓白发话了。
韩队长看到萧晓白如此有心,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卫生间出来到房间里,房间里的电视还在开着,死者一男一女,被子还掩着他们的身体,但是被子已经被血洇透了,透着一种暗黄色,稍微有些褐色的感觉。
“小萧,你看一下有没有食物或者饮料袋子,我怀疑他们被下药了。”老王端详着两名死者的尸体,向萧晓白吩咐道。
“嗯?!小萧表现不错啊,我以为你会当场吐出来呢,不错不错,比我当年强多了。”老王说完想拍拍萧晓白的肩膀,手抬到半空,又顿住了,自己手上还带着橡胶手套呢!
从床上的痕迹来看,两名死者死时还在一起躺着,女性死者躺在男性死者的胳膊上,这有些奇怪。
招待所外围了一大群人指指点点,这是中国人的一大特色,爱看热闹,形形色色的男女围在胡记招待所门口,个个都伸长了脑袋,指望着藏书网能看到一些所谓内幕的东西。
“没有,我看到就吓得跑出来了,就马上打电话了,没有动过什么东西。”原来这个个头较矮的服务员就是发现现场的第一目击者。
七月十五日下午三时许,南城胡记招待所。
一般来说,凶手在犯案之后,因为心理的恐惧,会渴望知道警察对案件的进展程度,很多时候,他们会隐藏在人群中,或者有意接近办案人员,打探案件进展程度,来判断自己是否安全。韩队长让老王在下面观察,就是为了看看人群中是否有嫌疑人在场,至于如何判断对方是否是嫌疑人,也只能靠当刑警多年的敏锐观察力了。
打完电话,韩队长走出房门,开始询问起服务员:“服务员,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入住的?他们入住之后,招待所有没有可疑的人来过?”
406房间的门半开着,应该是服务员慌乱中没有记得关房门。房间的锁属于圆球握把型门锁,外面的把手上并没有任何痕迹,但是里面把手,带有血迹,看样子像一个血手印。韩队长拿出照相机拍下了照片,然后提取了把手上的手印,但是遗憾的发现
九九藏书网
没有指纹。
萧晓白在房间里仔细找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凶器,看来被凶手带走了,他检查了一下窗子,窗子锁的很好,并没有外力破坏的痕迹,这里是四楼,假如凶手从窗子进来,也是不太可能的。唯一的入口就是门,但是门上也未发现外力破坏情况,那么凶手是怎么进来的?
因为假如一个凶手想同时杀死两个人的话,就算是两人同时熟睡,在行凶过程中也不可能不惊动另一人,而现在两名死者的姿势表明,他们根本没有挣扎或者反抗过。
“老王,你在这里看一下这里的人,我跟小萧上去看现场,顺便也锻炼锻炼小萧。”韩队长的决定让萧晓白有些奇怪:围观的人有什么好看的?
挨着房门就是卫生间,里面并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有两把用过的一次性牙刷,两条用过的毛巾,垃圾桶里面有一个用过的避孕套,这些都被韩队长分别装进了证物袋。
走到406房间的门口,韩队长停住了,萧晓白不明就里,也生生刹住脚步。“服务员,你们谁发现的现场,发现现场之后,有没有动过里面的东西?或者门上的东西有没九_九_藏_书_网有动过?”
“闲话打住,咱先办案再说,我可不想晚上还要跟尸体在一起。”韩队长打断了老王的打趣。
这时候老王也进了房间:“下面围观的人,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萧晓白这才知道,韩队长留下老王在下面观察,是为了看一看凶手是否就在围观的人群中。
韩队长直接走到了衣物架前,急匆匆地开始翻死者的衣服兜,分别找出了两个人的钱包。现在招待所登记开房,都会索要身份证,来开房的人,大多带有身份证。这一次他们很幸运,死者的身份证都在钱包里。
萧晓白回头看了一下,在电视机的背后发现了一个食物袋,不过是空的;从电视机桌子旁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两瓶果粒橙和两瓶农夫山泉的空瓶。“就这些了,其他的没有发现什么。”
“那你们招待所有没有装闭路监控系统,有没有录像可调?”
“小张,你现在登陆办公系统,帮我查两个人的家庭住址。李艳,木子李,丰色艳,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x;罗通,罗盘的罗,通知的通,身份证号码:xxxxxxxxxxxxxxxx九*九*藏*书*网x,查到家庭住址后马上通知我。”韩队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
掀开被子,两名死者都是裸体,床上已经被血完全洇透了,白色的床单都变成了暗红色。两名死者身上全部都是血污,肉眼可见是利器所伤,致命伤口主要集中在胸部。每个人都有好几处伤口。
带路的是值班的两个服务员,两个小姑娘都有些脸色苍白,看样子是被吓坏了,为难了这些当服务员的小姑娘,本来挣钱就不多,又摊上这种事情,看样子是很不好受。
“我不记得了,昨天周末,晚上有两个房间都被人包来打麻将,来来往往很多人,我没有印象了。”
萧晓白有些怀疑是死者死后尸体被移动过,但是从尸体上血污分布初步判断,死者死亡之后,尸体被没有被移动过。
现场是406房间,一走进四楼的楼层,萧晓白就闻到一股略带铁锈味的腥味,这是鲜血的味道。萧晓白下意识的注意观察了一下走廊的地面和墙壁,并没有发现任何血迹,或者有可能与案件有关的鞋印和手印之类。
正问着话,韩冰雨的电话响了,是小张打来的:“队长,两个人的住址都已经查到了,都是
九九藏书网
北城区洪福小区的住户,男的是12幢213,女的是10幢316。”“行,我知道了,小张,你打电话通知一下北城区分局的同事,让他们负责洪福小区的片警赶快赶到这两户人家,控制一下局面,凶手很有可能就是这两户人家的家属之一。”
老王和萧晓白相视了一眼:“这里面肯定存在蹊跷。”他们两个却没有发现,韩队长看着这两个人的尸体,脸色有些不对。
“没有,墙角的那两个摄像头是假的,是老板用来应付检查的。”
胡记招待所是一个很小的旅店,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面,警车开不进去,萧晓白和同来的韩队长和老王将警车停在巷子旁边的路边,提着办案工具步行赶到了胡记招待所。
“好,你再找找其他的,把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收集起来,我打电话叫车来把尸体运回去验尸。”老王边说就边开始打电话了。
韩队长放下随身带着的办案箱,打开之后,从里面拿出两双鞋套和两双橡胶手套,分了一份给萧晓白。“记得以后再遇到这种案发现场,要戴手套和鞋套才能进入,免得破坏现场,污染证据。”萧晓白点点头,顺从的戴上了手套和鞋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