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章 新人报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章 新人报道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萧晓白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的感觉,在他的记忆里,那是最冷的一个秋天的早晨,他那天早上根本没有吃饭,他看到吃的就恶心。他也清楚的记得,镇上的派出所根本就没有做任何事情,直到他上课去,派出所做出的唯一举动就是在附近拉了一圈红色的尼龙绳——所谓的警戒线。
长大了之后,他才知道,警察还是分了很多种,于是,他的梦想,变成了当刑警。如今,他终于如愿以偿,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分配到天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不过能进入刑警支队,也有一部分运气所在,是因为天南市一名老干警今年要退休了,支队需要补充新鲜血液,萧晓白恰好赶上了这个时机。
刑侦大队的办公室在一楼,萧晓白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打扰一下,我是来报道的。”萧晓白敲了敲办公室的房门。
不过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这件案子也许早已成了无头悬案,自己当时还小,也没有听说过这件案子是否告破过,应该是没有的。
刚没看两张,急促的电话铃响了起来。老王接起电话,听了一阵九九藏书网,挂了电话,就对韩队长说到:“南城区胡记招待所发生命案,报警处通知我们过去。”
下午回到办公室,小张就交给他一大堆的规章制度文件,让他仔细阅读,萧晓白也知道,这是每个新到岗的人员必须经历的,于是就老老实实将自己的脑袋埋入这一堆文书,学习起十几份各异的制度。
还有就是,那个男人杀死自己的妻儿,但是他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丝毫血迹,这是很奇怪的,因为假如是他杀死自己的妻儿,那么他身上肯定有或多或少的血迹,这也是那些大孩子分析的。
经过这么一闹,萧晓白心中的一丝紧张也被彻底打散了,他现在倒是有些期待自己的首个案子,到底是什么样子,而这个案子,是否能够告破。这也让他想起他第一次见到杀人案现场的情景。
年轻女子叫张燕,是记录文员兼日常档案处理文员,老年男子叫做王秋生,是一名老干警了,他马上就要退休了,等到萧晓白正式上岗,他就退休了。年轻男子叫做韩冰雨,是刑侦大队队长,看得出是十分年轻九-九-藏-书-网有为的年轻人。
七月十五日上午十时许,天南市公安局门前。
在城隍庙门前的一个草垛前,一名男子躺在那里,他的身上并没有刀伤之类的外伤,但是听人说他好像是服毒自杀的。在草垛前的角落里,还有两个麻袋装着的死尸,一个女人的尸体,一个小孩的尸体,女人被凶手用刀砍成三截,而小孩子的脑袋,被人用刀从背后砍断,只留咽喉的地方连着。
小孩子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今天忽然又想起这些,萧晓白忽然觉得,自己小时候见到的这起命案很怪异,种种迹象都透着一丝诡异。杀人还要放血?还要用盆子盛起来?这里面有很多的不合理。
那是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自己家乡镇上发生了一起杀人案。他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早上,自己一下课,就被镇上的同学拉去看死人了。
“行了,老王,你就别跟小萧开玩笑了,这种事情哪里可以相信啊,只不过是凑巧。小萧你别放心上,案子这种事情,不是谁来就发生怎么样的,随机事件。”开车的韩队长也凑起热闹来。
99lib•net
办公室里总共有三个人,两男一女,男的有一个已经头发花白了,看来退休的就是他;另外一个男的挺年轻的样子,大概三十多岁的,你还别说,这位仁兄穿着制服看起来十分英气逼人;女的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看来应该是个记录文员之类的。
“你还别说,我们这里有快三个月都没有发生人命案子了,你今天一来就有案子发生,小萧,回去了没事去求个护身符。”老王似真似假的说了起来。
因为那个男子身下的稻草和衣服都是平整的,并没有挣扎过的痕迹,假如是服毒,死前必然有剧烈挣扎,所以,那个男子是被人杀死后,移尸到这里的,而且假如是服毒(农药)自杀,会口吐白沫,那个男人的身上看起来很干净。
那件案子,他和村上比他大的孩子讨论了很久,每次上下学的路上,他们都在讨论,比他大的孩子分析的头头是道,他们说,这三个人都是被谋杀的,并不是谣传的说男子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然后服毒自杀。
萧晓白站在天南市公安局的大门前,心中有些激动,这
www•99lib.net
是他成为刑警的第一天。
听到萧晓白的话,年轻男子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朝他点了一下头,就继续盯着电脑,看样子很忙。老年男子倒是很友好的冲他笑了笑:“小萧是吧,快进来吧,我们刚才还在说你什么时候会到呢,没想到那么快就来了。小张,给小萧倒杯水。”
交了报到证,之后就是小张领着他一阵的忙碌,照相、填档案一大通乱七八糟的事情,忙完这些,已经中午了。张燕家就在附近,到点准时走了,萧晓白就出了公安局,在两条街之外找到了一家麦当劳解决了温饱问题。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就是那件案子,女人和孩子的鲜血都被凶手用一个盆子盛了起来,就像农村杀猪一样,流出的猪血放在盆子里。凶手将这盆鲜血放在了城隍庙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面,一个女孩子上早自习时路过巷子,以为是一盆酱油,想端回家去,但是因为早上上学怕迟到,就上学去了,下了早自习才知道是鲜血,吓坏了,再也不敢从那里过了。
后来这件事情就慢慢的淡出人们的视野了,具体案情是什么样子,从来没九_九_藏_书_网有听派出所公布过,也没有听说告破过,唯一留下的谈资就是酱油盆的故事。
坐在车上,萧晓白的心情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第一天上班就遇到案件,真不知道是自己不幸,还是幸运。他在当片警那一年,没有遇上过什么命案之类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抓小偷啦,谁家跟谁家发生纠纷了。
萧晓白忽然在心中叹息:十多年了,不知道死者的亡魂是否安息。
八十年代长大的人(特指85年以前)小时候都听过刑警803这部广播剧,那时的少年,崇拜的并不是歌星和影星,而是这位存在于虚幻中的803。萧晓白也是听着这部广播剧长大的,他从那时起,就有了当警察的梦想。
萧晓白,毕业于省城警校,在天南市南城分局下设派出所当了半年片警之后,再次到省城警校进修,成为刑警一员。
“没有,我只是觉得自己第一天上班就遇到案子,有些怪怪的感觉。”
“小萧,想什么呢?是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有些紧张啊?没什么的,刚开始都会这样,见多了就习惯了。”老王看到萧晓白心思不定,以为他紧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