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章 深度催眠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章 深度催眠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在车祸第二天,他的受伤的那位同事在医院跳楼自杀,留下四个数字。局里因为接连的事故,举行追悼会,结果在追悼会上,他忽然大吼大叫,然后流出鼻血,接着就昏倒了。”
萧晓白的身体忽然开始剧烈的战抖,鼻子里涌出大团的鲜血。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许,天南市火车站出站口处。
这一次,轮到刘黎神色一暗。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假如没有身体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催眠治疗吧。”
“叫我刘黎就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开始渐渐变得稀少,大部分旅客已经出站了,但看情形,这几名警察依然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围观的人远远的站着,依然在等待好戏的上演。
“恩。不要那么客气,谈一下具体情况吧。”
“是你?!”四目相视,病床上的萧晓白和进门的刘黎都有些吃惊。
萧晓白看起来有些激动,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眼神黯淡了下去:“你来做什么?”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http://www•99lib.net呆了。
催眠是一门很容易学会的技术,普通人通过书本的学习,都可以达到自我催眠,但是这种催眠,只是浅度催眠,不能应用于心理治疗和记忆重述。深度催眠,是必须经过专业训练,有过系统学习的心理医生,才能真正的施展。因为深度催眠,假如控制不好,就要造成患者心理创伤,甚至精神混乱。
终于完成了催眠,下一步,就是引导被主意识压制的记忆了。
天南市人民医院,302病房。
“心理引导和催眠治疗,我可以做,但是调查同事的死因与他是否有关,这个不是我的职责范围,我不接受。”
远远的听到火车停车的声音和旅客下车的嗡嗡声传来,长长的出站道出现了旅客的身影。“来了,来了!”接车的人都开始涌向大铁门,检票员也打开了出站口的铁门,等待下车的旅客检票出站。
刘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车厢里异常沉默,一路无语。
九-九-藏-书-网
这是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裙的女子,长长的卷发随着她的走动跳跃着,自然扭动的纤细腰身,和白色修长的大腿,让人不由得想起一个词来:风姿绰约。
“具体的事情,我们也不太清楚。我们只是知道,这名干警在报道当天去现场回来的途中,遭遇车祸,与他一起前去的两名同事,一死一伤,他也受了伤昏迷。但是他醒来之后声称自己失去了办案和出车祸这段记忆。”
“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喜欢跟别人挤,下车晚了点,再加上方向感比较差,刚才让大家久等了。”开口的正是那美貌的女子,“说说吧,什么情况?”
“血……好多的血……”
刘黎对萧晓白进行的是深度催眠,因为她明白,萧晓白自己也学过心理学,他自己无法解决的东西,必然是需要外力帮助的问题,浅度催眠是没有作用的,而且,记忆断层,这种情况,也必须要由深度催眠来解决。
刘黎没有说话,默默的关上了门窗,开九九藏书始了催眠治疗。
飞驰的警车上。
“恩,是这样的,刘教授。”
“现在时光回到七月十五日下午,你现在站在案发现场,萧晓白,你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刘黎用一种悠长低沉的声音问道。
天南市火车站是一个小站,车次不多,唯一的几趟车次,也就是省内的车次经过,马上要到的这一趟,就是省城方向过来的列车。
将车票交给检票员之后,女子站在铁门的门口,摘下墨镜,耸了耸肩,对走上来的警察道:“就知道你们在等我。”
女子越走越近,依稀可见她掩藏在墨镜下姣好的面容。看热闹的人群,不由得攥紧了拳头,他们忽的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这样一个女子,是不应该被警察抓到的。
“可以!不过你不要忘了,我也学过心理学,我的记忆出现了断层,这种情况很棘手,你治疗的过程中最好小心点,不要借机把我搞成了傻子。”这句话让随行的干警有些迷糊:这两个人难道有仇么?
一辆警车停在出站口99lib•net不远的道路上,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紧紧盯着出站口的大铁门,前来接车的人们,远远的站在一旁窃窃私语,议论着是否出了什么案子。
出站的人渐渐稀少,铁门内的检票员也开始聊起天来,他们对门外站着的警察也有一些好奇,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目光总是不时的扫向警察,然后回头向出站道的方向张望。
“给某人做心理引导和催眠治疗,你不要忘了,我读的可是心理学。”顿了顿,刘黎轻轻的问道:“疼么?”
“不疼,比起那次伤,这算什么疼。”萧晓白的语气有些冰冷。
出站道方向,已经没有了乘客的身影,检票员准备重新锁上大门,就在这时,出站道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所有的人都伸长了脖子:好戏要来了!
几名警察也丢掉了手中的烟头,拿出一张照片来,开始仔细辨认每一个出站旅客的面孔。接车的人群,堵在出站口的铁门,却没有人敢接近警察所站的位置。中国人对于警察和军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敬畏。九_九_藏_书_网
浅度催眠,在遇到外物侵扰,就很容易醒来,而深度催眠,可以让受者达到一种主意识沉睡的效果。
“不是的,刘教授,我们只是想知道他的那段记忆,是否与同事死亡有关,这不会触及到您的规则的。”
“我们这边刑侦大队,有一名干警,在上岗之后,发生了一连串事情,他有些事情无法记忆,局里怕他心理出什么问题,顺便也想帮他找回那段记忆,所以,才会麻烦您过来。”
长长的舒了口气,刘黎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催眠的最大难点,就是让受者集中注意力,忽视周围的环境,进入主意识沉睡状态,但是对于自我意识强烈,且学过心理学的人来说,催眠的难度就有点大了。
“在抢救他的过程中,大家忽然发现他的警员编号尾号与同事自杀留下的那四个数字一样。在他醒来之后,就一直很沉默,局里考虑这个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把你请来,看能不能用心理引导或者催眠的方法找回他的记忆。顺便,调查一下他与同事的死,有没有关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