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生命中的守护者
目录
第五十一章 生命中的守护者
上一页下一页
苏茉儿的心,像刀绞般的痛,说话也不利落起来。
苏茉儿内心充满了对鲁清一的愧疚。这个爱她,她也爱着的男人,在等待了她三十多年后,竟然就那么走了,一句话都没有留。
布木布泰说不下去了。
祖母的离世,让康熙伤心不已,他只能通过给祖母上尊崇谥号来表达无限的爱戴、敬仰、追思和怀念,布木布泰的谥号为:“孝庄仁宣诚宪恭懿翊天启圣文皇后”。
这时的她们,已经完全忘记了主子和奴才的区别,她们就是两个已经步入老年、互相取暖的女人。
以前的时候,不管是苏茉儿去看鲁清一,还是鲁清一进宫来见苏茉儿,他们总会六七天联系一次。即使不能见面,也会有信件过来,目的很简单,就是告诉对方:我很好!
苏茉儿吓坏了,昼夜不离左右,伺候着她,甚至祈求上天,让上天带走自己,把自己的寿命给布木布泰。可布木布泰的病情还是无法好转,在她弥留之际,虽然皇上、皇后、皇子皇孙围聚一起,但她还是让苏茉儿坐在了她的床边,并紧紧地握住苏茉儿的手。
布木布泰摇摇头:“格格……”她叫。
苏茉儿“嗯,嗯”地点着头,说不出一句话。
“他还好吗?”苏茉儿喃喃着,想起鲁清一,她的心里越发地慌乱起来。
话音刚落,便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布木布泰握住她的手,两个人就那么靠着坐在一起。这一年来,她们经藏书网常这么坐着,默默地不说话,从对方手的温度中,感受着那份温暖。
苏茉儿这次没有不好意思,她点点头说:“是有十多天没他的消息了。”
布木布泰的眼神亮了一下,随即脸上带出了一抹微笑。她看着旁边跪着的皇上,轻轻说:“皇上,好好待她!”
苏茉儿笑笑说:“心慌意乱,睡不着。”
“答应我!”布木布泰依然瞪着苏茉儿。
这一天是1687年1月27日。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三个人在岁月中也一天天地老去。直到有一天夜里,苏茉儿从睡梦中醒来后,心烦意乱、忐忑不安。她怕布木布泰有事,深夜去了布木布泰的房间,发现她正安详地熟睡着。
多尔衮如果不是王爷,她也不是皇妃、皇后、太后,如果他们都是平常人,是否也会像鲁清一和苏茉儿一样?布木布泰不知道。
布木布泰凄然一笑,费力地说:“哀家的病……哀家知道。”
“如果我能早一点去看他就好了,我对不起他。”苏茉儿在鲁清一死后的几天里,反复说的就是这句话。
苏茉儿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冲到了门口。
康熙连声说:“太皇太后放心,她永远是朕的额涅(妈妈)。”
“唉,这是命啊!阻止不了的。他为你生,为你死,这就是他的命!”布木布泰说完,想起了自己和多尔衮,是为情多还是为政治目的多?布木布泰有时连自99lib•net己都搞不清楚。

1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着,鲁清一没有过来,小三子也不见回来,苏茉儿心里着急起来。她焦躁的心情,被布木布泰捕捉到了。

2

看着苏茉儿心力交瘁、面容僝僽的样子,布木布泰很是后悔。
苏茉儿闭上了眼睛,好久好久,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格格,哀家……哀家要……要走了。”
“娘娘!”她叫。
鲁清一的离开,仿佛带走了苏茉儿一半的魂,她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原本灵活的身体,仿佛也变得迟钝了。她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不做梦的她,总是梦到鲁清一慢慢走到她面前,微笑着,不说一句话,然后消失不见。
“看到他,也就能放心了。”苏茉儿说完,还是眉头紧皱。这天,她的情绪低落得异常。
小三子匆匆跑了进来。
这十多天里,布木布泰感冒咳嗽,苏茉儿一直紧张着急,也没有想起来联系鲁清一。
已经不再担任宫廷里任何职位的鲁清一,独自住在那处宅子里,偶尔会被布木布泰召进宫里,和苏茉儿见面、聊天。有时候,苏茉儿也会去宫外的小宅子,帮着鲁清一做餐饭、洗洗衣服。
“不……要……说……奴……婢!”布木布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是我们藏书网的妈妈(奶奶)。”康熙帝的皇子、皇女们齐声说。
布木布泰满意地笑了。她看了看周围的每一个人,最后把目光落到苏茉儿身上:“我先走了!”
鲁清一以前来的时候,总会拿些宫里吃不到的小吃给她们。
“你们相爱得纯粹,何尝不令人羡慕?”布木布泰说完,也沉浸在了自己的回忆中。
天蒙蒙亮,苏茉儿便去了布木布泰的房间,一如既往地伺候她起床。布木布泰见她脸色灰暗,便问她是不是没睡好觉。
屋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同时竖起了耳朵,她们希望听到的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清脆、一个沉重。清脆的一定是小三子的,沉重的一定是鲁清一的。然而,她们没有听到那熟悉的沉重脚步,她们听到的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除了小三子的,还有女孩小碎步的声音。
鲁清一没有留只言片语。小三子去找他,由于敲不开门,便从窗户那朝里面看,发现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撞开门进去才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人世。
苏茉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小三子跑着出去了。布木布泰带着歉疚说:“也难为你们了。因为我,你们不能在一起,罪过啊!”
“小三子!”布木布泰喊。
“娘娘!您不会走的,您会好起来的!”苏茉儿流着泪,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苏茉儿放下心来,重新回到房间,却怎么都睡不着。
苏茉儿看99lib.net着她。
苏茉儿怔在那里。
布木布泰很艰难地从嘴里挤出这几句话,然后使劲瞪着苏茉儿,眼神里满是期待。
“娘娘,千万不要这么说,奴婢也离不开您。”苏茉儿说着说着,眼圈红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流泪,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悲伤。
“娘娘,奴婢陪着您!您去哪,奴婢就去哪!奴婢永远守护着您。”苏茉儿流着泪笑着。她已经做好了决定,如果布木布泰走了,她就去陪葬。陪葬的想法,在鲁清一死了后她就有,只是舍不得布木布泰。如今布木布泰也要走了,她就没有别的牵挂了。
“娘娘,不是!不是!怪奴婢!怪奴婢,奴婢……不该让他等,不该给他希望,让他一等就是几十年,让他等了一辈子。他真的等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奴婢都……他如果不等奴婢,能有个女人照顾,他也不会……不会这么早……”
布木布泰“哦”了一声,慢慢说:“今天让鲁大人过来吧,咱们三个人说说话,他好几天没来了吧?”
小三子答应一声,正要出去,布木布泰又说:“叫他马上过来!”
“鲁大人没了。”小三子气喘吁吁地说。
“去把鲁大人叫过来,就说哀家想和他说说话。”布木布泰说。
鲁清一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没有人说得清,反正他的身体冰凉。
“不用担心,这鲁大人呀,一定是想着给我们带什么好吃的东西。”布木布泰笑着说。
虽然这么想着,99lib.net但她还是怎么都睡不着,索性起来,坐在屋外的院子里,看着天空在心里祈祷,祈祷上天让她最在意的三个人:布木布泰、鲁清一和康熙能万事顺利,安然无恙。
“怪我!在康熙帝亲政的时候,就应该放你走,和他一起去过日子。可是我怕你一走,我孤单,我就说了一些话,让你不忍心离开我。我总觉得他的身体很好,等我不在了,你们还有日子,可没想到……”
1687年的12月,布木布泰因为一场感冒,久治不愈,甚至越治越严重,瞬间处在了病危中。
“答应我。”布木布泰完全忽视了身旁的皇室家族,她用只有她和苏茉儿两个人在一起时的语气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你要替我看着大清江山,你要帮我看着皇上,你不能走!答应我!”
“他不会有事吧。”苏茉儿这么想过后,又急忙安慰自己:“他不会有事的,他身体那么好。”
“娘娘!奴婢答应娘娘!”
大清朝处在了鼎盛时期。康熙的出色,已经没有什么让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操心的了,苏茉儿要做的就是陪着布木布泰散步、聊天,过悠闲自在的生活。
鲁清一的离世,让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长久地沉浸在了悲伤、后悔和回忆中,但同时,她们也更加的相依为命了。
布木布泰走完了她不平凡的一生,以75岁高龄平静地离开了人世。苏茉儿悲痛欲绝,几次想追随而去,但都因为最后给布木布泰的那份承诺而放弃。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