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爱情与亲情的选择
目录
第五十章 爱情与亲情的选择
上一页下一页
这次,他们没有去野外,而是去了宫外一处宅子里。那宅子是鲁清一买来,准备和苏茉儿一起过日子的。
他走近苏茉儿,在她脸上慢慢地拭着。苏茉儿轻轻抓住了他的手,一字一句地说:“我回去就和太皇太后说,我跟你走!”
“娘娘老了,当她像个老人一样,坐在那里时,我说不出口,说不出离开她的话来。她虽然是太皇太后,可她很孤独、很寂寞,她连我们常人的幸福都没有。我……我还有你,可她……”苏茉儿说不下去了。
“每次去野外见面,外面都天寒地冻的。以后要见面,就来这里吧,房间里暖和。”布木布泰又说。
康熙的优秀,让布木布泰欣慰,也让苏茉儿和鲁清一放心。在他们又决定携手离开时,辅政王之一——鳌拜的野心,再次让皇位摇荡,苏茉儿再次决定留下,鲁清一也再次决定携手解决。
“娘娘!”苏茉儿想为布木布泰擦眼泪,但布木布泰却摇了摇头,拒绝了,继续说:“没有你,我撑不过这么多年,撑不过啊!你是我们整个皇族的恩人。大清国的恩人!大恩人啊!”
“你容颜不在,我也已鹤发鸡皮。”鲁清一用枯瘦的手摸了把面颊。
布木布泰像是在和苏茉儿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99lib.net
在那条他们已经走过无数遍,但岁月却没在上面留下印迹的山野小道,苏茉儿和鲁清一依然一人牵着一匹马,在两匹马布下的屏障中,慢慢地走着。
一声“茉儿”,仍然让苏茉儿心颤,不再白嫩的脸上也泛起了红晕。
好不容易康熙亲政,大清朝迎来了难得的和平,有了兴盛的势头。鲁清一觉得这下他们能在一起了,怕苏茉儿依然惦记着布木布泰,他还贴心地将郊外的房子卖掉,拿出积蓄重新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买了个宅子,等着迎娶苏茉儿。没想到苏茉儿依然放心不下布木布泰。
“一辈子我也等!”鲁清一说完,带着笑,掏出了手帕。
“年老色衰,你还要啊。”她颤声道。

2

“在我的心里,我早就娶了你。”鲁清一深情地说。
鲁清一没有给苏茉儿说过这些事,对他来说,他要做的就是让钟爱的女人幸福、开心。所以在苏茉儿为了布木布泰、为了科尔沁人的使命一次又一次地推迟和他离开宫廷,过普通人的生活时,鲁清一没有怨过她。因为他不想让他爱的女人难过,他知道布木布泰和科尔沁人的使命对苏茉儿来说意味着什www.99lib.net么。
苏茉儿的眼圈再次红了。
苏茉儿站在布木布泰的房门外,不断地徘徊。和鲁清一分开后,马上告诉布木布泰的想法,在她到了房门外时,却慢慢地消失了。
乌尤最终带着怨恨,嫁给了一个富商,而鲁清一也因此被父亲赶出了家门。

1

鲁清一眼里的失望一瞬而过,他苦笑了一下:“看来,我还需要等待。”
“好!好!”鲁清一的眼眶湿润了,他反手将苏茉儿的手握在了手里,两个人久久地相视着。
房门里传出了布木布泰的说话声,那声音已经变得苍老而混浊了,不再像百灵鸟一样清亮。
“没想到我这么老了吧。我能不老吗?我比你还大三岁呢,你都老了,你那双像黑宝石般的眼睛没有了,脸上也有皱纹了……不过啊,你比我精神,比我有精气神。这些天啊,我猛地觉得自己一天不如一天了。”
“说起来呢,这个鲁大人也不容易,等你三十多年了吧!嘿嘿……”布木布泰笑了起来。
“唉!”鲁清一叹了口气,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你和太皇太后的感情我能理解。”
苏茉儿抬起头,看着鲁清一。
“不容易
九*九*藏*书*网
啊,不容易!那时候,你年轻漂亮。他呢,壮实青春。老啦,现在都老啦!”布木布泰叹了口气。
“你们下去吧!”布木布泰对身边的其他人说。
“娘娘不老。”苏茉儿抬起了头,看着布木布泰。这一看,她又是一惊:松弛的皮肤,下垂的眼角和唇角,鬓角的银发……
“让你久等了,等了几十年。”话语,随着眼泪,流了下来。
苏茉儿一直没有说话,她就那么看着布木布泰,眼前开始浮现出布木布泰这几十年来,在她印象中的面容变化。
苏茉儿的嘴动了动,但没有说出来,鲁清一却知道,她说的是:“在我的心里,我早就嫁给你了。”
苏茉儿拼命点头,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她在心里轻轻对鲁清一说:“我又要失信于你了。”
那个骑在马上,有着桃花般容颜的漂亮女孩到哪里去了?这几十年来,自己怎么就没有感觉到,布木布泰衰老得这么厉害呢?
“是格格回来了吗?”布木布泰在房内说。
鲁清一在执意要等苏茉儿的时候,曾在内务府做过的父亲坚决不同意,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接受儿子娶一个侍女,他父亲看中的是内务府大臣席纳布库的侄女乌尤。
“对不起!”苏茉儿沉沉地低下了头。
苏茉藏书网儿急忙下跪:“娘娘,奴婢……”
布木布泰的困难就是苏茉儿的困难,而苏茉儿的困难就是他鲁清一的困难。鲁清一不仅没有责怪苏茉儿,反而和她一起,为布木布泰培养皇位的继承者康熙,直到康熙登上皇位。
康熙正式亲政的1669年,苏茉53岁,鲁清一比她大三岁,56岁。
苏茉儿被他的话说得心疼起来,她抬眼看着鲁清一,满眼的歉疚和情意:“我注定这辈子要辜负你了,你还是找个好女人娶了吧。”
“重新娶个女人吧,我没有这个福气。”苏茉儿想用手去抚摸鲁清一的脸,但手在半空停下了。
“这几十年里,幸好有你,幸好有你啊!”布木布泰喃喃着,眼眶里盈满了泪水。
苏茉儿一直低着头没说话。
……
苏茉儿听到这句“格格”,鼻子一酸。她深吸一口气,说了声:“娘娘,是奴婢。”便走了进去。
苏茉儿的心嘭嘭乱跳,她甚至不敢看布木布泰。
乌尤对鲁清一也是痴情一片,甚至因此和苏茉儿交恶,因为帮助明珠设计清朝服饰输给了苏茉儿,并且也知道了鲁清一钟情的是苏茉儿后,被嫉妒和感情冲昏了头脑的乌尤,差点想要毒死苏茉儿,最终被席纳布库制止。因为席纳布库知道,苏茉儿是布木布泰身边九_九_藏_书_网的人,是布木布泰最最信任的一个人。
那时的鲁清一还年轻,先是在郊外买了间房子。在还没有做康熙太傅的时候,他白天在内务府的广储司做事,晚上就回到孤零零的家里。
侍女和嬷嬷们都退了下去,布木布泰指指旁边的椅子:“来,坐下。”
他一直在等待,等到顺治继位、布木布泰嫁给多尔衮。两个人都以为这下可以放心离开时,先是多尔衮离世,接着又是顺治和布木布泰的重重矛盾,都让苏茉儿再次放弃了离开。她不放心留下布木布泰一个人来承受这一切,她要帮助布木布泰渡过难关。
布木布泰伸手将她一扯:“我说过,只有咱们两个人的时候,不准说‘奴才’、‘奴婢’,也不准给我下跪。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啊,就要像在草原上玩耍的小伙伴,没有娘娘,没有太皇太后,也没有奴才,知道吗?”
“从我决定娶你的那天起,我就没想过娶别人!”鲁清一将苏茉儿停在半空的手握住,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我的心里只有那么大空间,你已经占满了,没有女人能住得进去。”鲁清一深情地看着苏茉儿。
“茉儿,是否可以跟我走了?”头发和胡子都已花白的鲁清一停了下来,用他那双不再清亮的眼睛,看着苏茉儿,一脸期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