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从少年天子到康熙大帝
目录
第四十九章 从少年天子到康熙大帝
上一页下一页
福晋偏着头想了想:“对啊,我这么多的宝贝,用几只换她一只,她总要换的。”
苏茉儿张了张嘴,却感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这些,布木布泰和苏茉儿都看在了眼里,她们急切地盼着康熙长大,这样就能收回政权了。
于是,他们又一起跑去慈宁宫,把计划说了一遍。布木布泰略一沉吟:“好!就这么办!”
玄烨顺利继位,开始了他的皇帝生涯,清朝正式进入康熙王朝。坐上了皇位的康熙,依然不改对苏茉儿“额涅”的称呼。
“哦?侍女的玉镯有什么稀罕的,成色能好吗?”遏必隆的福晋不屑地说。
“如若我们明着和鳌拜斗,鳌拜甚至都不用等机会了,他会立刻发兵,所以我们万万不能轻举妄动。”鲁清一说。

2

鳌拜自从有了逆反之心后,也便更加注意皇上这边的人。鉴于苏茉儿的身份,苏茉儿出现在准备和他一起谋反的遏必隆的府上,鳌拜的亲信自然很是紧张。
“这是你的笔迹,而且这些事不可能有外人知道,不是你写的是谁写的?”鳌拜大吼。
苏茉儿和布木布泰的眼睛同时一亮。
……
“一定是别人的奸计,我那侧福晋不懂事,被别人钻了空子。”遏必隆惊慌地说。
“奴婢听说那个侍女可不简单,一直在太皇太后身边的,那宝贝还是太皇太后赏给她的呢。”侍女脸上露出了羡慕之色。
苏茉儿刚到遏必隆的府上,便被鳌拜安插的亲信看到了,也便开始跟踪苏茉儿。
苏茉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布木布泰打断了:“原本我就没把你当奴婢、侍女看。如今连皇上都叫你‘额娘’了,我也要改变对你的称呼,就叫你‘格格’吧。”
鳌拜和遏必隆对质,遏必隆坚决不承认。
“福晋的玉镯太漂亮了,不过太皇太后的侍女有几只玉镯,听说也是难得的宝贝呢。”
“鳌拜的叛逆之心越来越强烈了。听说他还自制了龙袍,并在家里自称朕,手下的党羽也是越来越多,随时伺机篡位。”鲁清一的这个情报让布木布泰惊慌不已。
鳌拜势力的强大,让他们无从下手九*九*藏*书*网,少年气盛的康熙有些烦躁不安起来。
“皇上千万别急,只有平静下来,才能想出好计策。”苏茉儿用康熙幼时劝慰他的语调说。
康熙八年(1669年)五月的一个午后,鳌拜一如既往地进宫觐见皇上。经过一片草坪就能到乾清宫了,疑心和防备心很重的鳌拜向四周看了看,发现草坪上像平时一样,除了有一些玩耍的青少年外,并无其他人,便也像平时一样,让身边的护卫留下,自己准备穿过草坪,向乾清宫方向走去。
“真有这么严重?”她大惊。
眼见情况不对的四大辅政王,也是各自找着退路。先是索尼,早早地提出了辞呈,说要告老还乡;遏必隆经上次鳌拜杀害他福晋,并对他产生怀疑后,跳出了几方势力,只等着看清形势后再做打算;而鳌拜的死对头苏克萨哈,由于长期受到他的压制,乘皇帝亲政之机,上奏辞职,请求皇上同意他去守先帝的陵寝。
苏克萨哈的目的很简单,眼见康熙无法真正亲政,便以这样的行为来将鳌拜的军,想要迫使他还权给康熙。鳌拜对苏克萨哈的意图心知肚明,冷笑道:“谁挡本王的路,本王就让谁死!”
鲁清一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想好了离间遏必隆和鳌拜的计策,并决定让苏茉儿配合他。
苏克萨哈被株连九族,抄没家产,大清朝内部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苏茉儿和遏必隆的侧福晋见面时,好几次故意做出神秘的动作,和遏必隆的侧福晋窃窃私语,甚至还以要遏必隆写的字为由进入了遏必隆的书房。
康熙虽然年幼,却也知道时局的发展。他曾屡次和布木布泰商议,要处死鳌拜,但都被布木布泰否决了。
那封伪造的、揭露鳌拜罪行的信是苏茉儿写的,而且还是模仿遏必隆的笔迹写的。由于对鳌拜制作龙袍,把住处当宫殿的了解,使鳌拜完全相信了遏必隆在出卖他。
鲁清一点点头说:“我们在等待皇上亲政的那天,鳌拜却在想着怎么赶在那一天之前篡位。”
“皇上,我们可以想法调出鳌拜,在他一个人,没有准备的时候出击。”鲁清一思索片刻说。
康熙九九藏书没想到鳌拜会这么大胆,也意识到鳌拜正在一步步地篡权夺位。为了能给自己留下准备时间,只好违心地同意将苏克萨哈处以绞刑。
在等待着康熙能亲政的这段时间里,布木布泰虽然身居后宫,却也密切注意着局势的变化。而苏茉儿和鲁清一也就成了布木布泰的“间谍”,他们不断收集情报,然后汇报给布木布泰,最后又和康熙一起,坐下来商量应对策略。
“娘娘,不……”
遏必隆好色,刚刚新娶了一位年轻女子。年轻女子贪财,尤其喜欢玉镯子,遏必隆这位新娶的侧福晋光收集的玉镯子就有上百只。

1

一瞬间,他被捆了个结结实实。
一天,苏茉儿看见宫里的草坪上,康熙和一群少年在一起玩耍,有两个少年还在摔跤。苏茉儿看着无忧无虑的孩子们,突然灵机一动。她急忙找到鲁清一,把自己的想法说了,鲁清一连连点头,说这是个好办法。
鳌拜暂时搁置谋反计划,给了布木布泰和康熙喘息的机会。他们一边培植自己的亲信,一边等待康熙十四岁的到来。
长期作威作福的鳌拜势力,就用了那么一个小小的计策就连根拔除了。
“调他出来?怎么调?这个老滑头从来就没有不准备的时候,而且在哪儿都有护卫跟着。”康熙恨不能马上把鳌拜抓起来、杀掉。
“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布木布泰着急万分。
侧福晋的被杀,使遏必隆即使再害怕鳌拜,再依附鳌拜,心里也有了疙瘩。他不再积极响应鳌拜,时常装病不参加鳌拜的谋反集会。
康熙从少年天子逐渐变成了康熙大帝,清王朝也慢慢迎来了康熙“盛世”……
此后,康熙正式亲政。在布木布泰、苏茉儿和鲁清一的背后支持下,清朝也从****慢慢开始走向了稳定,经济和社会逐步从萧条凋敝走向繁荣,这些都为后来平定“三藩之乱”、收复台湾以及稳定边疆的大规模战争奠定了政治、军事和经济基础。
“沉住气,一定要沉住气,我们要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成熟!”布木布泰劝慰他。
康熙看看
九九藏书网
苏茉儿那坚定的眼神,情绪慢慢平静下来。
“鳌拜已经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我们再不出击,就没有时间了。”康熙帝难解焦虑。
苏茉儿先是收买了遏必隆福晋身边的侍女。在遏必隆的福晋又拿出她的那些宝贝玉镯炫耀时,侍女说起了苏茉儿身上的宝贝来。
“怎么打乱?如今我们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和鳌拜斗。如果能斗,皇上早下令了。”布木布泰说。
在他拐过一座假山,从那群玩耍的年轻人身边走过时,突然,那群年轻人拥了上来,将他摁在了地上,等到鳌拜明白过来想要喊时,嘴里已经塞上了布条,而他那过人的臂力也被一群年轻人按得死死的,毫无用武之地。
这也正中了鲁清一和苏茉儿的计。

3

鳌拜胸有成竹的谋反计划,却因为对遏必隆的怀疑,怕在谋反之时,反被谋反,因而心生疑虑,暂缓了行动。
鳌拜被抓后,他的那些护卫也被早已准备好的侍卫军抓了起来。随后,鳌拜的党羽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抓,即使逃跑的,也已亡命天涯。
紧急之下,布木布泰、康熙帝、苏茉儿和鲁清一又开始了密谋,决定用计铲除鳌拜。
“太皇太后的老侍女?就是那个太皇太后称‘格格’,皇上叫‘额娘’的老侍女?”遏必隆的福晋问。
鳌拜的野心并非只在康熙时期才有。出身军旅、思想狭隘的他,对顺治吸收汉文化变更礼制的做法本来就极不适应,不过因为实力有限,才有所收敛。现在面对少年天子,他觉得自己大权在手,凡事都要循祖制、复旧章。不仅如此,他还公然打破了顺治四年不许再圈地的禁令,借旗地交换之机大肆圈地,造成了许多农民的流离失所。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好主意是好主意,可怎么挑起他们的猜忌呢?”
之后,苏茉儿在皇宫的身份更加特殊了,她成了一名不是侍女的侍女。不要说下人,就是皇亲国戚,对她也是尊敬有加。
口是心非的鳌拜暴露出了他专横暴戾的本性。他不仅欺康熙年幼无知、布木布泰身居皇九-九-藏-书-网宫不能参政,还广植党羽、排斥异己、独揽朝政,俨然将自己当成了一个摄政王。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越发为康熙担忧。鳌拜已经羽翼丰满,也已经成为了皇权最大的威胁者,此时再不制止,等他势力再大一些,康熙不仅只能被鳌拜“挟政”,让康熙这个皇帝成为一辈子的傀儡,而且很可能最后连康熙帝这个傀儡都要被赶下去。
然而,虽然康熙顺利继位,但令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及鲁清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四大异性辅政王中的鳌拜,很快就表现出了他的野心。
苏克萨哈知道鳌拜想置于他死地,誓死不在上面签字画押,于是鳌拜决定用极刑让他就范。苏克萨哈无奈之际在狱中悄悄写下申诉材料,秘密托人送给康熙。康熙知道真相后,及时出面制止了鳌拜。
鳌拜恼羞成怒,利令智昏的他,完全忘记了康熙才是皇帝。他不仅不放苏克萨哈,而且还天天上奏,甚至直接挡在康熙的面前,逼迫他答应处置苏克萨哈。
遏必隆的侧福晋越听越得意,她脸一仰:“快去,让她带她的宝贝过来。”
布木布泰和鲁清一一起看着苏茉儿,苏茉儿试探着说:“辅政王苏克萨哈和鳌拜是对头,我们可否让他们的矛盾加剧?”
“不要说换,就是福晋问她要,她也不敢不给。虽然她受太皇太后的宠,皇宗们也都敬重她,可她到底是个侍女,是个奴才,我们福晋可是辅政王的侧福晋。”侍女不断地奉承她。
侍女假装随意道。
“既然我们不能和他斗,那能否让第三方和他斗,这样既可以转移他的注意力,又能削弱他的力量。”苏茉儿突然说。
鳌拜无数次策划了谋反,但却总被这事那事耽误,这一耽误也就耽误到了康熙十四岁。然而,此时的鳌拜丝毫没有让康熙亲政的意思。他依仗自己势大,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架空康熙。
侍女忙不迭地答应了,急忙传话给苏茉儿。苏茉儿早已准备好了,她拿着几件宝贝和一封伪造的、揭露鳌拜的信去了遏必隆的府上,并很大方地给了遏必隆的侧福晋一只顶级玉镯。遏必隆的侧福晋兴奋异常,和苏茉儿越发亲热起来。
遏必隆藏书网知道鳌拜心狠手辣,越害怕就越慌张,越慌张就越让鳌拜认为他做贼心虚。愤怒的鳌拜想杀死遏必隆,但又怕真的中了计,一怒之下,杀了遏必隆新娶的侧福晋。
鲁清一受到了鼓励,继续说:“四大辅政王里,遏必隆一直依附鳌拜,如果挑起他们的互相猜忌,很可能会瓦解他们的实力。”
遏必隆的福晋有些丧气地推了推她的那些玉镯说:“太皇太后给的,肯定是宝贝!”
依照惯例,康熙十四岁就可以亲政了。
鳌拜肆无忌惮地开始了他的行动。他派人秘密抓捕了苏克萨哈,将他关进牢里,并列出24条罪行让他在上面签字画押,承认罪行。
鳌拜的倒行逆施,引起了朝野上下的极大不满,但大家都慑于鳌拜的淫威不敢作声。辅政大臣中,索尼年老畏缩,遏必隆软弱依附鳌拜,唯一敢和鳌拜抗衡的苏克萨哈的资历又浅,一直处于受打压的地位。由于朝廷无人能与之抗衡,鳌拜越来越有恃无恐了。
“那不是真的就发生内乱了吗?不妥!”布木布泰连连摇头。
康熙六年(1667年),布木布泰和苏茉儿终于等到了康熙可以亲政的14岁。
“先打乱他的计划。”苏茉儿说。
鳌拜疑心重,到处安插着他的亲信,连遏必隆家里也有。
侍女忙点头:“就是她!就是她!她身上的宝贝多着呢。”
“太皇太后放心,这个微臣来想办法。”鲁清一说。
“福晋要是喜欢的话,可以让她把她的宝贝拿来给福晋看看,说不定福晋还能把她的宝贝换回来呢。”侍女又说。
苏茉儿不说话了。鲁清一沉思片刻说:“苏茉儿说的倒也是个好方法,不过太皇太后的担心也对。综合一下,如果我们能挑起他们的内部争斗,是不是就既预防了朝廷内乱,又能削减他们的力量呢?”
有嗜好就会有破绽。
从书房出来后,苏茉儿故意四下看了看,装得小心翼翼,然后和遏必隆的侧福晋告别。在知道后面有人跟踪时,她故意匆匆走路,把那封伪造的信掉在了地上。
苏茉儿对康熙的用心,让整个朝野都看在了眼里。玄烨继位的当天,布木布泰感激地对苏茉儿说:“皇上的顺利继位,你功不可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