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赖其训迪,手教国书
目录
第四十八章 赖其训迪,手教国书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没有,你教会他的更多,如果不是你教他四书五经,他怎么会通古知今?”苏茉儿说完,两个人一起扑哧一声笑了。
“整个朝廷都在议论这件事,我正为此担心呢。”鲁清一在刚刚听说后,便知道这必将把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推到风口浪尖上。
苏茉儿对康熙也付出了自己的所有心血,从教他识蒙文、满文开始,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我真的可以吗?”她问。
布木布泰这么一想,马上做出了决定,她要亲自为未来继承皇位的皇子选老师。既然苏茉儿提到了三皇子玄烨,布木布泰也认同,可选什么样的老师才好呢?
“看来又要失于你了。”苏茉儿率先开了口。
“可是……可是皇上和诸王是不会同意的。”苏茉儿叹了口气。
“好像我们两个人在互为邀功。”鲁清一笑着说完,停了一会儿接着又说:“皇上自小就意志坚强,耐性过人,学习汉族文化‘四书’时,每段、每篇,都要朗诵100多遍,背诵100多遍,直到滚瓜烂熟、融会于心,不简单啊。小小孩子就要经历这些,真不容易。”
和苏茉儿预料的一样,布木布泰和顺治刚刚一提,便被他否决了。
“可是……”
“从你来到我身边,我就没有把你当个下人看待,以前当妹妹,现在你是我的支撑,是我的力量。”
当时,年已四十的苏茉儿,经常不辞辛苦,奔波在慈宁宫和玄烨避痘的宅院间,在北长街上留下了无数个她的身影。
“奴婢不怕!娘娘既然把三皇子交给了奴婢,奴婢就有责任去照顾他,把他的病养好,而且奴婢相信一定会好的!奴婢相信!”苏茉儿流着泪说。
“太后娘娘的决定虽然听起来荒唐,但却是明智的。”鲁清一说。
顺治一听傻眼了,他想,母后莫非是为了赶走董鄂妃才故意做出如此荒唐举动的?于是便说:“母后身边的苏茉儿饱读诗书,学识渊博。既然母后觉得她适合做三皇子的太傅,孩儿也答应,可其他诸王坚决反对怎么办?”
苏茉儿没说完,便被布木布泰挥手打断了:“你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说服皇上和其他诸王,我自有办法。”
而在这期间,董鄂妃为顺治生下了四皇子。四皇子从刚一出生便被顺治称为“朕第一子”,视为皇位的继承人,布木布泰便也以为这是天意。因为怕传染给宫里的其他人,布木布泰和顺治便即刻让玄烨搬出皇宫,搬到皇宫西墙外的一处住宅里。
“在皇上身上,你付出的更多。满文、蒙文、书法、做人,可都是你的言传身教。茉儿,我想不到,你这么有才华。”
“我无法说服娘娘改变想法,我也理解娘娘为什么这
http://www.99lib.net
么做。我想帮娘娘,却又不知道怎么帮。”苏茉儿苦恼地说。
“你虽为侍女,但却有着不同于侍女的智慧,更有不亚于太傅的才能,何况还是先皇封的女秀才。太后娘娘的决定,无疑是正确的。”鲁清一说。
布木布泰早知苏茉儿会有这种反应,她平静地和苏茉儿回顾了两个人进宫后,所经历过的种种。
“他是我唯一的儿子,但却视我为仇人。他不仅不愿意听我的劝告,甚至连这个大清国都想拱手送人。朝廷现在是谁的天下?是皇上的天下吗?”布木布泰摇摇头:“不是,顺治帝虽然坐在皇位上,但虎视眈眈盯着皇位的又有多少?那皇位随时都……”
同时,苏茉儿在平时生活中的节俭,也对玄烨起到了潜移默化的作用,这些都是在宫里所无法感受到的。
顺治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所以在董鄂妃产下四皇子后,在还未取名字时,便抢先立他为皇太子。目的除了因为爱屋及乌,喜欢他和董鄂妃生下的四皇子外,还有一点就是不愿意听任布木布泰的摆布。
有一次,布木布泰无意间看到小玄烨跟着苏茉儿在学蒙语,苏茉儿耐心又温和,玄烨学得认真又高兴。她心里一阵激动,这苏茉儿不就是玄烨最好的老师吗?
苏茉儿自跟她来到盛京、北京后,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学习,她的蒙文、满文、汉文以及书法,比那些太傅都好,完全有资格做玄烨的老师。
“我马上回去告诉娘娘!”苏茉儿激动地说。

1

4

玄烨虽然年幼,却也能深刻体会苏茉儿的良苦用心和殷切期望,凡事都能认真做好。
原本一直居住在山林和草原的满洲人、蒙古人,在到了中原后,特别容易感染“天花”。由于这种病在当时没有特效药,所以又将这种病称为“九死一生病”。
布木布泰得知玄烨得了天花后,顿时跌坐椅子上。她精心挑选的皇位继承人,竟然得了九死一生的天花,这不得不让她感慨:难道天要灭大清朝?
“我不累,有你帮我,我一点都不累。这些年,多亏你了,不是你,皇上不可能这么优秀。”苏茉儿的这些话不仅是替自己说的,也是替布木布泰说的,更是替康熙说的。
“这是传染病,很容易传染的。”布木布泰对苏茉儿也有着姐妹般的感情,不愿意让她去冒险。
“皇上和诸王越不同意,我越要坚持。”布木布泰想。
“只要认定没有什么事能把你打倒,你就一定能好起来的九_九_藏_书_网。生病也是这样,只要不怕病,病就会退缩的。”苏茉儿一遍又一遍地给玄烨打着气。
“这个孩子不错,就是年龄有些小。”布木布泰时刻担心着时局的变化,一旦需要有人继位,刚到两岁的孩子又怎能服众?
苏茉儿被鲁清一这么一夸奖,脸红了,忸怩地说:“奴婢只懂得侍候人,不懂得怎么教皇子。”
苏茉儿睁大了眼睛,欣喜万分。因为如果这样的话,不仅解决了三皇子太傅的问题,而且自己也就能和鲁清一经常见面了。
“什么?明智?”苏茉儿不解。
一年多以后,已经四岁多的玄烨,确定不再复发后重回宫里。而玄烨避痘的宅院,也在雍正元年的时候改建,并被赐名福佑宫。弘历即位后,又改名福佑寺,成了一座寺庙。
春天还未来临,山野荒凉,冷风嗖嗖,苏茉儿和鲁清一,一人牵一匹马,在小道上慢慢走着。
苏茉儿回去后,把鲁清一的主意说了,布木布泰也很高兴:“不错,这倒是个好主意,既堵住了他们的嘴,又达到了目的,就这样做吧。”
“只因哀家喜欢三皇子。看到三皇子,哀家就想起了皇上小时候。那时候,皇上和如今的三皇子一样聪明伶俐,讨人喜欢。”布木布泰说完,看了一眼顺治,转身走了。
“昨天拿给你的中药要按时吃,多注意身体。”苏茉儿停下,看着两鬓已经斑白的鲁清一,心疼地说。
和玄烨已经有着很深感情的苏茉儿,看着被发烧和疼痛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玄烨,心疼不已,坚持要去那里照顾玄烨。
因为有苏茉儿耐心细致的照料,也因为有着鲁清一四处寻访找来的草药,小小的玄烨竟然渡过了难关,身体开始逐渐好转。
布木布泰为此很是头痛了一段时间,她甚至还将以前教皇子们的老师招来,进行层层选拔,最后却发现没有一个符合她的要求。不是能力不全面,就是想法和她的大相径庭,再不就是太过年迈,也有的让她觉得对清王朝不够忠诚。
“你一定可以!还记得你当初为朝廷设计服装的事吗?当时你一定没想到你可以设计得那么好,那时候,很多人也觉得把皇上、皇后、妃嫔,以及官服交给你设计很荒唐,可结果呢?在当时睿亲王的坚持下,你设计了,而且设计得非常出色,不是吗?”鲁清一鼓励她说。
鲁清一一见她,不等她说话,便说起了三皇子太傅的事情。
“你也知道?”苏茉儿惊讶地问。
不过,虽然病好了,为了预防病情复发,玄烨还是留在了宅院里。而苏茉儿除了精心照料他外,还和鲁清一一起教他四书五经,并对他的学识才干、人格品行和文韬武略等各方面进行培99lib.net养,同时对他的言语举动立下规矩,稍有逾越就严厉批评,绝不宽待。
“能在这五年时间里,每天都见上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鲁清一轻轻咳嗽几声说。
布木布泰说完,见苏茉儿兴奋得双眼含光,便又加了一句:“这样两个有情人也能经常见面了。”
“可是……”苏茉儿停顿了一下,咽了口唾沫,接着说:“就是奴婢愿意教三皇子,可是皇上愿意吗?其他诸王愿意吗?奴婢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娘娘和皇上的矛盾加剧,更不想让其他诸王以此为借口来伤害娘娘。”
布木布泰的坚持让苏茉儿很是为难。她不愿意看到布木布泰被皇上和诸王说成是想干预朝政,更不想布木布泰落到孤立无援的境况,但又说服不了布木布泰收回让她做三皇子太傅的想法。
“其他诸王那里哀家可以去说,只要皇上同意就是了。”布木布泰说完,起身就要离开。顺治突然道:“母后,孩儿有一事不知。母后让苏茉儿做太傅,又为何只做三皇子的太傅?”
看着高烧不退的玄烨,布木布泰和顺治都觉得他活不了了,有些放弃,只让他的乳母和宫女去照料。
苏茉儿一听,顿时羞得捂住了脸。
鲁清一想了想说:“如果没有太傅之名,你还愿意教三皇子吗?”
那段时间,成了玄烨和苏茉儿,以及鲁清一最重要的一段日子。玄烨在那段时间里,磨炼了意志力,知道了生命的无常,在以后的学习和生活中,也就更加勤奋了。而在宅院里的那段日子,也成了苏茉儿和鲁清最温馨、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唉!好吧,那你去吧!”布木布泰想了想,答应了。

2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认同了苏茉儿的说法。顺治太让她失望了,而这种失望,布木布泰觉得是和自小没有接受好的教育有关。如果对以后继承皇位的皇子进行严格的训练和教育,那就不会再像顺治一样,处处和她作对,整天沉迷感情,不理国事了。
“哦?”布木布泰想了想。
顺治十八年正月十九日(1661年2月17日),七岁的爱新觉罗·玄烨继位,年号康熙。四大异性军功贵族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辅政。
布木布泰叹了口气,看着苏茉儿。
“让我做名义上的三皇子太傅,而你就可以做实际上的老师了。”鲁清一说。
“什么办法?”苏茉儿问。
“在这么大的皇宫,我又能依靠谁呢?我身边的亲人,一个个地离我而去,现在连皇上……”布木布泰一提起顺治便开始哽咽。
苏茉儿被鲁清一说得有些心动了。
于是,苏茉儿便和玄烨住在了那藏书网处宅子里,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同时,鲁清一也四处寻找偏方,熬制各种草药给玄烨喝。在那段最痛苦的日子里,玄烨因为有了苏茉儿和鲁清一才没有感到被人抛弃,也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了亲人般的温暖。
布木布泰随即向皇上和诸王提出了鲁清一做三皇子太傅的意见,皇上和诸王都不说话了。虽然他们内心还是有些不满,但既然没有不合规矩,而且鲁清一的叔叔鲁山也曾做过太傅,也便不再说什么了。
“你也要多注意身体,既要照顾太皇太后,又要教皇上,你更辛苦。”鲁清一凝视着眼角处已经有明显皱纹的苏茉儿,更为心疼。
之所以让这四位异性辅政,布木布泰和苏茉儿及鲁清一也是经过一番考量的。这四位既不是宗室,也不是觉罗,没有争夺皇位之忧。同时,这些人又是开国元勋的后代,都有战功、地位和军权,是一股重要的异姓军功贵族力量。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有实力、有影响、有能力来辅佐幼帝。而且由于这四位均遭到过睿亲王多尔衮的排挤,最后是被顺治帝启用的,所以他们对有着知遇之恩的顺治帝的儿子,应该也会尽力辅佐。
苏茉儿在无措时,很自然地又想起了鲁清一,便去找鲁清一商量。
“娘娘,谢谢您!”苏茉儿鼻子一酸,声音也开始哽咽。
“当然愿意!我绝不是为了太傅之名,我什么名都不要。只是如果三皇子有了其他太傅,我也就没有机会去教他。”苏茉儿急忙说。
苏茉儿在知道布木布泰让她做玄烨的老师后,大吃一惊,连称:“不行!奴婢只是下人,怎么能做皇子的太傅?”
为了提高他的身体抵抗能力,苏茉儿经常陪他去散步、做游戏,锻炼身体,还和他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告诉他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坚强。

3

董鄂妃的四皇子夭折后,布木布泰又把希望放在了身体逐渐康复的玄烨身上。也直到这时,布木布泰和顺治及玄烨的生母佟妃才开始去宫外的宅院里看望他。
布木布泰说完,已经眼泪汪汪。她握住了苏茉儿的手,动情地说:“这些年我们过得太不容易了。每一道坎,都是你陪我走过来的。教育未来的皇上,这比什么都重要,比什么都重要啊。”
苏茉儿点点头。一想到康熙帝,她的脑海里还是那个在三岁时出痘,被送出宫,由她照料,和她形影不离的幼儿;也是那个治好病后回到宫里,和她学蒙文、满文、书法,并和她骑马射箭的小男孩。
苏茉儿在陪同布木布泰去看望各位皇子时,三皇子玄烨那充满稚气和甜甜的笑,瞬间就吸引了苏茉儿。在布木布泰问她哪个九*九*藏*书*网皇子最有王者之像时,苏茉儿提到了三皇子玄烨。
这处住宅和皇宫隔着一条河。
“我想了想,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当三皇子的老师了。你可是先皇亲封的‘女才子’。你的学识才华,不比任何太傅差,你为人祥和厚道,又不失智慧,这些都是以后的皇上必须具备的。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你对大清王朝的忠诚,对我的忠诚。”
苏茉儿和康熙之间有一种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情。五年前,布木布泰和顺治之间矛盾升级,怕以后的政权落在汉人手里,布木布泰便开始在顺治的三个皇子中物色继承者。
布木布泰正在等顺治的这句话,她慢悠悠地说:“皇上说得极是,皇家的规矩是女人不能参政,后宫没有哪个女人参政。哀家只是想让苏茉儿教教三皇子,算不上是参政吧。再说了,我们大清朝自从成立以来,还有个规矩就是汉人不能进宫做妃嫔,皇上不是也立了董鄂妃了吗?还有,苏茉儿并不仅仅是侍女,她可是先皇封的女秀才。”
就这样,三皇子玄烨名义上的太傅是鲁清一,实际上却是鲁清一和苏茉儿两个人。
“正是因为年纪尚小,娘娘才能对他重点培养。如若长大了,怕又会生出叛逆心理,让娘娘失望。”苏茉儿小声说。
“后宫不能参政,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让一个女人做皇子的老师,而且还是个侍女,万万不可!我们不能破坏了皇家的规矩。”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
“娘娘,多谢娘娘信任奴婢。奴婢感激不尽,奴隶愿意尽其所能……”苏茉儿实在说不出“教”字。
然而,在苏茉儿和鲁清一尽心尽力地想着打造一位未来的好皇帝时,年仅三岁的玄烨却生病了,而且患的是宫廷里谈“痘”色变的天花。
“我倒有个办法,不知道太后娘娘和皇上同不同意!”鲁清一说。
鲁清一的一声“茉儿”,已经让苏茉儿羞红了脸;鲁清一的赞美之言,更让她不好意思地不停摆手。
……
“完全可以,你会是个非常出色的老师的。”鲁清一认真地说。
“我想过这个问题,我会去和皇上谈,会和其他诸王谈。”
看着布木布泰远去的背影,顺治想,难道她想让三皇子继承皇位?
玄烨从两岁就开始跟着鲁清一和苏茉儿进行了系统、有目的的学习,平时还接受着苏茉儿和布木布泰的言传身教。自小便和亲生母亲佟妃分开居住的玄烨,从苏茉儿的身上得到了一种久违的母爱,对她很是依赖,并称呼她为“额涅”(妈妈)。
诸王一听让一个侍女做皇子的太傅,顷刻间炸了锅,甚至有人以退位相威胁,顺治暗喜。布木布泰虽然没能得到皇上和诸王的支持,但她让苏茉儿教育三皇子的想法却越来越强烈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