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太后下嫁
目录
第四十二章 太后下嫁
上一页下一页
多尔衮的举动,被阿旺传到了苏茉儿那里,苏茉儿又告诉了布木布泰。
苏茉儿一想到这些,便加快了脚步。
“皇太后哲哲?”布木布泰喃喃说完,脸上露出了喜色,她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在这个宫里,也只有皇太后哲哲和自己的利益完全相同。
“嫁给他?行吗?”布木布泰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有些羞涩地问苏茉儿。
哲哲也是一脸愠色。
“哦,奴婢和她聊了会儿以前在草原上的事,然后又一起去外面转了转。”苏茉儿没在布木泰面前撒过谎,这谎话说得她心慌意乱,手足无措。
“怎么回事?这么长时间?”布木布泰盯着苏茉儿。
“点心?”苏茉儿接过来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过去的种种再次浮现在眼前。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好一会儿,布木布泰才像突然下定决心似的说:“太后,这是最好的办法对吗?只要这样,我们顺治帝的位置就不会被动摇了对吗?”
这点心是在科尔沁草原时,海兰珠赏赐给她,而她又留给苏茉儿吃的那种。
明珠微微一笑,缓缓站起来,走到了苏茉儿身旁:“曾经那个单纯可爱的小苏茉儿不在了,有心计、有手段的苏茉儿,怎么可能吃一盒别人送的点心呢?”
明珠听说苏茉儿来了后,第一反应是问:“只她一个人?”
“娘娘您先休息吧,奴婢先去见她。”苏茉儿说。
明珠的声音温婉柔和,每当他心绪繁乱时,总会到明珠这里来。明珠的善解人意以及聪明机灵,总能让他内心的结在不知不觉中解开,甚至找到答案。
“也许是自己多心了吧。”苏茉儿想。
“你嫁给睿亲王!”哲哲附在布木布泰耳边说。
“就让这一切都过去吧,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苏茉儿喃喃道。
“哈哈哈……”多尔衮放声狂笑,惊得身旁的侍从阿旺一愣。
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悄悄商量好该怎么说后,第二天便去了皇太后哲哲那里。在布木布泰说出自己长久以来一直担心的事时,哲哲不停地点头。
阿旺急忙跑到他身边。
“太后娘娘,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门外的苏茉儿突然进来,跪在了哲哲和布木布泰面前。
“这是稳固皇权最好的办法。”苏茉儿小声说。
“唉!”布木布泰长叹一口气。

5

布木布泰和多尔衮之间的情愫,明珠很早就知道了,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皇太极对布木布泰若即若离。当初皇太极对布木布泰和多尔衮有所怀疑时,曾问起海兰珠,海兰珠原本可以为妹妹解释辩护,但为了能独得皇太极的宠爱,她不仅没替布木布泰掩护,甚至还说:“臣妾也听到有人在乱嚼舌根。”
多尔衮一刻不停地出征,他不愿意看到自己拼下的江山,却让别人坐着。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的气,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发泄。
努尔哈赤、皇太极倾及一生都未能实现的迁都北京,却让这六岁的福临实现了。当顺治帝和众皇室成员入住紫禁城时,每个人都既欣喜又惶恐。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太容易了,容易得让他们不得不相信,顺治帝真是“天降福临”。
多尔衮从皇太后哲哲那里出来后,禁不住一阵苦笑。他不知道自己该高兴还是难过。娶布木布泰,这是很久以前,他心里的一个梦。那个在草原上,骑着马和他对视的女孩;那个做了皇太极的福晋,依然为他着急送信的女人;那个送他香包,含情脉脉看着他的庄妃……
哲哲看了看布木布泰,布木布泰小声说:“这丫头倒也忠心。”
她轻叹一口气,伸出细长的手指,拿出半块点心来:“那半块是给猫狗吃了吧?可怜的猫狗!这半块是送给我的?”
苏茉儿呆呆地看着她的背影,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真是连男人都要和我抢?先是和宸妃娘娘抢男人,现在又要和我抢?”明珠心里说完,傻傻地看着面前的多尔衮。
“什么99lib•net?这怎么能行呢?”布木布泰假装吃惊地大声说。
多尔衮是在明珠发愣的时候,下了这个决心。因为他突然意识到,女人怎么可能影响一个男人的决定?特别是关乎坐大清江山的决定?
自此,很长时间里,皇太极都没临幸过布木布泰。
苏茉儿这话一出口,明珠顿时瞪大了眼睛:“什么?”
苏茉儿看着小猫吃那点心时,心里紧张得要命。但看着小猫吃得很香的样子,她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
她不愿意明珠去死,而且是以这种方式去死,更何况她还怀有身孕。
明珠依然穿着她去慈宁宫时的衣着,定定地坐在那里,看着缓缓进来的苏茉儿。

4

在侍女和嬷嬷们惊讶的目光中,明珠提着提篮,慢慢向布木布泰住的慈宁宫走去。
明珠愣在那里,拿着酒壶的手在微微地颤抖着。
“太后,什么有了?”布木布泰假装茫然道。
然而,在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时,她的两个敌人,又要来阻碍她的计划实现了。明珠心里很明白,布木布泰下嫁给多尔衮,目的只有一个:保住自己儿子的皇位。
“无礼!谁让你进来的?”布木布泰假意怒喝。
1644年9月19日,清幼主从盛京迁居到了北京。10月1日的上午巳时,皇极殿前三响鞭声,钟磬交鸣,韶和典乐徐徐奏起,年仅6岁的福临坐在了高高的御座上,旁边是头戴凤冠、面色凝重的布木布泰。
“只要你不想死,没有人让你死,我没有和任何人说!”
“王爷,奴才在!”
“放肆,这些事难道太后会不知道?现在担心的就是他不能一心一意。”布木布泰又假意生气道。
“如果睿亲王不把自己当成是皇帝的叔叔,而是……”苏茉儿没有说下去,只是看了哲哲一眼。
他一直觉得,自己只有坐在高高的位置上,才有可能迎娶这个女人。然而,没想到他即使没有坐上皇位,依然可以娶到这个女人,而且还是她们主动提出。
“娘娘,奴婢想的这个主意,说了怕您生气。”苏茉儿这才小声说。
“皇上……不对,是王爷最大!”阿旺说。
“什么主意?”布木布泰睁大眼睛。
回到房间,她拿出那盒有毒的点心,看了好久,然后重新将它包好,提了出去。她要去睿王府,她要去找明珠。
苏茉儿给哲哲和布木布泰磕了磕头,低下头说:“请两位太后娘娘恕罪。奴婢近日看娘娘吃不香睡不着,很是担心,也知道娘娘是为什么睡不着。刚刚无意间听到两位太后娘娘的对话,奴婢猛然想到一个主意,所以就冲了进来,请两位太后娘娘恕罪。”
“本宫只想要回儿子,只想要回自己的儿子,可是……可是本宫给的食物中竟然有毒!哈哈哈哈……老天太不公平了,太不公平了!现在老天又要让本宫死,让本宫死了干什么?就是为了让她占据本宫的位置,本宫的皇后位置、太后位置,是她……是她……是她……”
苏茉儿一下子跪在布木布泰面前。
“什么?谁……谁嫁给……”布木布泰说完,脸一下红了,也结巴起来。
从皇太后哲哲给他提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一定是布木布泰的主意。
“顺治帝虽然贵为皇上,但却只有六岁。一个六岁的孩子,又怎能撑得起战火纷飞的大清江山?真正执掌朝中军政大权的,实际上不就是睿亲王吗?”布木布泰苦笑一下说。
明珠像是在下一盘棋,这盘棋也一步一步地按着她的设想在走。她每每抚着自己怀有身孕的身子,就会对自己说:“明珠,静下心来,你一定会比那两个女人爬得高,一定会的!”
“太后娘娘嫁给睿亲王!如果娘娘嫁给了睿亲王这个摄政王,那么顺治帝的王位也就坐稳了!”苏茉儿说。
第二天一早,她早早起来,服侍多尔衮起床离开后,去了小厨房,精心地做起了小点心。厨房的师傅要做,她也http://www.99lib.net不让。
苏茉儿刚刚出去,哲哲便说:“经这丫头一提醒,哀家还真想到了个好主意,既能稳住睿亲王,又能让睿亲王一心一意地辅佐我们皇上。一举两得。”
……
“乱嚼舌根!”布木布泰一脸绯红,瞟了一眼苏茉儿,娇骂道。
“她要嫁给我,有多少是因为感情呢?”多尔衮问自己,答案是不知道。或者说他更愿意相信布木布泰嫁给他就是为了稳住他,为了让他不至于去篡位,为了保住那个年幼无知的小皇上。
点心做好后,她装在了提篮里,然后提着回到了房间。坐在镜子前,明珠仔仔细细地梳妆打扮着,她不让任何一个侍女插手,她要自己梳头画眉。当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微笑的、明艳的女子时,她慢慢起身。
“那又是为什么呢?”明珠突然明白了,她用亮闪闪的眼睛看着多尔衮:“王爷又是怎么想的呢?”
在明珠的心里,是有两个“敌人”的,一个是布木布泰,那是为宸妃去战胜的;还有一个就是苏茉儿,那才是她真正需要战胜的对手。
“他心里一定很难受,不然怎么见都不愿意见我呢?他在心里一定很恨我。”布木布泰内疚地说。
布木布泰一惊:“有什么事快说,跪下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就咱们两个人,不用这样!”
“好吧,就说我不舒服。”布木布泰挥挥手说,她也不想这时候去见明珠。曾经的侍女,最后却要和她平起平坐,嫁给同一个男人,布木布泰有些无法接受。

1

布木布泰清楚地知道这一切是多么的来之不易,也为即将面临的困难而担忧。
苏茉儿提着那盒点心,并没有马上去布木布泰的房间,而是去了一个僻静处,找来一只小猫,掰开点心喂给它吃。
布木布泰看出苏茉儿在撒谎,而苏茉儿不想说的,她也不想问。她相信苏茉儿,也相信不管什么事情,苏茉儿都会处理好。甚至她相信,苏茉儿的所言所行,必定是为自己好。
“既然知道,你能不明白为什么吗?”明珠的语调很平静,平静得让人觉得害怕。
“谢谢太后娘娘。”苏茉儿行过礼后就出去了。
哲哲把脸看向苏茉儿:“什么话,说吧!恕你无罪!”
对于多尔衮没有在北京称帝,明珠心里虽感惋惜,但也知道多尔衮不贸然这么做的原因,所以看见多尔衮失落时,她总会安慰他:“王爷,妾身明白您为什么这么做。妾身知道王爷是个从不做没把握事的英雄。”
明珠嘱咐下人送来一些小菜和酒,倒了一杯递给他:“王爷好像心事重重的!”
“谁?”布木布泰问。
明珠偏着头,盯着打着均匀呼噜,躺在自己身边的多尔衮,久久无法入睡。
“阿旺!”多尔衮大叫一声。
“本王只能答应了,不是吗?当今皇上的母亲要嫁给本王,本王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呢?”多尔衮笑着说。
一出布木布泰的房门,苏茉儿便长出一口气。
“她们要干什么?难道是要报复?”明珠脑海里这个念头一闪,随即又摇了摇头。
“哈哈哈……好!好!”多尔衮大笑三声,一跃上马,飞奔起来。他的思绪又回到了以前,回到了他看到布木布泰的第一面,回到了和布木布泰偷偷约会时……
“本宫的儿子死了,他的儿子却出生了,还是什么‘天降福临’,哼哼!老天是把本宫的儿子给了他!”宸妃说这些话的时候,泪如雨下。
明珠有些失望,但仍然面带微笑:“臣妾给太后娘娘和你做了一些点心,是臣妾亲手做的。”
哲哲做了个小声点的手势,接着说:“为什么不行?这样的事在我们满洲国不是常有的事吗?不过,一个太后,嫁给一个亲王……”哲哲摇了摇头,轻叹一口气。
“我说过,我不想让任何人死。不管你多么恨我和太后娘娘,但我想说,我们没有害过人,也不想害人,更不想害你,一直都不想。为www.99lib•net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吧!这事到此为止,忘掉这件事,我走了。”苏茉儿说着,把那半块点心捡起来,放在了盒子里,然后重新包好,提着走了出去。
“要想尽办法稳住权倾朝野的睿亲王才是。”哲哲站起身来,在房间慢慢踱着步。

2

哲哲愣在那里,突然恍然大悟,她轻轻一拍手:“有了!”
“若想一劳永逸,奴婢倒有一个主意。”苏茉儿慢慢说。
说着,明珠将那半块点心就要往嘴里送。说时迟那时快,苏茉儿一伸手,将那点心打在了地上。
“怎么办?”明珠躺在床上,不停地问自己。
他说完,一边的嘴角轻轻一撇,明珠看不出他是在笑还是在不屑。
“目前王爷还在带兵征战,皇上是安全的,娘娘不用担心。”苏茉儿好一会儿才说。
是啊,这个睿亲王多尔衮,既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又是皇太极的同父异母兄弟,也是如今顺治帝的叔叔。他在清军入主中原的战争中屡建战功,入关后又手握重兵,成为朝中真正的说一不二的人物,甚至连皇帝大印都在睿王府里使用。从多尔衮几次想篡位的情况来看,小皇帝顺治随时都有被废掉的危险,这怎么能不令布木布泰担心呢?
娶了当今皇上的母亲,不也正是对皇太极害死自己母亲的报复吗?让皇太极的儿子变成自己的儿子,让皇太极的女人变成自己的女人,难道不是对皇太极的侮辱?
三杯酒下肚后,多尔衮放下了杯子,看着明珠:“如果当今皇上的母亲要嫁给本王,本王该怎么做?”
不过,慢慢地,她的脸色变了,因为小猫躺在了那里,口吐白沫,身体抽搐。
苏茉儿沉默着。
多尔衮没有说话,明珠便也不再多问,她只是不停地给多尔衮夹菜,为他续酒。
在见到明珠的那一刻,苏茉儿先是睁大了眼睛,接着便有着深深的不安。明珠太漂亮了!眉宇之间,像极了迷人的宸妃海兰珠。
布木布泰久久地看着她,好一会儿才说:“你去做你的事吧。”
多尔衮曾无数次想过,如果自己做了大汗,首先要娶的就是皇太极的侧福晋布木布泰;如果自己做了大清皇上,也一定会娶了皇太极的庄妃……
“这么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也不行啊!”布木布泰摇着头说。
明珠眼巴巴地看着布木布泰的儿子坐在了紫禁城大殿上,眼巴巴地看着布木布泰以皇太后的身份高高在上,心里的不舒服可想而知。
“太后娘娘呢?”明珠的脸上带着笑,那笑里有着更多让苏茉儿不安的东西。
“苏茉儿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太后娘娘找你呢!”九儿四处寻找苏茉儿,看到她后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说。
“我不想让任何人死!包括你,还有你肚子里的孩子!”苏茉儿说到孩子时,声音哽咽了。
多尔衮突然一阵心酸,他拉紧了缰绳,奔跑的马慢慢停了下来。多尔衮跳下马来,将马缰绳扔给了赶来的阿旺,然后迈开大步,向睿王府方向走去。
“这个小丫头看似放肆,但话倒有几分道理。哀家就不治你罪了,快出去吧。”哲哲笑脸盈盈。
布木布泰并非没有这么想过。在皇太极离世后,她就想过;在皇位竞争时,她也想过。不过一直不好意思提出来,当苏茉儿提出来后,布木布泰的心里既惊喜又难为情,心里很是复杂。
“恭喜王爷了。”明珠轻轻说完,又给多尔衮斟了一杯酒,然后抚了抚鼓起的肚子。她拿过一个小酒杯,给自己斟了一杯,慢慢端起来,灌进嘴里。她觉得喉咙火辣辣的,鼻子一酸,眼眶湿了。
明珠直接送一盒有毒的点心给布木布泰和自己,目的很明确,但她为什么要这么明目张胆地来做呢?难道是想同归于尽?苏茉儿再一想明珠见她时的那身装扮,更加确信,明珠是抱着鱼死网破的想法来做这件事的。正是因为想到这些,苏茉儿才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布木布泰。她要去见明珠,九九藏书甚至可以说是要去救明珠。
“嫁给睿亲王!”苏茉儿说。
“为什么要这样?”她说,嗓音有些嘶哑。
“拿给太后娘娘去吃吧,你也要吃几个哦,是臣妾亲手做的。”明珠微笑着说完,转身走了。
如果布木布泰嫁给了多尔衮,而且还为多尔衮生下了一个儿子,那么,不管多尔衮最后篡不篡位,布木布泰都是赢家。布木布泰赢了,也就意味着苏茉儿赢了。
嫁给多尔衮,是布木布泰内心一直都存在的一个愿望。而按照满洲人的风俗,皇太极离世,他的妃嫔嫁给弟弟也是件很正常的事,并不会引起宗亲的反对。但真正提出来,却也是件难堪的事。
“太后有什么好主意?”布木布泰小声问。
“太后娘娘身体不舒服。明珠姐……哦,福晋……”苏茉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明珠自从嫁给多尔衮,苏茉儿便没再见过。
“那……那……怎么提这件事呢?”布木布泰真想早点把这件事办了,这样既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又能不再为小皇帝的皇位担忧。
“我反正是一死,用我自己做的点心毒死自己,也是咎由自取。”明珠冷笑一声,眼泪却也流了下来。
苏茉儿没有行礼,也没说话,只是打开了那盒点心,放在了桌子上。
“你说,这大清江山,这紫禁城里,谁最大?”多尔衮先是昂起头来,看向天空,接着俯身小声说。
“把它埋了吧!”苏茉儿说得很无力,随后提着那盒点心走了。
“那你要失望了,没有人吃这盒点心。”苏茉儿盯着她,重重地说。
苏茉儿低下头,没说话。
在皇室成员们感慨一切宛如一场梦时,多尔衮却一刻都没有停息。11月17日,他命令自己的哥哥,英亲王阿济格为靖远大将军,统军经山西入陕,征讨李自成的余军;11月23日,他又命令自己的弟弟豫郡王多铎统军征讨江南;多尔衮自己则移师东南和西南,征讨张献忠及其他农民军。
苏茉儿想了想,小声说:“奴婢觉得有一个人去说最好。”
哲哲点了点头:“说的是。”
“什么事呀?我不会生气的!怎么会生气呢?快说,快说!”布木布泰急得直催苏茉儿。
“不能这样!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明珠这么一想,腾地一下坐了起来。
“应该不是!”她想。
“谁说不是呢?哀家一直以来也是提心吊胆。现在睿亲王的势力越来越大,皇上也就……”哲哲摇着头,无奈地又说:“我们这些女人家的,又能怎么办呢?”
“娘娘,王爷最后能以大局为重,放弃篡位,是个真正的大英雄,娘娘不必多想。”苏茉儿劝慰她。
多尔衮每次喝醉了时,都会这么嚷嚷。
“什么?”明珠一怔。
或者说,如果真有这两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他想,他会选择后者,但这种选择,一定要保证万无一失,可这样的机会有吗?
她的语调很平静,平静到丝毫看不出她内心的波澜。
明珠对多尔衮答应娶布木布泰有些失望,但又在她的预料当中。多尔衮是个做事力求稳妥的人,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更何况多尔衮和布木布泰还是有点感情的。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明珠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说:“让她进来吧,你们都出去。”
“这一切原本都是宸妃娘娘该获得的,竟然被她获得了。”明珠每次一想到这些,心就在抽搐。
“本王要做的是真正统治中原的皇帝,做个人人敬仰的皇帝。本王不愿意做满洲的罪人,不愿意做被人指着骂的皇帝!”
如今正是谈布木布泰嫁给多尔衮的时候,多尔衮的侧福晋却带着食点来了,这让布木布泰有些奇怪,更何况来的人还是明珠。
“另一位皇太后。”苏茉儿说。
多尔衮每次看到小皇上的时候,都觉得是一种讽刺:这样的小孩,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怎么可以做一国之君?他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机会,寻找着能让自己顺理成章、没有异议地将这个小皇帝赶下台,但却一直没有寻找到的万无一九九藏书失的机会。
苏茉儿在去见明珠时,心里有着说不出的紧张。皇宫的生活,已经让她和明珠变成了对手,这是苏茉儿有时想起还倍觉心痛的地方。她时常会想起在科尔沁草原时,那个不断帮她、维护她,并悄悄给她好吃东西的女孩。
“要她还是要皇位?”多尔衮觉得这是上天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
她把点心盒藏在了自己房间的柜子里,然后去了布木布泰的房间。
布木布泰听到通报说明珠来了后,心里一怔:“她来干什么?”
“目前这是最好的办法。”
宸妃脖子、脸上的青筋暴露,歇斯底里。她的话还没说完,便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流着泪咽气了。宸妃咽气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瞪着,她不甘心。明珠知道宸妃的不甘心,知道宸妃不甘心任何好的东西都归了布木布泰,不甘心一直被布木布泰压着。
苏茉儿在退出时,偷偷看了布木布泰一眼,两个人会意地笑了。
“到底什么主意?快说呀!”布木布泰第一次见苏茉儿这么忸怩,有些急了。
布木布泰深吸一口气:“为了我们的顺治帝,为了我们科尔沁草原人的使命,本宫愿意……下嫁!”
“是呀,皇上年纪还这么小,睿亲王如果想……真是比什么都容易。我们科尔沁草原人的使命,可要怎么完成?”布木布泰说着,流下了眼泪。
“当今皇上的母亲,如今的皇太后!”多尔衮说完,又将手边的一杯酒举起喝下。
布木布泰嫁给多尔衮,心里最不舒服的应该是明珠,苏茉儿知道。从明珠嫁给多尔衮,苏茉儿也便知道,明珠的野心很大。如今布木布泰要嫁给多尔衮,一定会影响到她的野心,她有所行动也是正常的,但她会做什么呢?
“谢谢福晋!”苏茉儿要行礼,被明珠拦住了。

3

明珠怔怔地站在那里,听着苏茉儿的脚步声越走越远,她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肚子里的孩子像是提醒她什么,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她的心像被抽了一下,生生地疼。
苏茉儿答应一声,正要起身,九儿看见了旁边死去的小猫,尖叫了一声。
苏茉儿从睿王府出来后,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将那盒点心踩碎,然后挖了个坑,将它埋在了很深的地下。
明珠的心里一直有个结,这个结就是宸妃临死前和她说的。那时候,宸妃握着她的手,流着泪告诉她,在科尔沁草原时,家人都极度宠爱布木布泰,认为她是“天降贵人”,所以任何好的东西都给布木布泰。等她嫁给皇太极,终于站在了比布木布泰高的位置,比布木布泰还受皇太极宠爱的时候,她的儿子,那个一生下来就被立为太子的儿子却死了,而她儿子死后不久,布木布泰竟然生了个儿子。
正像宸妃说的,布木布泰的儿子真的当了皇帝,而布木布泰也真的做了皇太后。
多尔衮心乱如麻,不知不觉地到了明珠的住处。
哲哲点了点头。
苏茉儿最不愿看到的事情出现了,看着那盒精美的点心,她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她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很久都不愿起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要不要告诉布木布泰。如果告诉了,明珠无疑会被处死的。
“奴婢觉得,睿亲王现在的势力不仅大,而且还英勇神武,如果能一心一意地好好辅佐皇上,没有二心的话,那就是其他人有二心,也不敢造次,这样皇上也就能稳坐皇位了。”苏茉儿慢慢说。
明珠时常睡不着觉,经常梦见宸妃,梦见宸妃双眼含泪地看着她,明珠知道,宸妃是在提醒她要记得为自己报仇。原以为多尔衮会有机会坐上皇位,即使没有坐上皇位,凭着多尔衮现在摄政王的位置,当自己为多尔衮生下一个儿子后,自己的儿子也是有机会坐上皇位的。
苏茉儿不知道。
“这个自己一直想要的女人要娶吗?能娶吗?”多尔衮心里说不出的酸涩。他心里特别清楚布木布泰嫁给他意味着什么,更知道她为什么要嫁给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