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皇位之争
目录
第三十八章 皇位之争
上一页下一页
国不可一日无君,大清王朝也一样。没有了皇上的大清王朝,无异于一盘散沙,谁要将这盘散沙聚在一起,谁能坐上大清王朝的皇帝宝座?皇宫里开始了明争暗斗的厮杀。
在这种情况下,在他们再次开会研究继承问题时,郑亲王济尔哈朗却开口了。他说:“二位亲王都有继承皇位的资格和能力,如果二位亲王拼个你死我活,很可能让明王朝得利。这样的话,还不如二位亲王都退后一步,另立皇子怎么样啊?”
第四个人选就是五岁的爱新觉罗·福临了。
“王爷有心事?”明珠将头轻轻抵在多尔衮的胸膛上说。
“怎么?肃亲王不想以大局为重?不怕明王朝得益?”多尔衮激他道。
“你不想坐皇位,我来坐!如有人胆敢反对,我打上……”
看着多铎怒气冲冲的背影,多尔衮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心事重重地从书房出来,正准备去大福晋那里,却见侧福晋明珠袅袅婷婷地在前方漫步。明珠那婀娜的身姿,一下子勾起了多尔衮的兴趣,他瞬间决定去明珠那里休息。
苏茉儿眼见布木布泰这样,心里急了。皇室的残酷在这么多年里,她已经领教过了,即使放弃了皇位的争夺,也有可能被最后坐上皇位的杀害。在目前的情况下,抛开“科尔沁的使命”,就是为了布木布泰和福临的生命安全着想,也要放手一搏。
“娘娘,您千万别急,一定要冷静。我们要先分析形势,然后才能决定怎么办。”苏茉儿用平静而淡定的语气说。
“睿亲王和肃亲王虽然在会上决定退出皇位竞争,但难保他们不是真的想退出,我们还是不能操之过急。”苏茉儿冷静地说。

2

布木布泰沉思起来。
苏茉儿说完,开始嘤嘤地哭了起来。
第三个人选就是皇太极最小的儿子,一岁不到的爱新觉罗·博穆博果尔。博穆博果尔由那木钟贵妃所生,而那木钟又是皇太极生前地位高于布木布泰的西宫贵妃。同时,那木钟的哥哥还在军中握有兵权。
在拥有决定权的七个人中,支持多尔衮的首先占了三票,他能做的就是再找另三位: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和颖郡王阿达礼。如果这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支持他,他就胜了。
“如果新立了小皇子,王爷做摄政王的话……”明珠又停了下来。多尔衮用手轻轻抚摸着明珠的头发,非常温柔。明珠继续说:“还有什么不好掌控的呢?”
“继续观望?”布木布泰说。
多尔衮笑笑:“说吧,本王不会怪罪的。”
“如果睿亲王继承了皇位,又该怎么办呢?娘娘和九皇子的结局又会是怎样的?”苏茉儿一直为此担心。
“如果娘娘觉得方便,还可以……”苏茉儿故意停了下来,看着布木
九*九*藏*书*网
布泰。布木布泰明白苏茉儿的意思,叹了口气说:“他已经放弃过一次皇位了,我岂能再次让他放弃?再说了,他能听我的吗?他娶了新娇娘,那新娇娘在宸妃面前那么久,想必也学会了媚惑之术,你说说看,那明珠会希望我们九皇子当皇上吗?会希望睿亲王将皇位让给别人吗?不会,绝对不会的!”布木布泰不停地摇着头。
皇后哲哲一走,布木布泰一改哲哲在时的镇定,冲着苏茉儿焦躁地问:“怎么办?”
明珠停了下来,用害怕的眼神看着多尔衮,多尔衮把她揽在了怀里,示意她说下去。
苏茉儿明白这点,她说:“我并不是让你背叛睿亲王,我只是想从睿亲王那儿知道一点情况。如果睿亲王继承了皇位,也不会亏待我们娘娘和九皇子。我们娘娘只是怕别人继承了皇位,那么……”苏茉儿鼻子一酸,声音哽咽:“那么娘娘还有九皇子,包括奴婢我,都很可能会没命的。”
“好了,哀家要走了,不能被人看到我们在……现在皇宫到处暗藏杀机。”皇后哲哲说完,脸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她知道在这关键时刻,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稍有不慎,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
“怎么办?我们现在没有人可以依靠,只有九皇子福临!”皇后哲哲着急地在房间转来转去,手足无措。
就这样,多尔衮这边进展到什么程度,苏茉儿那边也都全部知道了。
济尔哈朗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其他六个人怔住了,但很快,代善和阿达礼就表示了赞同。急躁的多铎马上不干了:“不行!不能另立皇子!”
苏茉儿第一时间知道了“另立皇子”这事,而之所以第一时间能知道则是多尔衮身边的阿旺透露给她的。阿旺是多尔衮的侍从,在多尔衮征战察哈尔部,获得传国玉玺后,苏茉儿曾骑马为他们送信,救了他们一命。从那时起,阿旺便记住了有勇有谋的苏茉儿,并对她产生了好感。
“可哪怕只有一点儿机会,我们也要争取。”苏茉儿说。
她有些丧气,甚至在想,如果多尔衮当上了皇上也好,最起码应该不会谋害她们母子。可科尔沁人的使命呢?更重要的是,如果多尔衮真的登上了皇位,那明珠岂不是成了皇妃?布木布泰觉得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一点。
“最近时常听到有人在说。”明珠柔声道。
多尔衮示意他小点声,走近他低声说:“我之所以同意新立皇子,是因为郑亲王提出来了。他能提出来说明他并不会帮我们。如果他……”
在苏茉儿主动去找阿旺,而且还不是给多尔衮送信时,阿旺兴奋异常,但当他得知苏茉儿的意图后,又沉默了。阿旺在很小的时候就跟在了多尔衮的身边,虽然两个人是主仆关系,但从小建立的那份九-九-藏-书-网感情,却也是很深厚的。
豪格的话,马上获得了曾经支持皇太极登上皇位的人的支持,包括代善。因为他们觉得,如果多尔衮登上皇位的话,不能保证不会翻老账。多尔衮的母亲阿巴亥当初是代善他们逼着殉葬的,如果多尔衮当上皇上后将他们家族诛灭九族,那就说什么都晚了。

1

“什么意思?”多铎平静下来,瞪着眼问。
阿旺一看苏茉儿哭了,急了,也心疼了,急忙说:“好好!你不要哭了,我给你探听消息就是了。”
苏茉儿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如果王爷和肃亲王不争了,难道要立个小皇子吗?”明珠说得很慢。说到小皇子的时候,多尔衮觉得她的语气有些加重。
“皇后娘娘。”布木布泰轻轻叫了一声,心生悲凉。她们姑侄三人为了“使命”,相继嫁给了皇太极。可如今,一个年纪轻轻就陨落;另一个则满头苍发。而自己和儿子,也是孤儿寡母,无所依靠。
还没有从失去丈夫的悲伤中恢复过来,皇后哲哲便和庄妃布木布泰坐在了一起,开始商量对策。
但当阿旺最后又给她带来消息,说最大的两位竞争对手:多尔衮和豪格都同意另立新皇子时,苏茉儿长松了一口气。她想:这么一来,九皇子福临的对手就只有不到一岁的博穆博果尔了。
“不,我们可以一边站在外面远远观看,看清对方要出什么牌,然后从外围下手。如果能率先获得郑亲王济尔哈朗的支持,胜算就会更大一点。”苏茉儿说。
“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看着布木布泰灰心的样子,苏茉儿安慰她说。
“前一阵子说王爷和肃亲王在争夺皇位,还说王爷一定会胜;今儿又听说要立新皇子。”明珠说得很轻。多尔衮皱起了眉头,心想怎么传得这么快。
多尔衮看了看在座的几个人,意识到如果他和豪格真的这么争下去,很可能不仅不能得到皇位,说不定连大清王朝都丢掉了,不如自己退一步再看看。如果豪格也退出了,说不定机会也就来了,于是就高姿态地说:“我同意!我同意另立皇子!”
“好了,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改天再议。”多尔衮打起了哈欠。他还需要好好考虑考虑这件事,郑亲王济尔哈朗突如其来的提议,让他有些手足无措。
多尔衮倒是气定神闲。他让下人端来茶,慢慢地喝了两口,然后放下茶杯,平静地看着焦躁不安、嘴里还在不停嚷嚷的多铎。
于是,苏茉儿开始暗地里打听这四位竞争对手的情况。她发现,在那木钟贵妃那边,也许是儿子博穆博果尔年纪尚小,也许是和布木布泰这边一样,想静观其变九*九*藏*书*网,总之按兵不动。而多尔衮和豪格那边则因为实力最强,旗鼓相当,暗斗得非常激烈。
“如果这次放弃了机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上次玉玺在手,还是被你……”多铎气愤地一捶桌子。
“哀家没有精力斗了,就看你的了。”哲哲走出门,回头又看了布木布泰一眼。说完这句,摇着头走了。
“王爷!妾身让下人给您准备些点心。”刚一进门,明珠便巧笑倩兮,波光流转。
一年之内,姐姐海兰珠去世,接着又是明珠嫁给了多尔衮,随即又是丈夫皇太极去世,现在又是皇位继承问题。这一切,都让布木布泰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她开始消极应对。
郑亲王济尔哈朗是努尔哈赤弟弟舒尔哈齐的第六个儿子,比多尔衮大3岁。济尔哈朗虽然是舒尔哈齐的儿子,但从小却和伯父努尔哈赤生活在一起,和努尔哈赤家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当济尔哈朗的哥哥阿敏在1629年被皇太极借机杀害后,济尔哈朗便承袭了大哥阿敏的一切职务。虽然济尔哈朗不可能争夺皇位,但他的态度却决定着皇位继承的走向。
两个最有力的竞争者争得如火如荼,从人数上来看,多尔衮占了上风。然而,豪格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弃的,他甚至提出,既然是继承皇位,那就应该是皇太极的儿子才有继承权,多尔衮只是皇太极的弟弟,根本没有机会。
明珠坐起身子,双手在多尔衮的肩上一下又一下地捏着。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仅是一伤,很可能是多伤,而且还可能葬送了大清江山。这样的结果,你想看到吗?”
短短几个月时间,哲哲就像老了十岁,布木布泰从她用尽心思掩饰的头发中,还是看到了那一根根刺眼的白发,那眼角的鱼尾纹更是写满了岁月的更迭。
“少安毋躁!隔墙有耳,这些话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会……”
而此时,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和明朝的较量也已经到了决战的阶段,原本正是清王朝夺取政权的最佳时期,但皇太极却仓促地离开了。
苏茉儿长吸一口气,她不停叮嘱自己,一定不能慌、不能乱。此时的自己,除了要想尽办法协助布木布泰将九皇子福临推上皇帝宝座外,还要保证他们娘俩的安全。
多尔衮自从遵从皇命,娶了明珠后,对她颇有些敬而远之。明珠是皇太极赐给他的,而且还是皇太极生前最宠爱的妃子身边的侍女,所以让多尔衮多少有些戒备。他甚至怀疑,明珠是不是皇太极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奸细”。然而,现在皇太极不在了,这种内心的戒备也减轻了很多,况且明珠温柔甜美,对他也有着较强的吸引力。
多尔衮在寻求这几个人的支持的时候,豪格也没有闲着,他更是频繁向他们示好,并做出了很多诱人的许诺。
因此,他用高风亮九九藏书网节的态度,率先同意了郑亲王的提议,想给自己一点时间来缓冲。心思慎密的他不喜欢做冒险的、没有把握的事。
“王爷一定是为继承皇位的事忧心吧!”明珠突然说。
她的声音很轻,说完后,把脸紧紧地贴在了多尔衮赤裸的胸口上。多尔衮半天没说话,突然爆发出一阵笑声:“哈哈哈……好!福晋说得妙!”
作为努尔哈赤的第十四子,皇太极的弟弟,三十二岁的他正值英年。同时,在有权参与和决定皇位继承人的七个亲王及郡王中,他有一母同胞的哥哥英郡王阿济格和豫郡王多铎的支持。更主要的是,多尔衮功勋卓著,多次统军出征,屡立战功,是四位热门人选中最有实力的一个。
“可不另立皇子,大家又争不出个结果怎么办?国不可一日无君啊!”济尔哈朗假装无奈地说。
多铎惊呆了,豪格也是半天没说话。
“王爷恕罪,是妾身正好经过王爷书房,听到王爷和豫郡王在那大声嚷嚷,所以……”
自从皇太极死后,哲哲好像也委顿了,不仅说话有气无力,连气势都消失了,没有了皇后的威严,只是一个年迈的妇人。
“静观其变。”多尔衮说。
看着列出的这四大人选,布木布泰和苏茉儿有些无奈地互看一眼。布木布泰叹了口气说:“九皇子福临是这四个人选中,最没优势的。”
第二个人选是皇太极的长子肃亲王豪格。虽然是侍女所生,地位低下,但作为长子的他,正值三十五岁的壮年,人才也很出众,功勋不比多尔衮逊色。同时,豪格承袭了皇太极掌管的三旗,这三旗的大臣对他誓死效忠,所以继承皇位的实力也很不菲。

4

多尔衮没等明珠叫来下人,就一把搂住了她,两个人一番云雨后,静静地躺在床上。多尔衮又想起了继承皇位的事,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顺其自然?意思就是我们什么都不做,任人宰割,对吗?”布木布泰苦笑一下,悲从心中起。她想:自己的爷爷和爸爸,看来也是看走眼了。如果当初让自己嫁给多尔衮,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明珠坐直身子,试探着说:“这种时候,王爷和肃亲王争,确实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过如果抛开了肃亲王,那么王爷……”
两个人也偶有见面,不过这种见面也只是在为布木布泰和多尔衮送信时。从偶尔的见面中,苏茉儿看出了阿旺对自己的情愫。在皇位之争的关键时刻,苏茉儿想到了阿旺,想让他做自己的“卧底”。
颖郡王阿达礼是代善的孙子,代善在皇太极登上皇位时就放弃了对皇位的争夺。同时,阿达礼的父亲萨哈麟虽然是皇太极最终登上汗位的功臣,但皇太极对阿达礼却并不是很赏识,这也让阿达礼对皇太极很是不满99lib•net,并和多尔衮走得很近,甚至经常在公开场合表示,他支持多尔衮继承皇位。
“命中注定有就有,命中注定没有,怎么做都没用的。”布木布泰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
苏茉儿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布木布泰,原本已经失去信心,放任不管的布木布泰,信心又来了。
“哦?”多尔衮看了她一眼。
正值壮年的皇太极猝死,没有留下任何遗言,更没有交代由谁继位,所有的人都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皇宫里慌了、乱了,甚至连悲伤都忘了,每个人都陷入到了极度的恐慌之中。
多铎的话没说完,便被多尔衮拦住了。
他转头看着明珠。明珠慌忙说:“王爷,妾身只是瞎说,妾身……”
多尔衮笑笑没说话。
布木布泰点了点头。
原本这次,多尔衮对继承皇位是有着很大把握的。他认为礼亲王代善和颖郡王阿达礼由于皇太极对他们的压制,以及阿达礼和自己平素走得那么近,绝对会倒向自己。然而,当郑亲王济尔哈朗做出重立皇子的提议时,他却发现代善和阿达礼都点头赞同郑亲王的提议,这让他当时就大吃一惊,也意识到,当真正面临皇位继承时,很多事都是会发生变化的,所以他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
“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一次地把皇位让给别人?这次没有谁比你更有资格当皇上!”
刚开始的时候,从阿旺给他提供的情报中,她发现多尔衮继承皇位的可能性很大。
但支持豪格吧,豪格的有勇无谋也让他们担心。因此,礼亲王代善和颖郡王阿达礼开始摇摆起来。支持谁,都让他们觉得后患无穷。
“会什么?我不管,我不怕!我们大清国不可一日无君。在大清国,还有谁比我们三兄弟联合起来的力量大?”多铎的拳头在桌子上砸得咚咚响。
看着苏茉儿冷静的表情,布木布泰内心的慌乱也稍稍有所平息。苏茉儿找来纸笔,开始在上面写着、画着。经过一番分析,她们发现,能够继承皇位的热门人选有四个:第一个是皇太极的弟弟——睿亲王多尔衮。
“意外?什么意思?”布木布泰又不明白了。
多尔衮同意新立皇子,首先遭到了多铎的反对。多铎没有当着几个亲王和郡王的面说,而是跟着多尔衮回到了睿王府。在书房里,他对着多尔衮大声地嚷嚷着:
“他不帮我们,也不会帮豪格。豪格算什么?他有什么能耐。”多铎依然不服气,怒声道。
“只要不立你,立谁我都同意。”豪格赌气说。

3

多尔衮没有说话,笑笑。
“这么说,只要我们战胜了那木钟和她的哥哥,我们就胜了?”她激动地说。
“都说什么?”多尔衮随意问。
多尔衮说完,轻轻拍拍多铎的肩,慢慢说:“有时候,退也可能是进。”
更多内容...
上一页